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75章 她不想妒忌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

    这天一大早,南烟自己就起床,梳洗好了之后,吃了早饭,规规矩矩的坐在桌边,等待着。

    不一会儿,就看见简若丞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到她,目光先是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又看向了她的手。

    轻声说道:“烫伤已经好了吧?”

    南烟低头看了一眼,原本就只是很小的伤,用药都嫌过了,加上他专程为自己找了那么好的烫伤膏来,早就全好了,连一点疤都没留下。

    轻轻说道:“没事了。”

    “那就好。”

    说着,简若丞又看向了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下,说道:“没睡好吗?”

    “呃……”

    南烟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眼角。

    刚刚,自己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头的时候就发现了,眼睛红红的,布满了血丝。

    不是没睡好。

    而是彻夜没睡。

    其实,原本这几天,她都没怎么休息好,。

    因为这两天晚上,黎不伤都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黑暗中钻出来,守着她。

    原本,他还没有这样的习惯,但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在前些日子,简若丞每天晚上都会坐在这个房间的门口,守着南烟之后,他便也如此了。

    而且,他是守在她的床边——

    虽然自己一直都是将他当做弟弟,但毕竟这个弟弟已经十八岁了,又长得高大英俊,实在没有办法再拿看小孩子的眼光去看他,这样一个少年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守在床边,一双狼一样的眼睛灼灼的盯着自己。

    谁能睡得着?

    南烟也跟他抗议了,但黎不伤却冷着脸说道:“为什么简若丞守在门口,你就能好好的,我却不行?”

    “……”

    还能说什么呢?

    南烟知道他跟简若丞之间,从一开始见面就有不愉快,只是没想到,即使后来送他去简府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也一直没有得到缓和。

    甚至,在自己身上,也有这样的“争斗”。

    就只能随他去了。

    而昨夜——

    昨夜她彻夜未眠,却是与黎不伤无关。

    因为昨晚,她的脑海里一直在翻腾着一件事,就是今天,祝烽要重新册封秦若澜了。

    她极力的想要掩饰这件事带给自己的影响,想要做出自己并不难过,也没有心痛的样子。

    可是,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整整一晚,她睡不着,翻来覆去,脑海里翻腾着的,都是祝烽曾经对着自己温柔的笑容,还有那些甜蜜的话语,甚至他们相处的每一个瞬间。

    渐渐的,在黑暗中变得模糊了起来。

    而在脑海里逐渐清晰的,是秦若澜那张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的脸庞。

    还有她冷冰冰的声音——

    “我,也曾经是特别的。”

    这句话,仿若魔咒一般,不断的在她的脑海里盘旋着,让她几乎要坠入黑暗的深渊当中。

    她不想妒忌。

    她还记得祝烽跟她说过,在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可以妒忌。

    但现在,她不在他的身边。

    她不像妒忌,她不想让妒忌的毒牙,咬穿自己的心和良知,更不愿意让妒忌这条毒蛇,将自己拖入理智的深渊当中。

    所以,她一直睁大着眼睛,即使泪已经流感,她仍然不肯闭眼。

    就这样,傻傻的守到了天亮。

    眼下,被简若丞这样一问,南烟只低垂下眼眸,淡淡的说道:“没什么。”

    “……”

    简若丞没有说话,那双沉静的眼睛看着她。

    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有的事情,你不要多想。”

    “……”

    “今天,我们该出发了。”

    “嗯。”

    南烟点点头,便从桌边站起身来,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夜彻夜未眠,身体有些虚弱,她一站起身来,就感觉到一阵脚软,差一点跌倒。

    “小心!”

    简若丞一个箭步冲上来,扶住了她。

    低头看着她发红的眼睛:“没事吧?”

    “……”

    南烟晕得摇晃了一下,才抬眼看向他,她的意识还没有做出反应,就先听到外面一阵疾风吹过,吹得窗外的青竹都摇晃了起来,竹叶沙沙作响。

    她急忙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回来,将两个人分开。

    “我,没事。多谢。”

    简若丞又看了她一眼,轻叹了一声,道:“抱歉。”

    “没,没事。”

    “我们走吧。”

    说完,他便转身往外走去,南烟这才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往周围看了一眼,虽然完全看不到黎不伤的身影,但她知道,黎不伤一定就在附近,他说了,这一次要跟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

    深吸一口气,便也跟了上去。

    走到宁王府门口,发现宁王带着他的几个亲信,翟云他们,都已经站在这里了,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还有一些随从,都是骑着马跟着他们。

    南烟往周围看了一眼。

    那个叫施一儒的宁王府长史,好像不在?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祝煊微笑着说道:“你在看什么?”

    南烟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那位施长史呢?”

    “你怎么关心起本王的长史来了?”

    “也没什么,就是这两天都没见到他,有点奇怪而已。”

    祝煊笑了笑,说道:“贵妃娘娘对这件事,果然还是很敏感的啊。”

    “……”

    南烟蹙了一下眉头。

    这两天,祝煊几乎都已经不称呼她为贵妃娘娘,自然也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她的身份,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但这一次,他称呼她的时候,却刻意的加重了“贵妃娘娘”这四个字。

    南烟道:“你什么意思?”

    祝煊微笑着说道:“贵妃娘娘怕是忘了,今天,正是本王的那位皇兄册立宁妃的大好日子啊。”

    “……!”

    南烟的脸色顿时一沉。

    原本,没有人说,她自己也不提,就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祝煊一提,就像是有一把刀,一下子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口。

    一阵钝痛袭来。

    她痛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而祝煊却像是还嫌不够似得,说道:“本王身为皇帝的兄弟,自然要让人前去进贺,施长史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北平了。”

    他说着,看了看天色:“册封大典,也快要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