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996章 非寻常女子可及
    安静了两天之后,海面上有微微起了一些波澜。

    而这艘船的主人,那位卖家主人也派人前来通知,今天晚上在船上摆设宴席,招待他们,和另一位客人,也就是倓国国君蒙克。

    南烟和简若丞听到这个消息,有一点意外。

    要说接风招待什么的,应该是在他们登船的第一天才对,可现在,生意都谈了一回了,又过了两天了,怎么突然想着要摆宴席招待他们了。

    那侍从说道:“原本,我家主人以为你们两边的人不愿见面,所以,也就没有摆设宴席。但现在,既然都已经见过面了,而且也都是熟人,主人也就没什么顾忌了。”

    “……”

    “再说,主人也不想太失礼。”

    “……”

    这样一说,倒让人不好拒绝了。

    简若丞想了想,便说道:“也好,代我感谢你们主人的心意。今晚,我们一定会到的。”

    “多谢。”

    那侍从便转身退了出去。

    南烟转头看向他:“我们都要去吗?”

    简若丞道:“都在这艘船上,到底也是熟识的,不去不好。”

    “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你担心主人会搞什么,还是,那一位客人会有什么举动?”

    “我,我也不知道。”

    虽然说起来,明明是自己私底下跟蒙克约定了事情,论理也应该是别人提防自己,可现在,自己却小心翼翼的。

    难道,真的是做贼心虚?

    简若丞却对她温柔的笑道:“没事,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

    “嗯。”

    商议已定,到了傍晚的时候,为了不至于太失礼,南烟稍微给自己梳洗一下,打开包袱,就看到里面的几套衣裳。

    因为是被宁王从宫中劫走,她当然来不及带任何的行李,幸好宁王祝煊是个风流的人,府上的姬妾众多,自然也不会短缺给女人做衣裳的裁缝。自己到了宁王府之后,很快就有人送来了几套衣裳,不仅华丽,还非常的合身。

    这一次跟着简若丞出海,自然也要带上几套换洗的。

    鉴于今晚是一个比较“重大”的场合,自然不能再穿身上那件家常的,有些皱巴巴的衣裳,南烟选来选去,这些衣裳都华丽又花哨,她只能勉强选了一件稍微朴素一点的换上。

    虽然对她而言,还是有些花里胡哨的。

    宁王……什么品位!

    时间一到,简若丞便过来与她一起过去,打开门的时候,一看到她,简若丞的神情愣了一下。

    南烟道:“怎么?”

    “……”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身上这件水红色的长裙。

    领口有一点低,露出一痕白皙的肌肤和嶙峋的锁骨,显得又精致,又灵巧;衣袖在手腕处微微的束了一下,再以莲叶的形态展开,薄纱翩然,衬得她一双纤纤玉手,如同花蕊一样白嫩。

    腰肢处倒是不怎么繁杂,只是非常的贴身,完全勾勒出了她纤细的水蛇腰,窄胯长腿,被遮掩在长裙之下,像一株荷花,亭亭玉立。

    南烟道:“有问题吗?”

    “……”

    简若丞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又将目光移开,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看了一会儿之后,再抬起头来,平静的说道:“没什么。”

    “……”

    “很好。”

    “哦。”

    听他这么说,南烟倒是放下心来,至少自己的样子没有失礼。

    但抬起头来,却见简若丞还是看着自己。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乐声。

    简若丞像是被惊醒了似得,微微一震,立刻说道:“走吧。”

    “嗯。”

    于是,两个人便走了出去。

    走到那天的那个房间,一进门,就感到里面一阵光亮耀眼。

    之前,他们谈生意的时候,也不过就是在每个人的桌案前后摆着烛台,但今夜,因为是摆设宴席的缘故,这个宽敞的房间里,四周都摆上了烛台,一时间,灯火辉煌。

    房间的周围还有许多的屏风,将这个宽大的房间隔成了内外两层。

    外层,不仅站着服侍的侍从,甚至还有奏乐的工人。

    难怪他们走在外面,就已经听到了一阵乐声。

    南烟一走进去,就看见坐在对面的蒙克,他原本微笑着在跟周围的人说着什么,听见他们的脚步声,立刻回过头来。

    然后,就看到了南烟。

    那双眼睛映着烛火,微微的闪烁了一下。

    南烟被他专注得有些炽热的目光看得心头发毛,下意识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难道扣子没扣好?

    没有啊,衣裳整整齐齐的,并没有任何的失礼之处。

    她跟简若丞一起走过去。

    桌案的摆设,还是跟那天谈生意的时候差不多,当然,没有竹帘,不过,正前方的那个屏风,已然矗立着。

    屏风后的人影,已经映在了上面。

    看来,这位主人仍然不打算将自己的形貌暴露在他们的面前。

    南烟不由得皱着眉头,又看了那身影一眼——现在,倒是已经搞清楚来跟他们竞买铁器的人的身份了,可是这个卖家,却始终神神秘秘的。

    到底是什么人呢?

    她心里疑惑着,慢慢的坐到了桌案后面。

    一坐定,抬起头来,又对上了蒙克的视线,他还在盯着她看。

    南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时,身边的简若丞微笑着说道:“国君有些失礼了。”

    “……”

    蒙克转头看了他一眼,顿时也醒悟过来似得,对着他们笑了笑。

    但目光,还是在南烟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那天跟他谈过了之后,南烟就已经完全不想再理睬这个人,只看向了屏风后面,既然是设宴,他们这两边的客人都到了,自然要听听主人说什么了。

    却见屏风后的人,似乎安静了一会儿。

    然后开口,却是说道:“贵妃不愧是贵妃,果然是雍容华贵,非寻常女子可及。”

    “……”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南烟也蹙了一下眉头。

    虽然知道,屏风后的人这个人能叫出自己的全名,必然是知晓自己的身份的,但为什么,突然在这个时候,提起自己“贵妃”的身份。

    而且,他的口气,有点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