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风雨交加。

    祝煊背着双手,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漆黑夜幕,大雨倾盆而下。原本屋檐下还挂着几盏灯笼,但这样的风急雨骤,也完全抵抗不了,灯火早就熄灭,灯笼也被雨水打破了。

    “今晚的风雨,真大。”

    他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

    “风雨大,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嘛。”

    随着一个娇柔的声音响起,身后一个软绵绵的身子靠了上来,一双纤纤玉手,攀上了他的肩膀。

    “王爷怎么还不休息呢?”

    这声音不仅娇软,还透着一丝魅惑,让人听了,通体酥软。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自己的侍妾当中最柔媚可人的姝丽。

    因为天气憋闷,谁都知道是海上酝酿着一场大风暴,而他所期盼的人和事,只怕也都在风暴当中,难免心烦,想要让这个善解人意的美人来宽慰自己。

    原本这些日子,因为心里记挂上了另一个人,加上还有一件大事要做,他也很少宠幸这些侍妾,毕竟,她们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在自己面前撒娇,难免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不过,男人累久了,也需要这种女人的安慰。

    虽然没脑子,但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也不用动脑子。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

    一回头,就看到美人罗衫半褪。

    只着一件肚兜,堪堪遮住她的玉体,但大片雪白的肌肤,连同胸前诱人的形状,让男人只看一眼,就血脉偾张。

    祝煊一伸手,就将她捞到怀里。

    “王爷……王爷好久没来,妾可想你了。”

    “是吗?”

    祝煊一边笑着,一边将唇贴上她柔嫩的肌肤,深吸了一口气。

    果然,又是熟悉的脂粉香气。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死乞白赖的跟在冉小玉的身边的时候,总是会闻到她身上一股很清净的味道,没有任何的脂粉香料,就只是她的味道。

    已经这么多天了。

    自己让人在官道上到处查找,还有长清城当中,也四处下了暗桩,怎么还没有她的消息呢?

    总不会,她打听到司南烟跟着简若丞出海,也去了海上吧?

    想到这里,祝煊的神情又是一凝。

    原本以为,这几天的天气都很好,简若丞他们应该能顺利归来,至少把消息传回来,可是没想到,今晚,突然遇上了这样的天气。

    海上,已经是巨浪滔天。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自己之前交给简若丞的那个铁盒子,现在想来,不由得有点犹豫,自己是不是也太冒险了?

    “王爷……”

    感觉到他神情有异,姝丽不满的娇嗔了一声:“你怎么走神了?”

    “呃?”

    祝煊一下子回过神来。

    抬头看到美人薄嗔带怒的样子,脸颊微红,在自己双手的揉弄下,眼波微微荡漾,浮起了一种说不出的魅人之态。

    他笑道:“是本王不好。”

    说完一把抱起她,转身往床榻走去。

    姝丽发出了一声轻笑,立刻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两个人像两条交缠的蛇一样,在床榻上滚到了一起。

    但就在这时,外面的风雨声中,响起了一个侍从的声音——

    “王爷。”

    “嗯?”

    一听到这个声音,祝煊立刻抬起头来,姝丽不满的说道:“都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呢?王爷别理他!”

    门外的人又道:“属下又要事启禀王爷。”

    一听到这句话,原本一身欲火几乎要冲到头顶的祝煊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他放开了姝丽。

    姝丽道:“王爷……”

    “别闹。”

    祝煊说完,将已经半褪下的衣衫重新拉好,起身下床走到了门口,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侍从全身被雨淋得湿透了,站在门口,拱手道:“王爷。”

    “什么事?”

    “王爷要属下等留意的那个女人,城西那边传来了消息。”

    “哦?”

    祝煊一听,眼睛立刻亮了。

    他头也不回,立刻一头扎进了雨里:“走!”

    床上的姝丽一见此情形,顿时皱起了眉头,等赶到门口的时候,祝煊和那名侍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雨幕当中。

    |

    而同一时刻,城西的一间客栈。

    上房内,一盏烛火摇曳。

    冉小玉坐在床边,正小心翼翼的将一条小毯子加盖在床上,被褥中,冒出了一个小脑袋,粉妆玉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格外的可爱。

    “玉……”

    她撅着水红的小嘴,嘟成了一朵花,也不知道是在索吻,还是在叫人。

    而一看到她这样,冉小玉惯常冷若冰霜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轻声说道:“公主殿下不要闹,该睡觉了。”

    “玉,玉……”

    她还是撅着小嘴叫个不停。

    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刚刚会说话的时候,也是最爱说话的时候。

    哪怕看到路边草丛中钻出一只兔子,她都能叽叽呱呱的叫半天。

    也着实让冉小玉有些头疼。

    离开北平之后,他们一路南下,虽然也遇到了一些阻碍,但凭冉小玉的身手,自然是毫不费力的就突破了,一直到现在,到了长清城。

    之前在路上,倒也不必太担心,但这里已经是宁王祝煊的地盘,可能周围都会有他的人马,所以,冉小玉格外的小心,生怕这个小祖宗说出什么来。

    幸好,她现在,还说不清什么。

    冉小玉轻声说道:“公主殿下,不会怪我吧?”

