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船上的人在对他们挥动旗帜。

    是来接应简若丞的!

    可是,简若丞并不在这里!他在哪里呢?

    南烟有些慌乱的四下张望,眼看着周围的那些护卫一个个都拔刀出鞘,在风雨当中,刀剑闪烁着慑人的寒光,一步一步的逼近。

    黎不伤面无惧色,一只手持刀对着他们,另一只手仍不忘向后,护着南烟。

    就在这时,船的另一边,又响起了一阵呼喊声。

    “他在这里!”

    “快来抓他啊!”

    是简若丞?

    南烟诧异的睁大眼睛,急忙转头去看,只见船尾的那个地方,许多的护卫正挥舞着刀剑,朝这边大声的喊着。

    风雨交加,狂风席卷,在海面上掀起巨大的浪花。

    南烟一晃眼,看到船尾那一片的海上,竟然又有一艘船,而且上面的人在不停的大喊着,甚至敲锣打鼓的制造出声音,吸引他们的注意。

    那,才是来接应简若丞的船?

    他们是在吸引船上的人的注意力!

    南烟蓦地明白过来,他是希望自己把这些人都吸引过去,然后让他们可以上这边的这条船。

    看起来,简若丞真的是早有准备。

    也就是说,他真的是去偷了那个主人的什么东西。

    但是,是什么呢?

    南烟抬起头来,眼神复杂的看向他,只见风雨中,那个带着面具的人巍然不动,只有面具后的一双眼睛,冷冷的看向他们。

    周围的护卫一听到那边的叫喊声,都不约而同的回头去看向他。

    像是在询问——我们到底应该抓谁。

    毕竟,偷东西的是简若丞。

    可是,这位主人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他抬起头来,对着他们说道:“既然咱们的生意已经谈成了,那,那个东西被拿走就拿走吧,再去纠缠,也于事无补。”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

    连蒙克,也有点诧异的看向他。

    虽然知道,刚刚他们两已经把生意谈妥了,所以,简若丞的确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可是,真的这么不在乎?

    照理说,简若丞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自己的君子之风抛之脑后,行此鸡鸣狗盗之举来偷窃的东西,不可能是无谓的东西,从之前他的反应来看,也应该是个重要的东西。

    但为什么只一瞬间,他就不在意了呢?

    他沉声道:“把司南烟给本座抓起来!”

    “……!”

    众人又是一惊。

    蒙克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你——”

    南烟也瞪大了眼睛。

    偷了他东西的简若丞,他都可以不在意,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抓起来?

    就算泄愤,不是应该抓简若丞吗?

    就在她惊愕不已的时候,周围的那些侍卫也已经回过神来,立刻应声道:“是!”

    说完,便转身朝他们围了上来。

    黎不伤道:“谁敢?!”

    说完,便一下子冲了上去,直接跟那些人动起手来。

    风雨中,船身不断的摇晃着,让他们有一种天地崩塌的错觉,大家都几乎已经站立不稳,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动手。

    南烟眼看着黎不伤数次遭险,刀光剑影中,那些人不断的向他砍杀,刀锋剑刃都是贴着他的身体砍下去,惊得她差一点尖叫。

    可是,每一次最紧要关头,他却堪堪一侧身,便避过险招。

    身形游走,如游龙一般穿梭自如。

    顷刻间,已经有好几个人身上挂了彩。

    在那些人的惨呼声中,其中一个护卫眼看着南烟瞪大眼睛看着黎不伤,立刻就要从旁边突围上来,一伸手,便要抓住南烟的手腕。

    就在这时,黎不伤一刀劈开前方两人刺来的双剑,一旋身,挡在了南烟的面前。

    长刀挥舞,在风雨中划出一道雪亮的光。

    南烟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有什么东西,滚烫中带着腥味,喷洒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再睁开眼睛,只见黎不伤已经一只手将她抱在怀中。

    “没事吧?”

    “没——”

    她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只看着那双狼眼,而就在此刻,又有人从旁边砍杀了上来,南烟心中一惊,急忙推开黎不伤,用自己的后背去抵挡。

    “南烟!”

    就在这时,那个带着面具的主人突然说道:“不准伤她!”

    令一出口,那个护卫的刀硬生生的停在了南烟的头顶,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黎不伤见状,一脚踢翻了那个人,又一次将南烟抱在了怀中:“小心!”

    南烟有些惊魂未定,但,不止是为了刚刚那惊险的一幕。

    还有,就是那个主人——

    她靠在黎不伤的怀里,抬头看向那个人,那张冰冷的面具背后,有一双复杂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

    他到底是谁?

