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379章 告状的事
    省委大院里面静谧非常,到处都是房子,如果没有人带着走进来,根本不知道要去哪个办公室才能找到省信访局,周围又是一些树木,将一栋栋楼层遮掩,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树木开始发出嫩芽,而一些常青树则依然树叶茂密,人走进其间,仿佛在藏猫猫。

    关晓凡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省委大院里的情况,相比起县委大院,省委大院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听说这里原来是总督衙门,而建国后又盖了一些老房子,里面的楼层都不高,最高的才不过是六层,大多都二三层,三四层的样子。

    省信访局在一栋二层小楼内,余作成带着关晓凡和告状男子来到了二层小楼前,他从告状男子手中要过那份告状信,然后对他和关晓凡道:“你们在门口等一下,等一会叫你们。”

    余作成把信接了过去,然后向里面走去。关晓凡和告状男子站在外面等着,来到了省委大院,他虽然也是下面的一个镇长,但是进了这里,仍然有些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什么都不知道。

    算是也认识了这个告状男子,知道他叫王友军,与王钦明还算是没出五服的本家,关晓凡便与他聊了起来。

    “这个事,你咋不找王钦明,让王钦明找镇里?”关晓凡想了一想问道。

    王友军一听不屑地说道:“他连自己的事都没有整明白,如何管我的事?我才不找他。”

    关晓凡一听问道:“他有什么事没整明白?”

    王友军道:“他不是让雷彪打了吗?”

    一听到是这事,关晓凡顿时明白了,上次雷彪打王钦明,虽然说雷彪给关了几天,但是在老百姓看来,王钦明让人家雷彪给踩了,说打就打了,打完之后,雷彪不过是去县城走了一遭又出来了,出来后,人家雷彪该吃吃,该喝喝,照样在镇上耀武扬威,村里人都说雷彪的后台硬,与派出所关系铁,王钦明相比起来就是差远了。

    听了王友军的话,关晓凡也是感到无奈,老百姓最相信关系,雷彪有着关系,王钦明虽然是村支书也没有用。

    “你不找王钦明,也该到镇里找啊,怎么一下子跑省里来了?”关晓凡又问起了他。

    王友军道:“你们镇里连王钦明都帮不了,我找你们有什么用?对了,我还听说镇长在我们村都让雷彪给踩了,那人不会是你吧?”

    王友军此话一出,关晓凡感到自己的脸上很不好看,这小子看来知道自己与雷彪发生冲突的事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镇里有镇长副镇长,老百姓有时候分不清,所以才问他。

    关晓凡没回他这话,而是又问道:“你不相信镇里,总归要去县里找一下吧,县里你找了吗?”

    王友军一听,马上说道:“县里我也不找,都是官官相护,我找县里也没有用,我要找就到省里来找,只有省里,下面的人才怕,才能给我解决问题。”

    关晓凡一听说道:“你这是越级上访啊,不知道越级上访不对吗?”

    王友军道:“我不知道对不对,我只管想着办法解决我的问题,我儿子现在还被公安关着,我必须得想办法解决。”

    看到王友军说话挺有头脑的,关晓凡不相信他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农,想了一想问道:“你原来是干什么的啊?”

    王友军一听关晓凡问起这个,便是有些得意地道:“我们家在十年前就是万元户了,当时我是我们村第一个万元户。”

    关晓凡一听,心想怪不得哪,原来是万元户,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如果谁家是万元户,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相当于现在的百万元户,甚至比百万元户还牛逼。

    “这么说来,你是一个能人哪,怎么还穿的这么邋遢,即使上访也不用穿成这样啊?”关晓凡看了看王友军身上的那身衣服说道。

    王友军马上咧开了嘴笑道:“这都是别人教我的,如果我穿得人五人六的,谁会相信我有冤情啊,我只有穿成这样,领导才会关注到我,我告诉你,我已经来省城好几天了,专门观察省领导的车号,只有发现车号有可能是省领导坐的时候我才冲上去,今天是我第一天冲上去,没想到真碰上大领导了,听你说他是什么刘部长,应当官很大吧,想不到你认识,你这个镇长也很厉害啊!”

    王友军居然把这里面的内情都告诉关晓凡了,大概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光荣,很勇敢,也很有成就感,不禁在关晓凡面前吹嘘起来。

    而关晓凡一听到他这样说,才知道这上访的群众也得是能人才行,否则连门路都摸不清,听说现在都有专门带人上访的,还收人家培训费。

    关晓凡想了一想,笑笑道:“老王,你是不是经过培训啊,我听说现在上访都是有师傅的!”

    王友军一听马上不屑地说道:“我需要什么师傅,这些都是我自个琢磨的,当然也与其他上访的人交流一下,但是大多数都是我自己琢磨的,我跪着不起来,那个刘部长就是没有办法,不得不给我解决。”

    王友军又说起刚才的事情,一副得意的样子。关晓凡又笑了起来,虽说这个王友军说自己儿子有冤情,但是看上去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如果他儿子没有什么冤情,大概还会与他聊天。

    “你儿子当时让谁给抓起来的?”关晓凡随口又是一问。

    王友军马上说道:“就是那个杨明金,他不是派出所长吗,他让人抓的,对方找人了,冤枉我儿子。”

    一听到他说起杨明金,关晓凡马上问道:“你是说杨明金抓的你儿子?”

    王友军道:“可不是他咋的,他是派出所长,除了他还有谁会抓我儿子,我听说他心黑的很,收谁的钱就给谁办事,我儿子估计就是让他给冤枉的。”

    关晓凡心里一动,说道:“你在信里头把杨明金也给告了吗?”

    王友军道:“不告他个狗日的告谁?但还没等我告倒他,他就不干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