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93章 这个女人,真的太有趣了
    南烟看了他一会儿,平静的说道:“不!”

    “……”

    “我要你买下这批铁器。”

    “……!”

    蒙克那张惯常微笑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诧异的说不出话的神情。

    他微微睁大眼睛看着南烟,沉默了半晌,才说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南烟平静的,一字一字的重复了一遍:“我要你买下这批铁器。”

    “……”

    “很难吗?”

    “……”

    “这一次,你‘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蒙克听见她加重口气,说了“千里迢迢”四个字,也知道刚刚就是因为自己说的这四个字,彻底出卖了自己的身份。

    他想了想,说道:“那你可知道,我买回这批铁器是要做什么?”

    南烟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跟宁王合谋,在大祀坛上摆了皇上一道,之后朝中内乱那么严重,你们却一直没有出手。”

    “……”

    “所以,还用猜吗?”

    南烟微微眯着眼睛,歪着头看着他:“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用什么办法挑拨宁王和皇上的关系——但你跟你的那位南蠡王,也并非那么亲密无间嘛。”

    “……”

    蒙克无声的笑了笑。

    没错,任何人,任何兄弟都可能亲密无间,但唯独身在皇权漩涡当中的他们,即使是至亲骨肉,也不可能亲密无间。

    北蠡王阿希格一死,倓国国内的局势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南蠡王和他的部下担心“狡兔死走狗烹”,开始大量攫取北蠡王的势力;而他身为皇帝,自然不可能坐视除掉一个北蠡王后,又出现一个比北蠡王势力更大的南蠡王。

    所以,两边的局势渐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蒙克想了想,又看着她说道:“那刚刚,你又如何判断,来的是我,而不是南蠡王阿日斯兰。”

    南烟平静的说道:“因为我听说,阿日斯兰已经接手了北蠡王的大量势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一花堂。”

    “不错。”

    “根据我们之前的查证,北蠡王和一花堂在炎国国内,暗中拥有不少铁矿,如果是他,不需要远赴炎国境内来购买铁器。”

    “所以——”

    南烟说着,抬眼看向他:“所以,只可能是你。”

    “……”

    蒙克看着她,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欣赏的眼神中又透出了几分危险。

    司南烟的确聪明,甚至超出了他意料的聪明。

    这么聪明的女子属于别人,或者说,不在自己的手上,的确有些可惜。

    他突然说道:“大祀坛那件事之后,听说你的处境也不太好。差一点就被废了,而且现在,又被那位宁王殿下劫走。”

    南烟立刻警惕的看着他:“你要说什么?”

    蒙克微笑中透着一点关切,甚至还有一点温柔,说道:“如果,你在炎国呆不下去,有没有想过到倓国去呢?”

    “……”

    “虽然,我们不是真的表兄妹,不过——也正好,不是吗?”

    “……”

    “我可以好好的照顾你。”

    “……”

    南烟有点诧异。

    不是诧异他对自己说的这些话,而是诧异这个人的厚脸皮。

    自己之前被他们弄到倓国,经历的那些事,回头看起来,全都是他们一个个在自己面前演戏,仔细一想都觉得肉麻又可怕。

    而结果,算计了祝烽,甚至,害得自己一个孩子胎死腹中。

    此刻再见面,自己没有动手揍人,不过是因为涵养好,而且心里明白,揍他也挽不回什么。

    但,他竟然还能对自己说出邀请自己去倓国的话。

    还说什么——好好的照顾自己。

    南烟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

    蒙克微笑着说道:“怎么?”

    “……”

    “不愿意吗?”

    南烟也笑了笑:“等你和阿日斯兰咬出一个你死我活之后,再说吧。”

    “……”

    虽然知道,她这话是在暗指自己跟阿日斯兰是在“狗咬狗”,但蒙克竟然也生不起气来。

    只是微笑着看着她,说道:“那你觉得,我跟他,谁会赢?”

    “……”

    南烟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眸子微微变暗,看着他。

    其实,很难猜测。

    这两个人的本身的能力都不凡,加上背后都有各自的势力,要争斗起来,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分出胜负的。

    而且,不管是谁赢,都代表,赢的那个人,更强。

    而到最后,祝烽要面对的,自然就是这个更强的赢家。

    所以,最终,都是祝烽的难题。

    南烟说道:“我希望你们两势均力敌,长长久久。”

    蒙克笑了起来。

    他说道:“我发现,不用在你面前带假面具,也不用当你的‘表哥’,好像能看到一个更有趣的你。”

    南烟冷哼了一声,并不接这个话,只说道:“那,你答应了吗?”

