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册封大典?”

    南烟原本已经不想听他说话,但突然听到这四个字,又全身战栗了一下:“你说,册封大典?”

    “对啊。”

    “皇上册封的,不是宁妃吗?”

    “当然是宁妃,旨意已经下到各级府衙了。”

    “既然是册封的宁妃,为什么会有册封大典?”

    她作为贵妃,很清楚宫中的规矩,只有在册封皇后和贵妃的时候,宫中才会举行册封大典,其他的妃嫔,哪怕是贤妃淑妃,或者目前仅次于她的康妃,册封的时候,都没有大典仪式。

    只是领受了册封诏书之后,自行到永和宫,接受皇后娘娘的训导就算礼成。

    为什么宁妃,会有册封大典?

    祝煊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其实,本王也觉得,这件事,不合规矩。”

    “……”

    “可是,皇上要这么做,有什么办法呢?”

    “……”

    “毕竟,听说前阵子宁妃娘娘还犯了事,明明已经被打入冷宫,照样被皇上带出来,而且这些日子,皇上对她宠爱有加,想来,只怕也是旧情复燃了。贵妃娘娘怕是不知道,他们两过去——”

    “宁王殿下!”

    不等祝煊说完,简若丞在一旁开口,有些强硬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出发的时间要到了,有些话,等回来再说吧。”

    祝煊抬头看了他一眼。

    又看了看脸色骤然变得更加苍白,甚至有些惨白的南烟,故意长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简若丞这才走到了南烟的身边,低头对她说道:“我们,先上马车。”

    “……”

    南烟呆立在那里。

    原本一夜未睡,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这个时候,更是手足冰凉,好像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只有简若丞的声音,带着一点专属于他的温柔的气息,淡淡的传来。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

    无声的点头:“嗯。”

    简若丞便扶着她上了马车,等到放下帘子,刚一转身,却看见祝煊走上前来,凑到他的面前:“若丞。”

    “王爷。”

    “刚刚本王说的那些话,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啊,”祝煊对着他挑了一下眉毛:“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这位‘贵妃娘娘’不要想再回皇宫了,难不成,你就希望她一辈子这么孤零零的。”

    “……”

    简若丞的眉头一拧。

    祝煊说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本王说那些话,是为了帮你啊。”

    “……”

    “本王为你,如此尽心,你可不要辜负了本王。”

    简若丞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了一下,说道:“在下既然为王爷做事,自然尽心尽力,决不相负。只是——”

    他回头看了一眼马车上那低垂的帘子。

    里面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南烟,难受成什么样子。

    他沉沉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件事,就请王爷不要再插手了。”

    祝煊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好吧。”

    “……”

    “这件事,本王不插手,但本王的事,你可不能马虎。”

    说着,他对着身后一挥手,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翟云立刻走上前来,奉上了一个铁盒子。

    祝煊接过来,递给了简若丞。

    简若丞道:“这是——”

    “这是谈判的筹码。”

    祝煊说道:“对方对于要把那么大一批铁器卖给我们,肯定还会有疑虑,所以,这是本王给你的筹码。”

    “……”

    “若是对方有意为难,你就把这个铁盒子给他看。”

    简若丞愣了一下,微蹙眉头看着这个铁盒子,盒子上还上了锁,便说道:“那这锁——”

    “对方的手里有钥匙,这是我们事先约好的。”

    “哦。”

    简若丞看了看那个盒子,目光深幽,伸手便要接过来。

    他刚刚接手,感觉到除了铁盒子的重量,里面倒是很轻似得,没什么其他的分量,而祝煊又伸手,用两个指头在铁盒子上面敲了两下:“这东西,可要紧得很,若丞,你要好好的看着哦。”

    简若丞看了他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是。”

    祝煊这才微笑着背着手后退了一步,像是放心的将东西交给了他,简若丞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带着盒子也上了马车。

    很快,周围的护卫便保护着这辆马车,从宁王府前离开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祝煊站在门口,脸上的笑意长久未退,倒是翟云上前一步,走到他的身边,轻声说道:“殿下,你真的放心把那东西交给简若丞?”

    “……”

    祝煊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一言不发,笑容中,却更多了几分狡黠。

    而在马车里,简若丞看着那个盒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到了马车车厢里的一个暗格内。

    南烟坐在马车的另一边,只看了一眼。

    却没有多问。

    简若丞道:“你不问?”

    南烟沉默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向不时被风吹得飘飞起来的帘子,淡淡的说道:“你不会说的。”

    “……”

    简若丞看了她一会儿,说道:“其实你问,我也是会说的。只是现在,你也没有心思来问了,对吧。”

    “……”

    南烟的喉咙一梗。

    的确。

    她想过很多种可能,想过祝烽做任何事,甚至想过,朝廷会不会直接对祝煊用兵。

    但,唯独这件事,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也没有这个心里准备。

    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也都没用了。

    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简若丞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轻声说道:“有一些事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多想了。”

    “……”

    “不如往前看,也许前面,会有一些你期待的人,和你期待的事出现呢?”

    “……”

    他的眼睛,温柔如水。

    南烟只看了他一眼。

    但立刻,她就将目光转开了。

    她只是看着被风吹得飘起来的帘子,也看到了外面的天气,因为长清城是靠海的缘故,这里的天气一向都非常的好,即使严冬,也是蓝天白云。

    她轻轻的说道:“我册封的那一天,风云变幻。”

    “……”

    “今天,她册封,会是什么天气呢?”

    简若丞的目光微微的一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