    “玉?”

    大眼睛眨巴眨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冉小玉轻轻的说道:“也许,我不应该把你偷出来,可是,我受不了。皇上明明那么宠爱娘娘,可现在,娘娘被劫走,他却什么都不理,甚至,还在这个时候去册封宁妃。”

    “……”

    “娘娘为他那样牺牲,换来了什么?”

    “……”

    “连同公主殿下你,皇后娘娘就算能护得了你一时,难道还能护得了你一世?”

    “……”

    “宫里那些人,我是知道的,一个两个都没安好心,他们迟早都是要把当初娘娘受宠时生的气,撒到你身上。”

    “……”

    “所以,我把你带出来,咱们去找娘娘,找你的亲娘。”

    “……”

    “俗话不是说吗,宁要讨饭的娘,不跟当官的爹,还是亲娘好。咱们一定要找到你的亲娘,这些日子,你就先委屈了,啊。”

    “玉……”

    似乎感觉到她内心的纠结,小心平从被窝里伸出一只肉肉的小手,轻轻的摸着她的脸。

    掌心温热,又柔软,像是在安慰她。

    小玉微笑着:“公主……”

    就在这时,客房的门被人敲响了,外面传来了掌柜的声音:“贵客。”

    冉小玉的眉头一皱,将被子给她掖好,起身走过去打开门,说道:“掌柜的?有什么事吗?”

    门外站着客栈的掌柜,精瘦的一个中年人,留着两撇胡子,笑嘻嘻的说道:“小人来给贵客送热水。”

    “哦?我没要热水。”

    “这——天气冷,若贵客冻着,那就是我们招呼不周了。”

    冉小玉看着他提着热水壶走进来,放到桌上,一双小眼睛朝着床上看去。

    被褥,在轻轻的动着。

    这掌柜的笑着说道:“贵客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嗯。”

    “咱们这里靠海,常年下雨,一到了冬天啊,被褥都是湿的。”

    那掌柜的一边说,一边往床边走去,伸手便要捏被角:“让小人看看,若被褥不够干,就叫小二给贵客——”

    他的话没说完,小玉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着他的胳膊反手一拧。

    “啊!”

    那掌柜的惨叫一声,直接被她整个人按到了桌上。

    掌柜的脸贴在桌面,吓得帽子都掉了:“贵客饶命!”

    冉小玉脸色阴沉,在烛火下显得格外的骇人。

    “谁让你来的?”

    “贵客说什么,小人,小人不知道?”

    “我没让你进来,你就自己跑进来,你想到我房里来探听什么?”

    “这——”

    这时,小小的被子一动一动,小心平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一看到冉小玉的英姿,顿时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玉——!”

    那掌柜的一看:“啊呀,真的有个小孩啊!”

    冉小玉的脸色一沉。

    她大概也猜到,不管是宫里,还是宁王府这边,得知了自己带着心平公主出走的消息,一定会来找自己,所以她进城之后,就将小心平藏了起来,住进客栈也是自己一个人。

    没想到,对方还是找上来了。

    那掌柜的一见床上的小孩子,立刻扬起声音就要高喊:“快——”

    话没说完,冉小玉扬手一劈,打在他的后脑勺上,那个掌柜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玉!”

    小心平好像在为她欢呼一样。

    可是,冉小玉已经听到下面的脚步声了。

    她二话不说,立刻过来抱起小心平,幸好这里天气冷,即使睡觉,她也没有给孩子把衣服全脱光,现在用一条毯子将她一裹,然后用绷带将孩子绑在自己的背后,再穿上防雨的斗篷,小心平又藏身在了她的身上。

    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口。

    不能走门了!

    冉小玉转头推开了窗户,看到外面大雨倾盆,但她毫无惧色,直接攀上窗户,在大门被撞开的一瞬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飞啊——!”

    斗篷里,传来了小心平兴奋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