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71章 我不能为你而来吗?
    “不要叫!”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听到这个声音,南烟蓦地睁大了眼睛:“你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简若丞的身影映在了门外,他轻轻地敲了一下门,说道:“你怎么了?”

    “……!”

    南烟的心都在咚咚的跳。

    她被那个人捂着嘴,感觉到他的手冰冷,掌心却潮湿汗出,她对着他轻轻地晃了一下头,示意他放开自己。

    捂在嘴上的那只手松了一下。

    南烟缓了一口气,然后轻声说道:“我,我没事。”

    “那你刚刚——”

    “哦,不小心被烛台烫了一下手,所以把烛台摔了。”

    “烫的严重吗?要不要我让他们送烫伤的药来。”

    “不用,”南烟急忙说道,又看了一眼门上印着的简若丞的身影,他似乎也有些焦急,轻声说道:“只是小伤,我,我已经睡了。”

    “哦……”

    听了这话就很清楚,她不想再说下去。

    简若丞自然也不是一个死皮赖脸的人,他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有什么就叫我,我就在旁边。”

    “我知道,二公子,你去休息吧。”

    “嗯。”

    说完感觉门窗上那个身影还稍微驻足了一下,似乎是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南烟缓了一口气。

    她没有立刻说话,而是俯下身,摸黑捡起了地上的烛台,重新拿起来,点燃了上面的蜡烛。

    烛火摇曳,将整个屋子映照得晦暗不明。

    而烛光亮起的那一瞬间,她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人,也看清了那双狼一样的眼睛。

    “不伤……”

    “南烟。”

    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前些日子才刚刚以锦衣卫的身份重新出现的黎不伤。

    他现在不是应该还在北平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南烟有些不敢相信,看着他:“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这么问,黎不伤好像咬了一下牙。

    他沉声道:“你被人劫走了,难道要我不闻不问吗?”

    “……”

    “你被人软禁在这里,难道要我无动于衷吗?”

    “我,我不是。”

    不知为什么,明明是自己被劫走,被软禁,现在说起来,南烟反倒有一种自己亏欠了他的感觉。

    为什么他会那么理直气壮的质问自己?

    仿佛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身上的强压,连烛火都扑闪了一下,南烟急忙伸手护住了火焰,将烛台放到一旁的桌上,再回头,只见黎不伤又紧跟了上来,几乎要贴到她的身上。

    虽然知道他只是个弟弟,但毕竟两年不见,黎不伤已经完全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

    两个人这样紧贴的感觉,让她有些不适。

    南烟又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但身后的桌子已经让她退无可退。

    偏偏黎不伤不知道似的,还凑上前来,那双狼一样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她。

    南烟只能将脸偏向一边,避开他过分炽热的目光。

    “所以,你是来救我的。”

    “不然呢。”

    “……”

    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样子,南烟不由得想笑,可刚刚才一笑,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切的问道:“是皇上派你来的吗?”

    一听到这句话,黎不伤的脸色沉了下来。

    “……”

    南烟有些紧张,又有些小心翼翼,但眼中充满了期许的看着他:“是吗?”

    “……”

    黎不伤没说话,只盯着她看。

    这种无言,让南烟原本提起来的心,又慢慢的沉了下去。她轻声道:“不是吗?”

    黎不伤沉了一口气,说道:“在你的眼里,只有他会关心你,我就不会吗?”

    “……”

    “一定要是他让我来救你,我才会来,我不能为你而来吗?”

    “……”

    看来,真的不是。

    不是祝烽让他来的,而是他自己来的。

    所以对于自己被劫走,被软禁,黎不伤没有不闻不问,没有无动于衷。

    而祝烽却——

    想到这里,原本已经绞痛不已的心,这一刻,更是粉碎。

    干涩的眼中,泪水仿佛又要涌上来,但南烟用力的咬着下唇,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用憋得发红的眼睛抬头看黎不伤一眼。

    “当然不是,我,我知道你关心我……”

    “……”

    “我只是……”

    她想要安抚他,可自己的心早已千疮百孔,连这句话都没说完,一滴眼泪就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南烟!”

    一看到她落泪,黎不伤惊了一下。

    急忙伸手抓住了她两边肩膀:“你怎么了?为什么哭?”

    “……”

    “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外面那个简若丞,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说话间,已经透出了一种肃杀之意。

    甚至不受控制的,抓着她肩膀的两只手都微微用力,让南烟感到有些疼。

    眼看着他误会,南烟急忙摇头,用手背拭去泪水,说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简二公子他,他对我很好。”

    “……”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什么,黎不伤好像没有得到安慰,脸色更添了一分阴沉。

    他说道:“他对你好?那我算什么?”

    “……”

    南烟愣了一下,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这孩子离开两年,他说话做事的思维好像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了,虽然两年前也是如此,但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可以说他不懂事,但现在已经是锦衣卫的指挥使,还这样没头没脑。

    南烟下意识的就轻声哄他,像哄小孩子似的,说道:“你当然,对我也很好。”

    “……”

    黎不伤沉沉的看了他一眼,突然说道:“南烟,你不要还把我当小孩子。”

    “……”

    南烟被他说得哑口无言。

    但这个时候,他孤身潜入宁王府,两个人似乎也不应该说这个。

    南烟又急忙问道:“对了,你说你一个人来的?”

    “嗯。”

    “没有人接应你吗?你不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吗?”

    “我来救你,不用人接应。”

    “……”

    南烟被他眼中那种坚定的意志惊了一下。

    才真的发现,这个孩子的确是长大了。

    而下一刻,黎不伤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沉声道:“你跟我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