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206章 喝多了
    关晓凡主动坐到下面去,房家辉看到此种情形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他也想着让关晓凡坐到他的身边,能让他感到舒服一些,必竟坐在一帮陌生人面前,他也是感到有些不自在的。

    但是来到这里就是要入乡随俗,听人家主人的安排,他不能强行让关晓凡坐到他的身边。袁作海招呼了关晓凡一下,以显示他对房家辉和关晓凡同学关系的重视,而关晓凡一摆手不过去,他就没有再坚持,关晓凡便坐下来了。

    袁作海自然是今天饭局的主人,在关晓凡坐下之后,便是又举起酒杯向房家辉表示欢迎,一时之间大家便是觥筹交错,热闹起来。

    房家辉满面红光,感到非常兴奋。到了下面来任职,这感觉就是不一样,在上面不过是一大头兵,但是一到下面便成了领导了,人人都会尊着你。虽然他的官没有袁作海大,但是袁作海却是对他很客气,一口一个房县长的叫着,而对关晓凡却是直呼小关,待遇就是不一样。

    喝到最后的时候,房家辉便喝醉了。县里的这些干部一个个都是大酒壶,别说这么多人,就是他们中间的随便一个,都能把房家辉给喝趴下,而现在房家辉却是要面对这么多人,不喝醉才怪呢!

    关晓凡知道他今天必然要喝醉,别看他是从省里来的干部,但是面对县里的这些老油条,无论是喝酒还是玩弄政治手腕,房家辉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跟这些喝酒,就是你再不会喝,也会让你喝好了,这些人劝酒的方法多着呢,让你根本无法拒绝。

    一开始的时候,关晓凡自己喝酒也是实在,虽然他能喝,但是整天这样喝法,那也是不行的,所以到了后来,他才学会如何与别人虚于应付,如何才能不喝那么多的酒,只有在这种实践锻炼中,他才能应付自如,不至于让人家给灌罪。

    而显然,房家辉还没有在基层这样锻炼过,现在来到这里,第一次与县里这帮领导,如果要是不喝醉,那才是怪了。

    袁作海似乎喝得也是晕晕乎乎,但是有的时候这只是一种表象,好让人感觉他喝好了。其他的县领导看上去也是喝得不少,一个个面红耳赤,相互打着哈哈,然后走过去与房家辉握手道别。

    袁作海握住房家辉的手,房家辉喝得更是面红耳赤,虽然感到有些站不住了,但是还是要强行站着,与袁作海说话。袁作海关心地与房家辉说了几句,大意是让政府办主任把房家辉的食宿问题安排好。这个事情已经说了几遍了,但是袁作海还要说,政府办主任只能俯首帖耳地听着,跟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等到袁作海走了之后,政府办主任也是醉意朦胧,把关晓凡叫了过来道:“关主任,房县长是你同学,你一定要照顾好他啊,我把房县长的住宿问题都安排好了,麻烦老弟你把房县长给送过去,我就先回去了,喝得太多了,对不住了老弟,房县长就拜托你照顾好了!”

    政府办主任转头把房家辉交到了关晓凡的手里,他自己先走了。此时房家辉正坐在一张沙发上休息,他真的喝的有些多了,而政府办主任却是把他交到了自己的手上。

    关晓凡今天没有喝多,因为他今天不是主角,而且他的酒量也很厉害,他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敬了几位县领导的酒。县领导又不会找他喝,而房家辉则是大家敬酒的对象,这一圈下来,他就喝有些多了。

    等到政府办主任走了以后,关晓凡走到房家辉面前喊了一声道:“家辉,家辉,醒醒!”

    房家辉躺在沙发上,居然闭上眼睛不醒人事了,明显是喝得太多了。看到他这个样子,关晓凡才没有办法来照顾他。立刻掏出手机给招待所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派来几个人过来将房家辉扶到房间里面休息,顺便再找来一些解酒的东西来,好让房家辉解解酒。

    刚打完电话,关晓凡转头一看,突然看到房家辉头一歪,啊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酒来,直接吐到了沙发上,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一看到这种情景,关晓凡只好走过去,拍拍他的后背,让他好舒服一些。接着房家辉又是吐出了一口酒。几口酒吐出来之后,房家辉才感到头脑清醒了一些,也是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关晓凡。

    “他们都走了?”房家辉喃喃地问了一句。

    关晓凡找来了几张纸巾递给他,让他擦一擦脸,“袁县长他们都走了,你今天喝得太多了,以后千万不要喝这么多,你一个人在这里工作,喝多了可是没有人照顾,我不能天天在你身边哪!”

    接过关晓凡递过来的纸巾,房家辉简单地擦一擦嘴巴,有气无力地说道:“他们太能喝了,我没想到啊,他们都来找我喝,我也没有办法。”

    关晓凡道:“找你喝你也不能喝,你的酒量根本没有办法与他们比,他们今天还没有放开喝,如果放开喝,你早倒下了,他们都是县领导,我也不好替你说话。”

    房家辉算是彻底明白自己到了这里之后,根本算不得什么,起码酒量上就是喝不过这里的人。有些事情还是关晓凡知道的多,如果要想在这里做出一点成绩来,必须得有关晓凡的支持,以前小觑关晓凡,现在看来不但不能小觑,还要依靠关晓凡!

    “晓凡,你没喝多吧?”房家辉看了看关晓凡问道。

    关晓凡道:“我没事,你现在好受多了吧?能不能到房间里去?”

    房家辉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试了试却是没有力气。一看到这样,关晓凡还是等招待所派人来吧,不然他一个人也不好把房家辉弄到房间里去。

    “家辉,连城县的情况比较复杂,你到这边来,一定不要轻易表态,只管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是了,我与你是同学的事,最好也不要告诉别人。”关晓凡想了一想,向房家辉交代了一下这个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