    眼看着主人的命令已下,要抓住司南烟,又不能伤害到她,周围的护卫都已经达成共识,准备采用人海战术,大家全都朝他们围了上来,黎不伤沉声道:“你快上船!”

    说完,他一脚踢开了旁边的护栏,下面就是一排长梯,是可以直接通到船底,刚刚他们看到的那艘船,已经非常的靠近了。

    只是,暴风来袭,让他们把不准方向。

    如果再近一些,只怕两艘船就要撞到一起。

    所以,他们是需要沿着长梯走下去,然后跳到那艘船上,或者跳到海里,让那边的人来捞。

    “快下去!”

    “那你呢?”

    “我马上就跟着你下去,快!”

    黎不伤一边说,一边推了她一把,然后对着那些围攻上来的护卫冲了上去。

    看着他身形如矫健的狼,在人群中穿梭,帮他抵挡了那些人。

    南烟的心里又是酸楚,又是沉痛。

    但,她没有多做犹豫,立刻转身扶着长梯,往下走去。

    这个时候再犹豫,只有白费黎不伤的力气,更有可能,他们都不要身陷险境,只有自己先脱险,黎不伤才能离开。

    那边的人一看到她要下船,也急了。

    那个带着面具的人沉声道:“不准她离开,一定要把她抓回来!”

    蒙克站在旁边,感觉到这个人近乎执拗的气息,顿时,也皱起了眉头。

    不一会儿,南烟已经沿着长梯爬了下去。

    可是,她离那边的那艘船,还是又很长的一段距离,照这个状况,对方是绝对没办法靠过来接她的,唯一的办法,只有自己往海里跳,让他们来捞自己。

    但是——

    低头一看漆黑的海面,波浪汹涌,自己自己还攀在长梯上,海浪已经不断的打过来,硬生生的打在船身上还好,打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千钧力道,几乎要将她全身的骨头都打碎一般。

    南烟只能咬着牙忍耐着。

    那边船上的人已经在大喊着,风雨中,南烟也听不清楚他们的话,只看到有人在船上晃动粗大的绳子,往海里扔去。

    显然,是在示意她赶紧跳海。

    而这一边的船上,黎不伤虽然武艺高强,可是耐不住对方的人海战术,不断的围攻下来,他也有些吃力,被一步一步的逼到了船舷上,趁势往下一看,就看见南烟已经攀在了长梯的最下端。

    “快啊!”

    他大声喊着。

    而这一边的主人也跑到了船舷上,往下一看,眼神中更多了一丝说不出的狠戾。

    他沉声道:“撞船!”

    “什么?!”

    周围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连蒙克也惊了一下,说道:“你——”

    “撞船!”

    旁边立刻有人劝道:“主人,这样——怕是会有危险。”

    虽然他们的船很大,对方的船显得很小,但在海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他们现在已经处在风暴当中,撞了对方的船,对方会不会沉不能保证,但他们自身的船如果受到了损伤,也是有可能会在风暴中倾覆。

    可是,不管这些人的劝阻,那位主人仍然道:“不要让本座再说第三次!”

    众人顿时不敢吱声。

    而船工领命,只能立刻跑到船舵那里去,调转船头,对着那艘船行驶了过去。

    顿时,南烟感觉到大船一阵旋转,自己也跟着天旋地转,一只手抓不住被海水浸湿了的木头,一下子滑落,只剩下一只手还抓着木梯。

    这艘大船,朝着那边的船直直的行驶了过去。

    糟了!

    南烟眼看着情况不对,只能在两条船几乎相撞的前一刻,闭上眼睛,一下子往海里跳去。

    顿时,冰冷刺骨的海水一下子将她吞没。

    而随着她的一跳,只听轰隆一声,两艘船在她的头顶撞到了一起,顿时木屑飞溅,船身开裂,数不清的碎渣随着风浪在空中飞溅,南烟不断的感觉到有东西打在脸上,身上。

    痛!

    好痛!

    脸颊被化开,衣裳被割烂,她挥舞着双手一边划水,一边想要避开这些东西的攻击,可是完全不管用。

    而就在这时,船身剧烈摇晃间,站在船舷上的黎不伤也被猛地一甩,直接甩到了海里。

    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边船上抛到海里的绳索。

    一只手抓紧了绳索,他立刻回头,要去抓住南烟的手。

    可是,就在他们的手快要抓到来的时候,风中一块锋利的木屑一下子飞过来,呲的一声,划过了南烟的咽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