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256章 老杜闹事
    徐占学说说笑笑,杨树仁老谋深算,坐在那里笑着不说话,谢若轩只能观棋不语,时不时地帮着关晓凡几个倒水,党政办主任的活不是一个好干的活,如果杨全生在这里打牌的话,他也得这样。

    关晓凡与郝美慧相互配合,一边说笑一边打牌。打起牌来,郝美慧一点也不客气,出手凌厉,巾帼不让须眉,倒是让关晓凡有些不敢小看,之前倒是没有发现她,会有如此性格。

    徐占学刚上来夸下海口,说一定能赢关晓凡和郝美慧两个,结果一局打下来,郝美慧和关晓凡两人如过无人之境,不一会就把徐占学和杨树仁两人的组合给打败了。

    “好男不跟女斗!”输了之后,把手中的牌一放,徐占学又开了一句玩笑。

    郝美慧立刻回敬道:“败军之将还在这里言勇!”

    “哈哈!”关晓凡忍不住也乐了,徐占学也只好跟着笑了起来,看来郝美慧不好得罪啊,原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发现郝美慧言语会这么犀利。

    其实,郝美慧心里头对自己现在的表现也是有一些惊奇,之前调到春水镇工作之后,有些不适应乡镇的工作,情绪上有些不佳,但是现在自打关晓凡到来之后,她倒是感到有些适应这里的工作了,心情也愉快起来,自然在精神面貌上发生了一些变化。

    徐占学还以老眼光看人,自然是犯了错误,让郝美慧给说了一顿,而且还不好与郝美慧较真,必竟郝美慧年轻啊!

    正当几个人在这里打扑克的时候,关晓凡突然听到外面有吵闹的声音。几个人一听,立刻放下手中的扑克下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

    下了楼,出了办公楼的门,关晓凡和他们几个一看,原来是有人在这里骂大街。

    “党委不讲信用,我要找那姓关的问一问,凭什么不让我承包食堂了,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天天骂,骂到那个姓关的重新让我承包!”

    一听到这声音,关晓凡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这不是别人在骂大街,而是食堂的老杜在这里闹事,有几个人正在那里劝老杜,而老杜还是骂个不停,并且直指他了。

    最近这食堂的伙食虽然改善了,但是老杜的油水却没了,食堂的菜不让他采购了,而平时他又不会怎么炒菜,完全是另一个师傅在做,他几乎是靠边站了。

    这让他感到非常不爽,一向在食堂吃得开的他,现在落到这步田地,他当然是非常不甘心的。前几天,他主动找谢若轩,想着让谢若轩再把这买菜的权力交给他,不让他承包可以,但是买菜让他买总行了吧?

    但是谢若轩知道他的小九九,如果让他买菜,不但买菜的费用会突然升高,而且伙食还会重新回到原来的模样,因为他要去买菜,肯定不会买最好的菜,而是买能让他赚钱的菜。

    谢若轩便表示自己做不了主,这个事情是主要领导安排的,他没有办法。看到谢若轩说没有办法,老杜心里很不舒服,想着去找周贤齐,但是他怕周贤齐生气,因为现在周贤齐不作主这事了,找到他,只能让周贤齐心里添堵。

    今天晚上,杨宗伟到食堂里吃饭,当时已经很晚了。老杜平时与杨宗伟关系不错,大概是看到杨宗伟的岳父是吴团结的原因吧,反正很看重杨宗伟。

    看到杨宗伟来吃饭的时候没有饭吃了,便是自作主张,给杨宗伟炒了两个菜。杨宗伟一看,便是回到宿舍里头拿来了一瓶酒,招呼着老杜一起喝了起来。

    食堂的师傅吃饭晚,因为需要先招呼着镇里的干部。杨宗伟便是与老杜还有另一个师傅边吃边聊了起来,吃到半会的时候,又炒了两个菜,三个人倒是吃得很热闹。

    另一个师傅喝完酒吃完了饭,便是走到一边休息去了,而老杜与杨宗伟则在一起继续边喝边聊。

    老杜的酒量也是有限,过了一会,便是喝得有些多了。一想到最近的事,牢骚便是说了出来,杨宗伟听了没有说什么话,他知道老杜是什么样的人,平时好吹个牛,然后欺软怕硬,一般的干部看不上,他现在发牢骚,不好接他的话的。

    老杜发了一会牢骚,又喝了一会酒,酒壮怂人胆,便慢慢把话题引到关晓凡身上了,说关晓凡来到春水镇之后,整天跟女人在一起,什么屁事都没有干过,就是把自己给收拾了,越想这事越气得慌。

    关晓凡坐车好载着郝美慧的事情,老杜也是知道了,现在便是说起了关晓凡来,然后好发泄对关晓凡的不满。

    杨宗伟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这个老杜居然敢说起关晓凡!杨宗伟丢了一眼老杜,看到老杜醉意朦胧的样子,感到他确实是喝多了,如果不喝多的话,估计他不敢在自己面前这样说关晓凡,必竟关晓凡是镇里的主要领导,对主要领导大不敬,那肯定是要找苦头吃的。

    然而杨宗伟转念一想,老杜的后面还有着周贤齐呢,即使他讲了关晓凡的坏话,关晓凡知道了,他又能怎么样?周贤齐是党委副书记,现在与杨全生的关系又好,关晓凡不得不顾及这层关系,最多是批评老杜几句罢了。

    想到这里,杨宗伟便产生火上浇油的想法,看了一眼老杜说道:“老杜啊,你原来承包食堂好好的,但是关镇长不让你承包了,你也不能讲什么啊,这是领导的决定呢!”

    “屁领导决定,这都是那天我没有伺候好他,怠慢他了,他便想着收拾我,如果我要是不顾忌着周书记的脸面,我早去找他了,问一问他为什么要收拾我,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他了!”老杜一听杨宗伟的话,便是恨恨地说道。

    听到老杜这么一说,杨宗伟的脸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然后又说道:“好了老杜,别说这事了,越说越心烦,我们喝酒,喝完酒,回家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