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26章 关晓凡的想法
    毛成万一听,觉得非常有道理,当然同意关晓凡的这个意见,而关晓凡同时提出,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最好把派出所的给派过去,与他共同接近皮革厂,不然牛大伍反抗的话,他不好处理。

    关晓凡考虑的非常细致,毛成万欣赏地看了他一眼,便是拿起电话给派出所长打过去,让他给安排两个民警,听候关晓凡使唤。

    关晓凡带着这两名民警立刻来到了皮革厂,他想了,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厂里的重要会计资料给接手了,如果牛大伍想要反抗,对他也绝对不客气,在目前这个时候,必须要果断行事了。

    说来也巧,关晓凡刚刚来到会计室,便是看到厂里的会计拿着会计资料要离开,冷冷地看了厂里的会计一眼,厂里的会计明显感觉到关晓凡身上的杀气,知道事情有可能暴露了,急忙开口说道:“关乡长,您怎么来了?您请坐。”

    厂里的会计随机应变,把会计资料随手一放,便是邀请关晓凡进来,看了看他,关晓凡冷冷地道:“你抱着这些资料要去哪里的?”

    厂会计连忙陪着笑道:“我想去检查一下帐目,到另一个办公室去的。”

    关晓凡才不相信他的鬼话,转身对着两名民警说道:“麻烦你们两个,把这里的所有会计资料抱到乡党委去。”

    厂里的会计一听,连忙问道:“关乡长,您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把会计资料抱到乡里去?”

    关晓凡看向他道:“乡里已经决定,由我来接手皮革厂厂长,现在你要听从我的指挥,配合我的工作,一起帮忙把会计资料抱到乡里去。”

    厂里的会计一听不出声了,牛大伍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自己不担任厂长了,虽然没有说让谁来担任厂长,但是关晓凡现在一说,他便是明白了,原来新任厂长是关晓凡,而且关晓凡还带着民警来上任了。

    一看到情况出现变化,他无法左右局势了,想要销毁帐目是不可能的了,如果他敢于销毁,那他就是要倒大霉的事情,现在他只能服从关晓凡命令配合好工作。

    关晓凡迅速掌握住了厂里面最核心的部门,把相关的帐目给控制住,然后再逐步把其他的生产部门给控制住,从而为下一步清产核资打下基础。

    关晓凡把会计资料全部转移到乡财政所去,并放进了保险柜里面,确保相关的会计资料不会丢失遗失,不然皮革厂里的一些事情就不好查了。

    把这个事情完成之后,关晓凡便去向毛成万汇报,虽然没有看到厂里的会计要销毁会计资料,但是也是十分的危险,如果迟一步去接手的话,恐怕事情就不会再是这个样子。

    毛成万不禁对关晓凡的机敏感到欣赏,他本以为关晓凡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虽然机缘巧合受到吴统海的欣赏,但是也绝没有想到,关晓凡会如此果断利索,看事情透彻,出手迅猛,连对付牛大伍这样的人都能够从容应对,迅速地处理了这个事情。

    毛成万想到这里,便把拍卖蓝鸟轿车的工作也交给了他,让他负责把蓝鸟轿车给拍卖掉,然后把拍卖得来的钱把工人的工资给发上。

    蓝鸟轿车现在还在牛大伍的手里,如果要想拍卖必须得把蓝鸟车给要回来,这个事情也好办,无非是给牛大伍打个电话把车要回来是了。

    关晓凡觉得这个不是一个什么大问题,便当即答应了毛成万的要求,然后等到第二天,周玉宁便是带着他来到皮革厂,召开全厂大会,宣布了乡党委的决定,由关晓凡兼任皮革厂厂长。

    皮革厂的职工们有的人已经知道了牛大伍不再担任厂长的消息,而且还知道昨天厂里的会计资料让厂里给突查了,估计牛大伍可能要出事,心里头不禁是高兴起来,牛大伍在皮革厂里面作威作福好多年,现在终于要倒台了,可是一想到他的那些亲信,他们还是有些担心,别的人来担任厂长,能控制得住厂子吗?

    本来就是有这种担心,而等到召开全厂大会的时候,一看是让关晓凡这样一个年轻人来担任厂长,他们便是大失所望,虽然说关晓凡是什么副乡长,但是关晓凡看上那么年轻,担任了厂长难道能镇得住脚,掌握得了皮革厂?

    周玉宁把乡党委的决定宣布完毕后,同时代表乡党委作了讲话,要求大家按照乡党委的要求,服从关晓凡乡长的统一指挥,把厂里的各项工作搞好,配合好关晓凡乡长的工作,确保皮革厂各项工作的稳定。

    周玉宁讲完话之后,关晓凡也作了讲话,此次讲话,与主持会议还不一样,他事先拟好了稿,然后在会上作出表态,皮革厂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配合企业改制,而且稳定压倒一切,无论何人,不管他过去有多大的贡献,当前必须要服从于稳定这个前提,没有稳定就没有发展,如果厂子不稳定,厂子就无法发展,希望大家恪尽职守,做好本职工作,确保在关键时候不出现任何问题。

    关晓凡话语严厉,而且提出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话语中有着很大的威慑力,这样的话从一个年轻人的口里说出来,给了在场职工的强烈震动。

    周玉宁听了关晓凡的话之后也是不禁有所动容,虽然他是党委副书记,而且是过来宣布命令的,但是绝没有关晓凡的这种讲话力度和水平,当然他考虑的问题可能是不一样的,他过来只是宣布关晓凡的任命决定的,而关晓凡则是要控制住整个厂子,如果讲话不严厉,别人肯定不会把他这个年轻厂长放在眼里,现在关晓凡一这样讲,估计会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关晓凡在台上讲,职工们当然要在下面听,本来认为关晓凡过来担任厂长可能是乡里的一个错误,但是在关晓凡讲完话之后,却是想法不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