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688章 老朋友
    林则诚不再专门与齐鸣谈一谈,这也是在给袁作海的面子,说明相对于齐鸣,他是最受重视的,而齐鸣与他不能相提并论,这是林则诚处理问题的一个艺术。

    县委办主任毛成万去通知齐鸣过来。齐鸣接到电话后立刻来到县政府招待所,来到林则诚和袁作海两人所呆的房间。

    齐鸣一进来,立刻和林则诚与袁作海打了个招呼,虽然背后他与袁作海关系很僵,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很客气地打招呼的。

    林则诚一看到他来到,便是态度很温和地让他坐下,齐鸣看了一眼袁作海便是坐了下来。

    “齐鸣同志,你对作海同志有什么意见没有?”林则诚在齐鸣坐下之后,便是这样问道。

    齐鸣立刻答道:“我对袁书记没有什么意见,袁书记是一位好领导,以前我与袁书记之间可能存在着一些误解,都是我的不对,我向袁书记道歉,今后一定改正。”

    林则诚这样一问,齐鸣便是顺着话头把该说的话都讲出来了,一步到位,一气呵成,免得最后弄得别别扭扭,还是要向袁作海陪不是。

    齐鸣一这样讲,姿态放的很低,态度非常好,袁作海听了虽然感到这绝对不是齐鸣的内心话,但是人家这样讲了,他要是纹丝不动肯定是不行的。

    “齐鸣书记,你看你说的,道什么歉啊,不就是那一点误会吗,我没放在心上,我和组织部的领导说这事,也是为了你好,你年纪轻,有些傲气,让组织上关心一下,也是有必要的嘛,现在林部长亲自过来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今后我们还要一起共事呢,我也有责任把我们这个班子带好,相互理解吧!”

    袁作海这样一说,也是显示出他的水平,明明是针锋相对的事,现在一说起来似乎是为对方着想了,这便是官场上的说话艺术啊,再尖锐对立的事情都能说得跟一朵花似的,哪能像泼妇吵架说的那么直白。

    “好了,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我看,这个事情就像一页纸一样过去吧,现在你们两人陪我去视察工作吧!”林则诚在听完二人表态以后,也不便再多说什么,这种事情说多了反而不好,只要点到为止就可以了,想要把两人弄成啥事也没有的样子那是不可能的,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嘛!

    林则诚这样一说,袁作海与齐鸣两人立刻起身陪同他去县政府视察工作,组织部长一般很少到政府部门视察工作的,现在居然要去县政府视察工作,也是让他们两人感到意外。

    林则诚立刻来到了县政府,侯波回到县政府之后急忙做了一些准备,不知道林则诚要看什么,一时也是无从抓起,只能把卫生紧急打扫一下,把会议室准备一下,到时候好向林则诚汇报政府工作。

    其他方面,他想了一下,也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了,要说党的建设工作就是县政府党组会议记录等内容,这个事情让高建准备好是了。

    来到县政府,林则诚其实也没有想着看什么,只不过是他觉得,班子不团结其实还是党的建设问题,纪委书记与县委书记不一心,还不至于影响全县工作大局,而如果政府首长与县委首长有什么矛盾,那才是会影响到全县工作大局呢。

    现在他来到县政府视察党的建设工作,也算是对袁作海工作的一种支持,这样可以更好地安抚一下他,免得因为此事而导致他心有不满,再跑到陈先立那里去诉苦,弄出什么事端来。

    林则诚直接来到了县政府的会议室,侯波先是让高建把党组会议记录拿来让林则诚看,然后准备向他汇报工作。

    林则诚想了想就对他说道:“其他党组成员呢?一块过来见个面吧!”

    侯波一听便是立刻让人把其他的县政府党组成员给叫过来。此时,关晓凡正在办公室里面,一接到通知便是过来了。

    关晓凡一走过来,林则诚打眼一扫,便是微起笑来,然后站起身,等到关晓凡走到他跟前与他握手,便是笑着说道:“我们是老朋友,又见面了!”

    林则诚当众说这话,让关晓凡感到都非常奇怪,因为他与林则诚真不是什么老朋友,而是新朋友,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也没有告诉别人,但是现在林则诚这样讲,自然让他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看到关晓凡有些诧异的表情,林则诚笑着对袁作海与侯波两人道:“晓凡同志是我的老朋友了,上次来我就对作海同志讲过,晓凡同志的大名我很早就是耳闻了,现在又见到晓凡同志,就仿佛是见到了老朋友,我这个最喜欢与年轻人交朋友了,晓凡同志是个年轻人,好好向作海同志和侯波同志学习哪!”

    林则诚话里的意思非常丰富,袁作海自然也是大吃一惊,他对林则诚公开表示关晓凡与他是老朋友感到不解,难道这就是当初市委组织部让他推荐关晓凡为副县长候选人的原因吗?

    侯波也是有些奇怪,心想林则诚是从省里调过来的组织部长,怎么会和关晓凡是老朋友呢,这也是太让人感到蹊跷了吧?难道会与吴统海有关?

    这两人都感到奇怪,而齐鸣看到之后则是震惊了,因为之前关晓凡把相关的信息透漏给他,他也是知道关晓凡与组织部里面的人的关系了,但他没想到关晓凡会与林则诚是老朋友,怪不得他会知道那么多的事情然后告诉他。

    当然,林则诚最后表达的意思可能是故意说给袁作海听的,让他多与年轻人交朋友,不要与年轻怄气,袁作海听了,也是知晓他这样说的意思,但是有时候,年轻人厉害的很,做事有着自己的风格,不是他这样的老将所能降服的,关晓凡原来是什么情况,他早就领教了,现在又加上一个齐鸣,可是要让他头疼的了,幸亏李松涛这个年轻人与他关系还好,不然,他在连城县还能干下去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