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人道:“两天后,皇上要重新册封宁妃娘娘。”

    这句话一出口,整个大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连祝煊都下意识的瞪大了双眼,呼吸一窒之后,立刻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司南烟。

    只见她的脸色骤然间变得煞白。

    “你说什么?”

    那个官员自然没有见过贵妃,只是听说了宁王从京城那边带回来了一个“贵客”,是个美人,想来,应该是他的新宠之类的。

    见她发问,便也客客气气的说道:“京城的事,尤其是宫中的事,下官等不是很清楚。只是听从京城那边来的人说,皇上不知怎么的,将原本犯了错,打入冷宫的宁妃又从冷宫中带了出来。”

    “……”

    “而且这些日子,万千宠爱,两个人形影不离。”

    “……”

    “现在,虽然朝中,还有后宫都有一些人反对,可是皇上还是坚持要册封她。现下,各级的府衙都已经得到了消息,大家都要上表进贺呢。”

    “……”

    “王爷,下官已经将消息带到,就此告辞。”

    “嗯。”

    即使祝煊,也有些回不过神来,只勉强对着那个人点了点头,让人送客。

    再回头看向南烟。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看起来,贵妃娘娘是一直在等北平那边传来的消息,但似乎这个消息,不是你想要得到了。”

    “……”

    “啧啧,怎么会这样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挑着眉毛,看着南烟苍白的脸色,和简若丞皱着眉头,凝重的神情。

    这时,南烟扶着椅子的扶手,慢慢的站起身来。

    简若丞下意识的要伸手去她,却被她一抬手就阻止了,她只淡淡的说道:“宁王殿下,各位,本宫身体有些不适,先回去休息了。”

    “请便。”

    祝煊很礼貌的对着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南烟转身,默默的离开了正堂。

    虽然,除了脸色有些发白,她没有露出任何不妥的神情,可是,看着她虚软的脚步,和寂寥的背影,谁都知道,这一刻,她经历着怎样的内心煎熬。

    倒是翟云,看着她的背影,冷笑着说道:“后宫荣宠,向来就如同晨霜夜露,转瞬即逝。再说了,她不是之前就已经失宠被打入冷宫了吗,怎么听到这个消息,还这么失魂落魄。”

    “……”

    “女人,就是这么傻吗?”

    祝煊笑道:“你知道什么。”

    说完,又看向简若丞,微笑着说道:“若丞,你不跟上去吗?”

    “……”

    简若丞正有些犹豫的看着南烟的背影,听到祝煊的话,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祝煊说道:“女人,是很脆弱的。”

    “……”

    “在她脆弱的时候,你出现在她面前,就比你平时陪着她几年几十年还管用,这,可是本王的经验之谈,你千万不要错失良机哦。”

    “……”

    简若丞又犹豫了一下,但眼看着南烟走出偏门的时候,因为神情涣散,肩膀直接撞到了门上,自己都趔趄了一下都没有感觉,他急忙跟了上去。

    伸手扶着南烟。

    南烟转头看了他一眼,两个人没说什么,简若丞扶着她往前走去。

    这时,留在大堂中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翟云的脸上怒容未退,但还是尽量克制的对祝煊说道:“王爷,为什么要让简若丞去谈那笔生意。”

    祝煊优哉游哉的晃着扇子,幸好他的宁王府中,各处地方都烧着地龙,非常的热,所以即使大冬天晃着扇子,倒也并不冷。

    他说道:“本王知道你心里不服。”

    翟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笔生意,是家父牵线,让在下接着去谈,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吗?”

    “……”

    “还是,”他看着祝煊:“王爷不信任我?”

    祝煊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翟云,你就不要跟本王说这种气话了。”

    “……”

    “本王若不信任你,不信任你们家,又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生意托付给你父亲,让他牵线?”

    要知道,大炎王朝对于铁器的管制非常的严格。

    像他这样的藩王,麾下又豢养了如同朵颜卫这样战斗力惊人的军队,再大量的购买兵器,朝中的人只要一知道,就能立刻告他谋反。

    他这,是相当于将自己的把柄全都交到了翟家父子的手上。

    翟云想了想,说道:“那王爷为何让他去?难道王爷——不完全信任他?”

    祝煊别有深意的笑了一下。

    “……”

    翟云顿时有些明白了过来。

    正如之前简若丞跟南烟说的,他来到宁王麾下做事,没有交他的“投名状”,虽然他的确出了不少主意,但宁王麾下的许多人,都不完全相信他。

    将来事发,若宁王失败,他可以完全将自己摘干净。

    翟云说道:“这一次这笔生意,是不能放在台面上的,让他去谈——王爷是要将他彻底的拖下水?”

    “……”

    祝煊淡淡一笑,对着他道:“看破不说破。”

    “……”

    “他答应了,是好事,若能谈得下来,本王也就可以完全的信任他了。”

    “若不能呢?”

    “若不能——”祝煊的眼中蓦地闪过了一丝阴冷的光,和他脸上那种戏谑的笑容相衬,透出了一种狰狞的感觉:“那,他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嗯……”

    翟云轻轻的点了点头。

    另一边,南烟走回到了竹林精舍。

    风不算大,吹拂过周围的竹林,发出沙沙的倾向,不断有雪沫被吹下来,随风飘落到她的脸上。

    可是,她感觉不到冷。

    因为心口的痛,已经压过了一切。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力量才从大堂那边一直走回来,或许,自己早已经没有力气,全是依靠着简若丞。

    他的手臂,一直托着自己的双手。

    等走到房里,他扶着自己坐到卧榻上,又去倒了一杯热茶,送到她手里,轻声说道:“先喝一点水,人会舒服一点。”

    “……”

    南烟没有说话,只有些迟缓的接过杯子。

    但半天,都没有往嘴边送。

    就听见一阵轻响,一串泪珠从她的眼眶盈出,滴落到了杯子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