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262章 周贤齐没想到
    周贤齐带着老杜来到了关晓凡的办公室。关晓凡抬头一见到他和老杜,便知是什么意思了。想来是带着老杜来向自己道歉来了。

    关晓凡没有从办公桌前起身,他需要给周贤齐和老杜一点脸色看看,不然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了。

    “关镇长,我带老杜过来向您道歉。”周贤齐先开口说话,向关晓凡说道。

    听到周贤齐这样一说,关晓凡把目光看向老杜,老杜低着头站在那里,看上去非常乖巧的样子,但是从他的眼睛里,却是可以看出他此时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有着周贤齐的保护,他根本无须惧怕自己。

    “对不起了,关镇长,昨天晚上我喝多了,糊涂了,说了一些胡话,对不住了关镇长。”老杜一看到关晓凡看他,便是急忙开口说道。

    由周贤齐带着,老杜过来向他道歉,这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套路,无论老杜是不是真诚道歉,关晓凡都没有什么可说的。

    想了一想,关晓凡提了一提嗓音,说道:“你向我道什么谦哪?你是我的衣食父母,如果没有你,我连饭都吃不上,我怎么敢让你道歉啊?食堂承包的事,我现在也不管了,周书记,你来管好不好?依我的意见,还是由杜师傅承包,回头你安排一下后勤,按照人家杜师傅的意见来办!”

    关晓凡抑扬顿挫地说着,就是老杜也是听出他在讽刺自己的了。如果领导来讽刺下属,那就说明这个领导对下属已经是烦透了。

    关晓凡的话让周贤齐听了都感到脸上不好看,但是关晓凡没有对他说,即使他脸上不好看,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很尴尬地站在那里,一时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关晓凡这一招弄得他不轻。

    老杜站在那里,自然是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他不会说什么,只是感到全身都不自在,比让关晓凡骂几句都感到不自在。只好低着头在那里不说话了。

    看到他们两人都不说话,关晓凡手一摆说道:“周书记,你走吧,我还有别的事,马上要出去。”

    关晓凡这样一说,无疑就是在下逐客令。周贤齐一看,就感觉关晓凡根本不接受老杜的道歉,虽然想着通过道歉解决此事,但是从来没有想到关晓凡会不接受道歉。

    他在与杨全生商量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到关晓凡的存在,自以为只要让老杜道歉,事情就会得到圆满解决了,现在看来远不是那种意思。

    周贤齐突然之间感到自己受挫了,小看关晓凡了,本来以为自己设计的天衣无缝,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好了,而且还让杨全生做了好人,但是现在看来,他高兴的太早了。

    “关镇长,老杜是真诚过来向你道歉的。”周贤齐想了一想这样说道。

    关晓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向我道什么谦啊,他没有错嘛,错的是我们党委政府,我们党委政府应当向他道歉!”

    这话说的就更重了,周贤齐的脸上更加不好看了,看到事情与之前所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原来想着老杜过来道歉之后,关晓凡会与他皆大欢喜,整个事情就解决了,但是现在看来,远远不是那么回事!

    “关镇长,你要是还有什么要求,请尽管讲出来,不管怎么样,这个事情主要怪老杜,我替他向你道歉!”感觉有些收不了场了,周贤齐只要亲自出马,表示要向关晓凡道歉。

    一听到周贤齐出面向他道歉,关晓凡感到他还真是为老杜尽心哪,不过也可以理解,他带着老杜来道歉,应当是与杨全生商定的意思,现在完成不了任务,他脸上不好看,也不好向杨全生交代。

    看了周贤齐一眼,关晓凡盘算了一下,如果他不给周贤齐这个面子,继续不理会老杜的这个道歉,周贤齐的脸面就是下不来台,做事情一定要懂得适可而止。

    心中想了一下,关晓凡看向周贤齐道:“周书记,这事与你没有关系,杨书记已经说了,由你来全权处理这个事情,向我道歉没有必要,我是代表党委政府来处理问题的,不能说因为对着我的,便是要向我道歉,没这个道理,好了,事情到此为止吧,怎么处理,按照杨书记的意见来办,我这边你就不用考虑了。”

    关晓凡还是很谦逊地说道,告诉周贤齐说,老杜没有必要向他道歉,一切由他来处理。周贤齐一听,便是感到关晓凡内心的不满,现在他带着老杜来找他,不过是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发泄一下他心中的不满,看来今天是没法道歉下去了。

    想到这里,周贤齐使了一个眼色,让老杜走了出去。等到老杜走了之后,周贤齐便走近关晓凡道:“关镇长,老杜做的不对,我批评教育了他,本来还想再重生处理他的,但考虑到他认错态度比较好,所以便给他一次机会,这也是杨书记的意思,关镇长,如果你还有什么要求,请讲出来,我好去落实处理。”

    看到周贤齐这样对他说,关晓凡心知其意,无非是想探知自己心里的态度。这样略是一想,便冷笑了一声道:“老杜同志很厉害的嘛,在政府大院里公然骂街,现在又是这道歉那道歉,怎么突然又怂了?我们不能逼着人家道歉,对错在谁手中还不一定呢,人家老杜同志提出不让他承包食堂,是不讲信用,如果我们现在又逼着人家道歉,岂不是更不讲信用了?不但是不讲信用,而且还不讲理了,我们堂堂一级政府不讲理,如何能服众?人家骂街是人家的权利,我们不能压制人家的这种权利!”

    关晓凡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让周贤齐更没有想到,关晓凡这样说,无疑是在说他不分青红皂白,便是直接让老杜道歉,也太草率了!

    周贤齐的心里一凝,头一次感受到关晓凡的厉害之处,居然能如此找到自己的破绽,而且这个破绽找得让他说不出话来,之前根本没做这方面的工作,现在让人家关晓凡提出来,他感到身上有压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