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又是谁?”

    一听到这句话,叶诤就像是迎面被人打了一拳似得,眼睛都有一点发黑。

    他急忙走到床边,凑近到祝烽的面前:“皇上,是我啊!”

    你怎么能忘了我呢?

    倒是另一边的鹤衣,很平静的上前来,扯着叶诤的衣袖将他扯退了几步,然后说道:“皇上,他是叶诤,从很早开始就一直跟着你。皇上应该能记得他。”

    “叶诤……”

    祝烽上下打量了叶诤一番,眉头微微的蹙起,像是在费力的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睛里亮了一下。

    “叶诤。”

    “……”

    “我想起来了……叶诤,你是叶荃的弟弟。”

    “叶荃?”

    这一下,叶诤傻了:“叶荃是谁?”

    鹤衣看了他一眼,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现在先不要刺激皇上,他的记忆很混乱,连自己都弄不清楚是谁,我们要让他慢慢的回忆起以前的事。”

    “呃……”

    叶诤愣了一下。

    然后才想起,刚刚听到祝烽的自称,是“我”,而不是“朕”。

    也就是说,他连自己是皇帝这件事,都忘了!

    这一下,他才是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本祝烽出现这样的情况,被朝中的大臣,甚至一些平民百姓知道了那天大祀坛发生的事,都开始怀疑皇帝的身世。

    朝政,连同这个新的京都,都动荡不安。

    他们都寄希望于祝烽早一点清醒过来,不管是安抚,还是——哪怕用他的铁腕手段,将这一切的质疑声都压下来。

    但现在,他居然连自己是皇帝这件事都忘了,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眼看着叶诤额头上冷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掉,鹤衣轻声道:“你先不要急。”

    说着,他放开了叶诤的手,然后上前一步。

    对着祝烽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皇上,皇上已经睡了好几天了,也没好好的用膳,微臣让御膳房送一些膳食过来,好吗?”

    “……皇上?”

    祝烽的眉头皱紧,盯着他:“你叫我……皇上?”

    “是。”

    “我——”

    “您是大炎王朝的皇上,这,您总不会忘记吧。”

    “……”

    祝烽紧盯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里,一簇光芒猛地亮了起来,而且不断的闪烁。

    他喃喃道:“我,我是……朕是——皇帝……朕是皇帝……?”

    “是的。”

    鹤衣非常耐性的站在他的身边,一双沉静的眼睛看着他。

    似乎在等待他的清醒。

    等到祝烽再度抬起头来,眼神中已经明显增添了一丝凝重的时候,鹤衣又轻声说道:“所以她……是你的妻子,也就是皇后娘娘。”

    “妻子……皇后……?”

    祝烽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许妙音。

    许妙音急忙上前:“皇上。”

    祝烽看着她,眼中也透出了一点熟悉的神情,上下打量了许久,轻声说道:“皇后……妙音,你是柱国之女,燕王妃……朕的皇后……”

    他果然想起来了。

    而且,是将之前的一切,都慢慢的想起来了。

    鹤衣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

    情况,要比他们之前想的,好得多。

    只用了三天时间,祝烽不仅清醒过来,能说话,能跟他们交流,甚至已经开始重新认出了他们这些人。

    这,比起他所知的,使用了“太上忘情”的人的状况,实在好得太多。

    也可想而知,他的精神力,的确强大。

    不过,现在,还不能让他一下子接受太多,那种药对人的精神力也是有损的,一下子让他承受太多,只怕他会接受不了而精神崩溃。

    鹤衣放缓声音,轻声道:“皇上,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

    “我——”

    祝烽看了他一眼。

    突然,他的眉头一皱,伸手掀开了身上的被子。

    翻身就要下床。

    可是他毕竟已经躺了那么多天,又使用了“太上忘情”,整个人的状况,不啻精神,甚至灵魂被打碎了重塑,连同肉体,现在也是虚弱不已的状况。

    所以,这一动,他就从床上跌了下来。

    许妙音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来扶着他:“皇上,你要做什么?”

    鹤衣他们也忙伸手扶着他:“皇上,你该多休息。”

    “不,不……”

    祝烽的呼吸突然变得紊乱了起来,呼哧呼哧的,气息滚烫,眼睛也有些发红。

    他突然这个样子,让鹤衣有些惊讶。

    使用过“太上忘情”的人,会清心寡欲一段时间,也就是说,他会过得非常的平静,任何人和事,都不可能激起他的情绪。

    但现在,他的情绪却显得非常的激动。

    怎么可能?

    难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鹤衣扶着他的手臂,能感觉到他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还不断的要让自己站起身往外走:“我,我要——我要——”

    “鹤衣,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老道,皇上出什么事了?”

    许妙音和叶诤都慌了,只能问他,而鹤衣皱着眉头,看着祝烽不断挣扎的样子,沉默了一下,说道:“先,看看再说。”

    他让他们放开,然后自己扶着祝烽,确切的说,是支撑着他。

    就看见祝烽跌跌撞撞的往外走。

    出了寝宫,他绕了好几个地方。

    像是一个梦游的人,绕进了一个迷宫里,但,他呼吸紧迫,心跳紊乱,好像急切的想要找到什么。

    最后,他走到了一道宫门前。

    他们都惊了一下。

    因为这里,是冷宫。

    祝烽气喘吁吁的道:“进去……进去……”

    他们好像都明白了什么。

    叶诤没有说话,直接推开了大门。

    冷宫中管事的人,苏嬷嬷他们全都迎上来,跪了一地,大家心中疑惑不已,冷宫这地方,几十年都不会有人关注的,怎么这两天,出了这么多事。

    甚至今天,皇上亲自来了。

    而且他来,目光一直在寻索着,好像,想要找什么人。

    难道——

    就在这时,祝烽已经走过了所有人的面前,直直的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一把,推开了房门。

    房内,坐着一个纤纤丽影。

    秦若澜慢慢的回过头来,一双秋水明眸带着一丝悸动,看向了他。

    祝烽有些迷茫。

    他不认识这个人,却又在自己潜意识的指引下,找到了她。

    所以——

    他喃喃道:“是你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