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003章 一封信
    关晓凡作为一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但无奈对方似乎毫无顾忌之意,声音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且不说让他无法入睡,就是让他想闭上眼睛也不可得,一直折腾到凌晨两三点才消停,这一夜把他给困的啊,一觉睡到早上九点多钟才醒来。

    醒来之后,关晓凡一下子想起那年轻女孩的事,年轻女孩住的也是他隔壁的房间,不知道她昨天晚上是否听到了这种声音,如果听到了会是什么反应,是不是也会睡不着啊?

    皱着脑门,关晓凡有点坏坏地一想,突然觉得这样想对不住人家那清纯的女孩,心中怎么会突然有这种龌龊的东西?极为不应该的嘛,人家女孩那么的清纯,洁白无瑕,自己千万不能亵渎了人家,对了,得去敲敲门,去看看她!

    关晓凡打开房门,准备出去找那年轻女孩,结果一出门,差点与一个女人相撞,只见这女人穿着单薄,身上还是一身睡衣,头发蓬松着,皮肤非常的白,脚上穿着一双拖鞋,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还看了他一眼,他发现这女人长得很是水灵,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望上去水波荡漾的,容易让男人为之魂飞魄散。

    看着这女人从身边走了过去,关晓凡的身子没有动,因为他发现这女人就是从隔壁屋子里走出来的,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应当是昨天晚上折腾他大半夜没有睡觉的那个女人,一想到昨天她那呻吟的声音,他不禁又是感到热血沸腾,身体的某个部位似乎又有了反应,一时之间他站在那里没有走。

    女人从他身边走过,原来去的是厕所,这是一个简陋的宾馆,在屋内没有厕所,所以女人出来之后直奔厕所去了,过了不多会,便又走了回来,女人大约在三十来岁的年纪,身材婀娜多姿的,满身的风情,走过来后,正好又经过关晓凡的身边,看了关晓凡一眼后,居然带着善意地微笑了一下,似乎在表达着什么。

    难道是歉意?看着女人从身边走过,回到了屋里,关晓凡回味着女人的微笑,感觉是这种意思,昨天晚上折腾自己一晚上没睡好,向自己表示一下歉意是应该的吧?不过她不表示歉意也没有什么,昨天晚上自己不是已经骂他们是奸夫淫妇了吗?可以说是扯平了,不过就是让他感到失落落的,那美妙的声音老是在自己的耳边回响,现在又见到了真人,简直比昨天晚上还要折磨人!

    关晓凡停在自己房间的门口有十来分钟,目光还老是往旁边的房间门口看,似乎期待这女人再次走出来,不过等了好几分钟,这女人也没有出来了,倒是走出一个满脸胡子拉渣的男人,他不能相信这个女人昨天晚上就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简直太不搭配了,简直就是一种糟蹋!

    关晓凡真有点恨恨之意,但是这不关他事,他就再怎么想也是瞎想,他刚刚大学毕业,这样的女人虽然很风流,很好看,但是不适合他,适合他的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年轻女孩,自己得马上过去看一看她。

    但是当他走到年轻女孩房间门口的时候,他用力地敲了几下门,里面却是没有人回应,他感到有点奇怪,难道年轻女孩已经走了?

    关晓凡急忙下去找宾馆的吧台,问一下女孩的情况,结果吧台一个胖胖的老女人就是告诉他道:“小伙子,你是不是姓关啊?刚才那个女孩七点多钟就走了,临走时告诉我,说你还没有睡醒,她先走了,对了,她还给我一封信,说要交给你。”

    胖女人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交到了关晓凡的手里,关晓凡接过信一看,就是一张纸折叠在一起,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清秀的字体,没敢去多看,就急忙收了起来,然后跑回到了宾馆的房间。

    关上房门,关晓凡就是重新打开信纸,看了起来,年轻女孩给他写了几行字,一是向他再次表示感谢,同时也告诉他,如果能再次见面的话,一定会请他吃饭。

    年轻女孩的话并不多,但是在关晓凡看起来却是十分的亲切,如同一件宝贝让他感到快乐,大学四年还从来没有收到过女孩的来信,这是他收到的第一份女孩来信,同宿舍的同学都说他只知道学习去了,也不知道找个女孩谈谈恋爱,毕业以后一定会很遗憾。

    其实关晓凡还没毕业的时候就是感到遗憾了,在学校里并非没有他喜欢的女孩子,但是由于自己的矜持和过度的自尊,始终没有向那女孩进行表白,同时那女孩在发现新的更好的目标后,也是与他摆摆了。

    想来真是一种遗憾,但是没想到这个遗憾就这么快得到弥补了,这年轻女孩不比他在大学里的同学差,如果回去以后能与她在一起,那将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心中这么一想,关晓凡小心翼翼地把信封好,然后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不过放进去后,又是拿出来看了看,心中在想着,年轻女孩是什么时候写的这封信呢?是昨天晚上就写好的,还是今天早晨发现自己没有起来,临时才想起给他写的?

    年轻女孩为什么不等着自己起来以后和自己一起回连城县?还要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写信,告诉他已经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请自己吃饭?

    关晓凡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或许年轻女孩非常的腼腆,不好意思与自己一起回去,再说昨天晚上自己被折腾了一晚上,没有休息好,早晨没能早起,人家女孩一看自己起不来,总不能老是在宾馆里等自己,先走一步也是很正常的,要怪还是只能怪昨天那对狗男女,非大半夜地折腾那事。

    当关晓凡想到狗男女那三字时,却是将那女字想得很轻,那个男人肯定是狗男,但是那女人,啧啧,不好用这个形容词,风骚是风骚了一些,但是说成狗那感觉就不好了。

    略是一想这个事,关晓凡心里透着乐,急忙把信收好,然后收拾一下东西,也是急忙下楼离开宾馆向家里赶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