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489章 老钱的事
    较之于县委组织部长,袁作海可以对县委办主任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中,唯一担心的是,如果自己有什么私密的事情让他来办,心里头会不放心,但是这个事情可以通过另一种办法来解决,那便是任用一个自己信任的秘书来达到目的,这样就可以绕开县委办主任,而县委办主任只能去做一些公开的事情,这个也是县委办主任的职责。

    除了感到县委办主任不如组织部长重要之外,袁作海之所以没有动毛成万的另一个理由是,吴统海刚刚走,他不便即拿毛成万开刀,将他给调开,这样做显得他太不自信,也太没有水平,作为一名政坛老将,如果他这样做就显得他太小肚鸡肠了。

    此外,暂时没法安排毛成万也是一个主因,毛成万现在是县委常委,县里头暂时没有可以安排他的位子,让他去政协人大肯定不合适,让他担任组织部长,袁作海肯定不愿意,而要将他调往市直部门,这又不是县里说了算了,所以算来算去,还是让毛成万呆在原来的位子是最好的。

    综合分析,便是这样一个调整的结果,而朱朝山调到县委担任组织部长以后,侯波把高建调到了县政府办担任县政府办主任,高建现在担任教育局长,调到县政府办主任以后,副县级干部便是可以拿到手了。

    袁作海不至于连候波安排个政府办主任也要管着,所以高建的任命很快就是通过了,而教育局长一职自然是由袁作海来安排了。

    知道高建出任了县政府办主任,关晓凡专门给他去了一个电话,祝贺一下。接到关晓凡的电话,高建并没有太高兴的表示,因为他知道去给侯波当政府办主任,恐怕就会得罪袁作海,但是他不答应侯波的要求肯定也不行,而且县政府办主任相比起教育局长,前一个肯定要权势更大一些。

    与高建通完电话,关晓凡又想了一想这事,袁作海现在已经完成了整个县委领导班子的调整,以后可能还会有微调,但是也不会太重要了,袁作海从此之后可以说是大权在握了。

    如此一想,关晓凡也想到了现在春水镇的情况,他也是新官上任,这镇里的人事是不是也要调整一下?

    现在除了党政办主任肖小梅是自己人之外,其他各个站所的负责人与他的关系都是一般,原来的时候更多是站在杨全生那边,现在他一当了党委书记,他们是不是会听自己的话,能不能按照自己的指示去办,这恐怕还是一个疑问呢!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们会不会站到薛江达那边?薛江达会如何对待他们?由于薛江达与他们不熟悉,如果薛江达想拉拢他们,估计得通过杨宗伟,薛江达与自己作对的要害之处其实还是杨宗伟,没有杨宗伟这个左右手,薛江达根本兴不起风浪。

    他现在最想着要掌握的力量是财政所以及各个管理区的书记,财政所是管钱的,他不能任由薛江达胡乱地花钱,而如果马杰与薛江达搞在一起,那么他就有些控制不住了。

    而各个管理区的书记则是他开展农村工作的重要帮手,没有他们出力干活,农村工作不好完成,而现在他们基本上还是以前任命的,与自己没有多少渊源,如果自己不想办法掌握他们,会对全镇的工作不力。

    想一想这方面的事,关晓凡仔细盘算了半天,力争想出一个好的方案出来,实现全镇干部的大换班,从而让他能够较好掌控全局。而能够掌控全局的标志之一,便是能够顺利实现人事的大调整。

    刘玉宝接了关晓凡的任务以后,只好根据要求去开展工作,他安排人来到镇教委调查,然后与钱布银进行谈话。

    钱布银此时自然是不承认自己有那些贪污公款的事,而且拿出了很多单据出来,来证明自己没有把钱拿进个人的腰包。

    刘玉宝看了看这些单据,发现都是一些白条之类的东西,而且字迹还都是新鲜的,一看就知道是造了假,来应付调查的。

    面对这种情况,刘玉宝的心里很矛盾,如果严格查处的话,钱布银与他的关系又不错,之前一起吃吃喝喝,现在黑起脸来查处人,似乎有些不好,而如果他不严格查处的话,关晓凡那里怎么交差呢?

    “老钱,你跟我说实话,学生的钱你到底有没有装进个人的腰包?”刘玉宝想摸一摸底,坐在钱布银,表情严肃地问了一句。

    看到刘玉宝严肃地问自己,钱布银当即说道:“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去贪污学生的那点钱?没有必要嘛,我那样做,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嘛,主要是我当时一时糊涂,想挪用过来作为办公经费,学校的办公经费也是短缺,我才同意他们这么干的。”

    看到钱布银坚决不承认这个事情,刘玉宝丢了他一眼说道:“老钱,这个事情你也看到了,召开党委会专门研究的,如果领导不满意,可以重新进行调查,到那个时候,我就是管不了,你如果说实话,承认错误,我还可以帮你说说好话,顶多给你一个违纪的处分,不然,到时候吃官司都是有可能的。”

    钱布银感觉自己的眼皮跳动了一下,又坚决地说道:“绝对没有,我这些票据都是存在的,暂时没有花完的钱还在那,怎么能定我贪污呢?这是关晓凡故意想整我,我之前与他有矛盾!”

    “老钱!”刘玉宝的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什么是关书记整你,你这话要是让关书记知道了,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吗?幸亏这话是我听到了,如果是别人听到了,告诉了关书记,你说会出现什么后果?谁都保不住你了!”

    看到刘玉宝的脸色变得这么严肃,钱布银有些不以为然地道:“刘书记,我这说的是实话,关晓凡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来整我而已,我不怕他来整我,我老钱平时为人怎么样,刘书记你也是知道的,这些年吃吃喝喝,还报帐什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