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468章 被摆了一刀
    回到家里,关晓凡与白萍见了面。关晓凡刚刚升任镇委书记,白萍心里头自然也是高兴,一见到她便是拥抱了起来。

    关晓凡笑了一下,便是过去看孩子。孩子正在睡觉。长得很是可爱。白萍便是问起他,是不是要一起去省城。

    关晓凡便问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去省城见刘奇?白萍便告诉他,刘奇与她妈妈通电话以后决定的,想见一见她和她妈妈,还有孩子。

    白萍原本是不愿意去见刘奇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这种想法在渐渐转变,必竟刘奇像一座大山,身居省领导的高位,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妈妈与刘奇之间的关系也是变得无比亲近起来,这不能不影响到她的想法。

    想了一想,关晓凡觉得自己不方便去,一是刘奇没有让他去,二是,他与刘奇没有血缘关系,现在刘奇又没有认白萍这个女儿,他与刘奇的关系没有确定,三是镇里头还有事情,脱不开身。

    把这几条理由一想,关晓凡便表示自己就不过去了,让她和她妈妈还有孩子一起过去吧。白萍一听,便是有些不乐意,她自己一个人去感觉比较孤单,还是关晓陪她去为好。

    关晓凡就笑着和她说一说自己的理由,建议她和她妈妈一起去就可以了,如果刘奇想让他过去,他再过去。再说上次他去省城也见过刘奇了。

    白萍说不过他,只好同意,过几天,等刘奇派人来把她们娘俩还有孩子给接到省城去。

    一连几天,薛江达都是坐着他在团县委原来的那辆车到镇里头上班。由于关晓凡的宿舍并没有换,依然是住着他原来的房间,所以薛江达现在只能住到杨全生的宿舍去。

    但是由于杨全生发生了那样的事,薛江达心里感到晦气,所以不愿意到杨全生的宿舍去住,因此他每天晚上都是要回到县城的家里来住,打破了原来镇里头只是星期三和星期五可以回城的规定。

    薛江达占着团县委的车辆,用着团县委的司机,团县委里的人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此时团县委书记还没有定下来,团县委也没有好的理由把车给要回来。

    薛江达这样做,可是让司机小张忐忑不安起来了,连续几天他都是无所事事,关晓凡原来的那辆车就是放在那里,没有人用,他也只能暂时失业。

    肖小梅由此也是摸透了薛江达的脾气,这个年轻镇长完全就是一个公子哥,比起关晓凡的刻苦耐劳差的太远了,总喜欢自己享受着。

    看到她还没有动工给他的办公室进行装修,薛江达又把肖小梅给找了过去,问她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安排人动工。

    肖小梅一听到他问起这个事情,便是应付了一下说道:“装修的人还没有找好,等找好了马上过来装修。”

    薛江达一听,马上说道:“抓紧找人,最迟不能超过两个星期,把这个事情办妥了。”

    肖小梅连忙答应下来,然后就走出了他的办公室。出来以后,肖小梅心想关晓凡吩咐的那个事情起不起作用啊?

    结果到了第二天,薛江达就把她叫了过去,沉着脸说道:“办公室不用装修了,你好好打扫一番,我搬进去。”

    一听到薛江达如此说,肖小梅顿时感到如释重负,觉得关晓凡这一招还真灵啊,居然让薛江达放弃装修这个事情了。

    看着肖小梅走了出去,薛江达的面目不由地狰狞了一下,他猜测这个事情肯定是肖小梅干的,而知道这件事的人不会太多,但其他人怎么会向县纪委举报他乱花钱装修办公室的事?

    原来关晓凡让肖小梅专门写一封匿名举报信给县纪委党风室,主要是举报薛江达刚刚上任便是要花巨资装修办公室的事,最后在落款上署名为春水镇的老干部。老干部对于现在的铺张浪费非常反感,署了他们的名,比较容易引起纪委的重视。

    果然,信一寄送到县纪委,然后送到冯家良那里。冯家良一看是关于薛江达的,而且也知道装修还没有进行,想了一想不必正式去调查这个事,只需和薛勇讲一下就可以了,让薛勇给他儿子打个招呼,年纪轻轻的,不要刚到春水镇就不得民心,搞那么铺张浪费干什么。

    结果这个事情就是捅到薛勇那里了。一接到冯家良的电话,薛勇还是非常的感谢,因为这也算是照顾他儿子嘛,不然,县纪委一去调查,最后查证属实,给薛江达一个处分,那岂不是很难看?

    连忙向冯家良表示一声感谢,薛勇挂下电话以后就是给薛江达去了电话,把薛江达给批了一顿,问他刚去怎么就搞得天怒人怨?把老干部都给得罪了?

    薛江达上来一听把他弄得莫名其妙,心想他啥时候得罪老干部了?等到薛勇把情况讲清楚之后,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由于薛勇把他给训了一顿,薛江达只好答应不再做这个事情。等到挂完电话以后,他便猜想着自己是怎么得罪老干部了,他刚来,连老干部的面都没有见过呢,难道会得罪这里的老干部?

    坐在办公室里仔细地想了一想,他就是感觉这个事情有可能是肖小梅干的,虽然肖小梅没有说不同意装修这事,但是总感觉她态度暧昧,不大积极,会不会是她在后面搞的鬼?

    这个时候他还没有怀疑到关晓凡,因为关晓凡在这个事情根本没有讲什么,而他也就是和肖小梅说了一声,至于肖小梅有没有和其他人说就不知道了。但是正常情况下,肖小梅要去找装修的人,可能会让其他人知道。

    这样一想,薛江达把肖小梅叫过来告诉她不要再搞这个事的时候,脸色就是非常难看。肖小梅虽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尽力保持镇定,不让他看出什么来。

    等到肖小梅走了以后,薛江达的心里就是恨恨的,可以说位子还没有做稳,就是让人给摆了一刀,而且还不知谁摆的,而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着老干部的身影,猜想到底与他们有关还是没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