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683章 袁作海告状
    在侯波感到县里的形势有利于他的时候,袁作海开始采取行动,要把齐鸣这颗重要的棋子给拿掉,无论如何也要换一个自己信任的人来担任纪委书记。

    去了市委组织部,袁作海找了组织部副部长提出了要把齐鸣调走的想法。组织部副部长一听,问他为什么要调走齐鸣,齐鸣在连城县的时间不长啊。

    袁作海便是讲了齐鸣的诸般不是,齐鸣在县委独断专行,有事不汇报,不请示,擅自作主处理事情,如果不把他调走,他这个县委书记是不能当了。

    看到袁作海表达出来的愤怒之情,组织部副部长表示他会向领导作出汇报,有什么情况会反馈给他的。

    听了组织部副部长的话,袁作海点点头,表示回去以后等消息。离开组织部之后,袁作海跑到市长陈先立那里汇报一下工作,虽然他是县委书记,论理应当去向市委书记刘凯汇报,但是他是陈先立作主提起来的,因此一到市区,习惯于去见陈先立。

    汇报完主要工作之后,他便是向陈先立也说起了齐鸣的事,他知道齐鸣之所以会如此与他过不去,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市纪委书记严明志。严明志是宜州市里头有名的黑包公,齐鸣原来是他的秘书,说话是一言九鼎,连刘凯和陈先立两人都要让他几分,所以,如果没有主要领导的支持,齐鸣还真不好调走。

    现在他把这个情况一讲,陈先立不禁是蹙起眉头,因为他知道严明志这个人不好说话,如果抓不到齐鸣的错,他也不好说什么话。听说袁作海向组织部提出来了这事,陈先立便告诉袁作海,看组织部会如何对待这个事情,如果组织部站出来说话,严明志那边就不好再护着齐鸣了。

    袁作海一只也只好如此,他堂堂的县委书记连一个县纪委书记也驾驭不了,传出去真够丢人的,但是现在也顾不得了,他必须得想法把齐鸣给弄走。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在袁作海向他提出要求后,便是把这个情况向林则诚作了汇报。林则诚一听,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一个县委书记居然跑到市委组织部来告纪委书记的状,真是很少见,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林则诚略是一皱眉,坐在办公室里头想了一想,便是想到关晓凡在连城县,打电话让关晓凡过来一趟,问一问不就是知道了吗?

    现在关晓凡成为他的信任之人,在他想法把关晓凡提拔为连城县副县长之后,他便是与关晓凡见了面,关晓凡接到他的电话之后,一上来还感觉很奇怪,但是市委组织部长召见,他不能不去啊。

    到了市委组织部之后,林则诚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很和蔼地与关晓凡谈了话。关晓凡对于自己如何当上副县长的事,一直是蒙在鼓里,直到林则诚委婉地说出刘奇的名字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有着刘奇的安排!

    但是林则诚这样一提,他倒不能把自己与刘奇之间的隐层关系给暴露了,只是讲自己与刘奇见过面,认识自己。

    看到他惜墨如金,林则诚也不敢多问,反正刘奇专门向他交代的事情是不会错的,不管关晓凡与刘奇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刘奇欣赏关晓凡是没有错的。

    林则诚与关晓凡聊了有一个多小时,然后又留关晓凡一起吃饭,组织部里的人看到他与关晓凡的关系这么密切,也是明白当初他为什么要让连城县推荐关晓凡了。

    一来二往,林则诚与关晓凡的关系就是建立了起来,关晓凡看到林则诚人很正派,相貌堂堂,也愿意与他交往,当然人家还是市委领导,能与市委领导建立直接的关系,这是下面县里的干部都非常期待的事情,自然是要与林则诚相处好了。

    现在林则诚一打电话给他,他便是连忙往市区赶。到了之后,林则诚把齐鸣的事情一问他,关晓凡的心里便是咯噔一声,心想,袁作海居然对齐鸣下手了,要把齐鸣给调走,而齐鸣现在与他可以说是非常密切的朋友了,齐鸣一走,对他可是不利。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他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虽然林则诚与他的关系不错,但是他不能让林则诚怀疑他在连城县搞团团伙伙,这样子可是不好。

    “林部长,齐鸣书记到了我们连城县之后可是办了几个大案子,最近办的闻保堂案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成绩非常突出,不知袁书记为何要把他调走,难道他这样做,做错了什么吗?”关晓凡想了想,就是这样向林则诚说道。

    关晓凡一这样讲,林则诚立刻警觉起来,心想这个袁作海要干什么,要把一位能干的纪委书记给调走?这背后会不会有着大名堂?

    “袁作海同志说齐鸣独断专业,不听县委指挥,不向他请示汇报,有没有这种情况?”林则诚想了一想又问道。

    对于齐鸣有时顶撞袁作海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的,关晓凡想了想说道:“袁书记是县委书记,齐鸣书记是县纪委书记,按照规定,他们之间不是上下级关系吧?而是班子成员的关系,班子成员之间肯定是要相互通气的,齐鸣书记办什么事情不可能不向袁书记通气吧?只是齐书记工作心情迫切,查到了什么事情,自然不愿意完全按照袁书记的要求来,袁书记自然就是不喜欢他了,我想主要应当是这个原因。”

    关晓凡这样一说,林则诚觉得倒是有理,纪委本身就应当有一定的独立性,齐鸣如果在办案过程中没有理会袁作海的话,这样的事是有可能的,但是不能因此而认定齐鸣是独断专行,不听指挥,不服从领导吧?这个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而且这牵扯到纪委干部的调整,他要与严明志沟通一下才行。

    “晓凡,你在县里的工作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林则诚想了一想,不再去问齐鸣的事,而是问起关晓凡本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