    蒙克笑道:“你刚刚不是说了吗,我千里迢迢而来,原本也是为了这件事。”

    “……”

    “就算你不要求,我也一定要做到。”

    “那就好。”

    说完,南烟也不想再跟这个人单独相处,毕竟看到他讨人嫌的笑容,让人全身不爽,尤其手痒痒,想要在他的脸上来一拳,于是,转身便走过去准备推门离开。

    但就在推门的时候,南烟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他。

    “蒙克。”

    “嗯。”

    “你堂堂倓国国君,怎么会亲自跑到这里来,买一批铁器?”

    “……”

    蒙克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但立刻就微笑着说道:“你知道我在于阿日斯兰相争,也就知道,这批东西对我有多重要了。”

    “是吗?”

    南烟又看了看他,却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推门走了出去。

    蒙克看着她的背影,深邃的眼中透出了一抹玩味。

    司南烟。

    这个女人,真的太有趣了。

    |

    按照来时的路,他们不一会儿就走回了之前的那个房间。

    一走进去,就看见简若丞正坐在桌案前,面前摆着一杯香茗,在细细的品茶,而原本垂在两边桌案前的竹帘已经被撤了,毕竟都见过面,再遮遮掩掩的也没有必要。

    南烟走过去:“二公子。”

    “你回来了。”

    简若丞立刻抬头看向她,又看了看跟在她身后走进来的蒙克,说道:“没事吧?”

    “没事。”

    南烟摇了摇头,又看了一眼屏风后面。

    那个人影,竟然已经消失了。

    她有些意外:“那个人呢,你们,谈了什么吗?”

    她可不想自己刚刚跟蒙克说完,这边简若丞已经把生意给谈下来了。

    简若丞说道:“哦,没什么,你们走了之后,生意自然就谈不下去了,主人说,还是要给大家公平的竞争机会。所以他就先走了。”

    “……”

    “我是在这里等你。”

    “……”

    “若没什么事,咱们就先回房间吧。”

    “好。”

    南烟点点头,便跟着他一起往外走去,经过蒙克身边的时候,他微笑着看着南烟,温柔的说道:“既然都在一艘船上了,也许,我们还可以再见面?”

    南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走了。

    很快,就回到了她的那个房间。

    因为看到简若丞似乎还有话要跟自己说,而正好,自己也有话要跟他说,便请他先进来做一做。

    幸好是白天,南烟倒也不用担心黎不伤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简若丞倒是很谨慎的走进去,坐在桌边。

    南烟亲自倒了一杯茶放到他的手边,简若丞立刻说道:“失礼了。”

    “二公子不必这么拘谨,”南烟平静的说道:“现在这个局面,我这个贵妃也是名存实亡,二公子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就好了。”

    简若丞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南烟才又说道:“二公子既然在宁王的府上做事,应该知道,他跟蒙克的关系吧?”

    “我知道,”简若丞点了点头:“不过,宁王跟倓国的合作,是在我去到宁王府之前。”

    “哦。”

    南烟想起来,的确,简若丞去到宁王府,已经是他罢官之后的事了。

    简若丞喃喃道:“只是没想到,倓国国君竟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看上去这么风度翩翩的人。”

    的确风度翩翩。

    但想起他的风度翩翩,南烟的眼中闪过冷光,冷冷道:“的确,他身上让人想不到的地方,太多了。”

    “那件事,我也有所耳闻。”

    “……”

    南烟沉默了一会儿,又收拾了情绪,抬起头来看向简若丞,说道:“二公子,这一次购买那批铁器,你有什么打算吗?”

    简若丞看了她一眼,神情显得很沉静:“什么,什么打算?”

    “蒙克说,他对那批铁器,志在必得。”

    “宁王也是这么交代的。”

    “但,总有个输赢吧,你们两边也不可能真的一人分一半,对吧?”

    “……”

    简若丞沉默了一下,说道:“你是觉得,我们可能赢不了?”

    “……”

    “还是,蒙克跟你说了什么?”

    “也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你拿不下这一笔买卖,宁王他,他会如何”

    说到这里,虽然南烟极力的做出平静的样子,但眼神,还是透出了一丝关切和紧张:“他,会对你怎么样?”

    “……”

    简若丞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