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57章 再经历一次
    “……!”

    南烟完全惊呆了。

    虽然,简若丞从来都是一个温柔的,风度翩翩的人,但,这个动作,对她和他来说,太僭越了!

    他怎么能伸手碰自己?

    可是,看着他的样子,像是有些失神的,下意识的就伸手做了这个动作,说了那句话。

    江风凛冽,带着冰雪的寒意,但眉心还残留着一点他指尖的温度,南烟的脸上一下子滚烫,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而一对上南烟错愕的眼神,简若丞也回过神来。

    他的手像是被烫了一下似得,急忙缩了回去。

    “抱,抱歉。”

    “……”

    “我只是,情不自禁……”

    可是这句话说出来,却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更加尴尬了,南烟一只手扶着船的围栏,将头偏向一边。

    但这样,似乎还是不行。

    两个人这样相对着,那种让人心头发沉的感觉就一直在弥散着。

    她什么也没说,转身走进了船舱。

    简若丞看着她的背影,那只刚刚才揉弄了一下她眉心的手贴在胸前,指尖似乎也还残留着一点说不出的,酥麻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到了心里。

    这时,旁边传来一声轻笑。

    “在想什么?”

    转头一看,是祝煊,身后跟着那两个花容月貌的侍女,慢慢的走了上来。

    简若丞的脸色原本也涨得通红,这个时候立刻又白了下来。

    他将手放下,沉沉的道:“没什么。”

    “哎,你我都是男人,这种话,有什么不好说的?”

    祝煊说着,对着身后的两个侍女挥了挥手,他们立刻无声的退下了,然后他走到了简若丞的身边,又转头,看了看消失在船舱里的那个背影,笑道:“是觉得自己,唐突了佳人吗?”

    “王爷不要再说。”

    简若丞一脸的悔恨,道:“刚刚,是我僭越。”

    祝煊笑道:“你要知道,她已经被打入冷宫了,要是我不把她劫走,可能过不了两天,等待她的,就是被废,然后终身监禁的命运。”

    “……”

    “一定要到那个时候,合礼合法,你才觉得好吗?”

    简若丞的呼吸沉重,半晌,咬牙道:“礼不可废。”

    “你啊,还真是个书呆子。”

    祝煊道:“男女之间的事,除了周公之礼,是不能讲礼的。”

    他这种近乎“流氓”的话,让简若丞大皱眉头,而一想到刚刚自己做的事,更是无地自容。

    偏偏,祝煊还笑着,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胸膛。

    “如何,若是你真的念念不忘,本王可以替你安排,毕竟,她现在已经在本王手上了。”

    “殿下!”

    简若丞的脸涨得通红,但不同于刚刚的羞愧,这个时候是羞急中带着一点愤怒:“若宁王殿下还希望若丞在你的麾下做事,今后,就最好不要再提这样的事!”

    说完,转身便走了。

    一直看着他的背影也消失在船舱里,祝煊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了起来。

    眼中,闪出了一点寒光。

    这时,身后走来了一个年轻公子,冷笑着说道:“王爷,简若丞又顶撞王爷了?”

    “无妨。”

    祝煊说着,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淡然道:“翟云,是你来了。”

    这个叫翟云的年轻人,也算是他府上的幕僚,但又不同于一般的幕僚。

    在山东境内,因为靠海,有许多依海为生的人,制海盐,运海沙,久而久之,拉帮结派,渐渐的形成了势力。

    其中,最为富庶,也最有力量的,就是一个叫海沙帮的门派。

    而这个翟云,就是海沙帮的少帮主。

    祝煊要起事,又要避开朝廷的耳目,自然少不了拉拢一些江湖帮派,海沙帮,就是他最为倚重的一个,所以一直以来,翟云都跟在他的身边,两个人的关系,算得上亲密。

    不过,翟云对于前些日子前来投靠祝煊的简若丞,却一直都抱着敌意。

    他说道:“听说这一次事未成,在下担心王爷的安危,所以亲自过来。”

    “这一点,你还是不必担心的。”

    祝煊冷笑着说道:“就算事不成,本王还是能保自己全身而退,他们就算知道本王的心思,不也还是要打开城门,放本王回自己的封地吗?”

    翟云的眼中流过一丝冷光。

    他说道:“可是,王爷准备了那么久,计划得那么周详,为什么会失败?”

    “……”

    “虽然在下听说,是那位司贵妃起了作用。”

    “……”

    “但是,若没有人通风报信,她,能准备得那么万全吗?”

    祝煊的眉头也微微的皱了一下。

    的确,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想。

    虽然最后,他们失败在了司南烟的自我牺牲,但回头想一想,在那之前,他的每一步进攻,都被她挡住了。

    好像,她提前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似得。

    这,不能不防。

    翟云道:“王爷,简若丞他——”

    “好了,”祝煊也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本王现在先不想提。长清城那边,准备得怎么样了?”

    翟云叹了口气,然后说道:“王爷可以放心。”

    “……”

    “只不过,王爷这一次回去,是不是就要准备起兵了。”

    祝煊看了他一眼。

    翟云坦然的说道:“以皇上的心性,王爷将那件事暴了出来,他不可能还能放过王爷,就算眼下放过了,将来,也一定会找机会惩治王爷。”

    “……”

    “与其到了那个时候,处处受制于人,不如,先发制人。”

    祝煊说道:“其实,本王倒是觉得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依照本王那位皇兄的心性,他原本是连眼下,都不会放过我的。”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竟然真的完全不动,还任由本王离开北平回到封地。”

    说到这里,他的呼吸沉了一下。

    猛地想到了什么:“难道他已经——”

    翟云急忙问道:“他怎么了?”

    “……”

    祝煊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想了很久,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如果真的是本王想的那样,那,当年的事,是不是就要再经历一次?”

    “……”

    “那,可有趣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