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90章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
    一只鸽子,在空中盘旋半晌,看准宁王府的地界,慢慢的落了下来。

    屋檐下伸出一只手接住了鸽子。

    正是翟云。

    他捧着鸽子,转身回了书房,将从鸽子脚环上取下来的纸卷奉到了正坐在桌前看着书信的祝煊的眼前。

    “王爷,施一儒发来的飞鸽传书。”

    “哦?”

    祝煊的眼睛一亮。

    急忙接过来,还没打开,口中就有些难以自已的兴奋喃喃道:“看来,事成了。”

    打开一看,脸上露出了一点笑容。

    翟云道:“真的事成了?”

    “嗯,”

    祝煊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这张纸卷送到烛火上,立刻扑的一声燃了起来,一直等到快要烧到指尖,他才放手,最后一点火焰晃晃悠悠的落到地上,化作一撮尘灰。

    翟云道:“皇帝真的已经同意要到这里来?”

    “不错,而且,现在应该已经上路了。”

    “这么快?”

    这一点倒是让翟云有点意外:“皇帝陛下出巡,不是应该准备很多,甚至,还要先让人到咱们宁王府来通知做准备的吗?”

    “这一点,本王也有点奇怪。”

    祝煊道:“不过,听施一儒信中的口气,似乎是在册封大典上的不顺利,让本王的那位皇兄非常的恼火。”

    “……”

    “而他,好像很想到本王的封地来,找寻什么。”

    “找寻什么?”

    翟云眉头一皱:“找寻什么?难道是——贵妃?”

    祝煊看了他一眼,眼中透过了一丝冷意。

    翟云又道:“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要来了吧?”

    “施一儒是快马加鞭,也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皇帝既然是全副銮驾,那用上半个月也是可能的。”

    “那正好,这段时间,正好给我们准备。”

    “不错,还有简若丞他们,”祝煊说道:“这段时间,也够他们在海上跟那个人谈清楚了。”

    一提起简若丞,翟云说道:“对了王爷,听家父派人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在近海那边监视,发现除了简若丞的船靠近那艘船,还有另一艘船,也靠近过那艘船。”

    “哦?”

    “在下怀疑,那边似乎还有其他的买家。”

    “也就是说,简若丞还需要跟人争夺一番,才有可能谈成这一笔交易了?”

    “不错。”

    祝煊冷哼了一声,说道:“那,就看他的本事了。反正本王的身边,不能留不信任的人,更不能留无用的人。”

    翟云的眼中也闪过了一道冷光。

    这个时候,是应该希望宁王殿下一切顺利,还是希望简若丞这一次失败而回,彻底除掉这颗眼中钉呢?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祝煊却又起身走出去,叫来一个侍卫:“立刻传令下去,在官道上,河道上,包括长清城中严加搜查,要找到一个年轻的女子,身边带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婴。”

    翟云上前一步:“殿下?这是为什么?”

    祝煊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那侍卫摆了摆手,侍卫领命,立刻下去传令了。

    而祝煊站在屋檐下,看着头顶蔚蓝的天空。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

    冉小玉要来了。

    一想到那张冷若冰霜,从来都不给自己好脸的脸庞,却不知为什么,自己的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点淡淡的笑意。

    |

    一大早,简若丞早早的就来到了南烟的房间。

    虽然在平时,他们之间还要顾忌一下男女之别,但这个时候在海上,加上昨天,那个神秘的主人直接叫出了南烟的名字,就让他更加不放心,所以这些禁忌,也就只能暂时抛诸脑后。

    幸好,南烟也起得很早。

    梳洗完毕,让简若丞进到她的房间。

    “昨晚,睡得好不好?”

    简若丞一边说,一边注意看她的脸色,发现她有些憔悴。

    南烟却说道:“还好。”

    其实,她是睡得不错,只是做了一晚上的乱梦,一会儿梦见祝烽怀中抱着秦若澜,两个人甜甜蜜蜜,目不斜视的从她的面前走过,任凭她叫破喉咙也不肯回头;一会儿,又梦见小心平,在怀里哇哇直哭,哭得嗓子都哑了,但不管怎么哄,都不肯停下。

    所以,还是让她非常的心力憔悴。

    简若丞柔声道:“没事吧?”

    南烟勉强作出一个笑容:“没事的。今天不是要去跟那个人谈生意了吗?你不用担心我,专心对付我们的对手吧。”

    “……”

    简若丞低头看了她一眼。

    那目光看得南烟有些不自在,她笑了一下:“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简若丞道:“你,不是应该不希望我谈成吗?”

    “……”

    “为什么现在,又要我专心对付对手?”

    “……”

    南烟沉默了一下,又下意识的看了一下窗外。

    今天,天气很好。

    可海面上却并不平静,波澜起伏,不断的拍击着船身,即使感觉得到这是一艘庞大的海船,但在汪洋大海中,还是像一片叶子一样渺小。

    她淡淡的一笑,没说什么。

    不一会儿,外面来了一个侍从:“两位贵客,主人请你们过去。”

    他们两便跟着侍从走了出去。

    跟昨天的路一样,沿着长长的,有些晦暗的甬道,不一会儿,就到了昨天的那个大房间。

    这一次,房门敞开。

    房间里的窗户也是打开的,咸涩的海风吹进来,将里面的那些纱幔吹得飘飞而起。

    那座屏风,也仍然立在中央。

    但是,比昨天多了的是两道竹帘,垂在两边的座位前面,正正可以遮挡他们。

    这是——

    那侍从道:“两位请进吧。”

    南烟先问道:“这算是怎么回事?”

    侍从道:“两位贵客,是因为对方不想要让被人看到他们的形貌,主人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公平起见,所以这么安排的。”

    “哦?”

    简若丞和南烟对视了一眼,跟着他走进去,坐在了竹帘后。

    他们刚一坐定,就听到了对面也传来一阵脚步声,抬头一看,竹帘后面也出现了乱糟糟的人影。

    有人走到了竹帘后,坐了下来。

    紧接着,是屏风的后面,出现了昨天的那道身影。

    看来,三路人都是从不同的门进来的,所以大家都没有照面,眼前有屏风和竹帘一挡着,的确都看不到彼此的形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