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944章 保证兑现
    关晓凡出现在前来上访的群众面前,上访反应过来之后,便是有一个中年的男子站了出来,这个中年男子看上去长得非常壮硕,一看就是一个体力劳动者,穿着粗布粗衣,手臂粗壮,面色黝黑,心情一激动,脸色又变成红色。

    看到这个中年男子,关晓凡便是想到他们的不易,靠出卖劳力来养家糊口,这已是人类最本能的赚钱方式,当然那些出卖肉体的小姐除外。

    中年男子正当年,而站在他旁边还有一个老年男子,身上衣服破旧,头发都出现一大片白色,脸上写满子皱褶,关晓凡猜测他大概年龄在六十岁左右,如果是退休工人,这个时候他应当颐养天年了,而不是仍然出来从事重体力劳动,城乡之间的天然沟壑,造就的是不同的命运。

    而其他上访的群众一个个都没有穿着什么像样的衣服,都是看上去是处于下层的劳动者,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正当年,上有老下有小,如果包工头真欠了他们的薪水,他们确实是感到焦急,而这些黑心的包工头们,居然还欠他们的薪水。

    中年男子是他们的头,便站出来向关晓凡反映了包工头欠他们的薪水的事情,包工头带着他们在经开区那边搞工程,干了大半年却是一分钱工资也没有拿到,现在找包工头,包工头说政府没有给他钱,所以他就没法给他们的钱,让他们到政府来要,找了一遍劳动局,劳动局推脱说这事他们管不了,让他们找政府去,所以他们就来到县政府了。

    一听到这个情况,关晓凡心里头勃然大怒,看来劳动局长是不想干了,居然会对这些群众这样讲,把事情专门推到县政府来,这是什么行为?难道政府给他们拨经费,让他们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闲扯淡的吗?真是岂有此理。

    关晓凡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仍然很认真地倾听着他们的诉求,中年男子把话说完,他便是表示道:“乡亲们,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你们的工资会一分不少的支付给你们的,而且还要追究责任人,让他们受到惩罚,你们是新时期的劳动者,为我们连城县的发展作出了贡献,现在却是有人欠你们的薪水,我代表县政府向你们表示歉意,你们先回去,三天之内把你们所欠的薪水发给你们,如果你们谁到时候没有兑现,可以直接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我不但把薪水发给你们,而且还会双倍赔偿你们,你们看好不好?”

    没想到关晓凡答应的这么爽快,而且还向他们表示了歉意,真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群情顿时激奋起来。

    “关县长,你说话算话吗?”有人这样大声地质疑道。

    关晓凡莞尔一笑道:“我是县政府的县长,如果我说了话不算,那我还能当这个县长吗?再说,我们不是有一句老话吗,叫做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如果我说话不算,等三天之后,你们给我送一筐红薯,我马上辞职不干,你们看行不行?”

    听到关晓凡这样讲,周玉宁和李开民两人也是感到心里一震,关晓凡讲的太那个了吧,一点余地也不留了,万一三天之后解决不了问题,难道他真会辞职吗?

    “关县长,我们相信你!”关晓凡这样一讲,上访的群众啥话也说不出了,一个个看上去非常激动,虽然工资还没有发到他们的手上,但是他们也让关晓凡的话给感动了。

    “我们回去吧,关县长这样讲了,我们也没有什么担心的了,我们先回去吧,等政府给我们通知。”那名中年男子就是向大家招呼道,他是领头的,很有威信,他一说其他人便是附和着准备离去。

    看到他们要离去,关晓凡与那名中年男子握住手,说道:“三之之内,如果发工资了,我会让李局长通知你们,你们把联系方式留下来,到时候通知你们。”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转身去找笔把手机号码写下来交给李开民,然后连声向关晓凡道谢,这才带着大家伙一起离开了县政府接访室。

    上访的群众一离开,关晓凡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几乎快要沉出水来了,他侧脸向周玉宁说道:“把王建深给我叫来!”

    县劳动局长是王建深,一名五十来岁的老同志,作为县直部门负责人,一般是五十三周岁退居二线,也可以说叫做内退,就是五十周岁必须要退出领导岗位,不再担任任何职务了,但是还不到六十周岁的退休年龄,所以叫内退,退下来之后就可以不去上班了,严格来说这是不允许的,因为你还没有到退休年龄,就应当正常去上班,否则那就是旷工,但是由于人家是县里的科级领导干部,与普通干部不一样啊,所以内退以后,那便是不用去上班了,你去上班,新任局长还不满意呢,看着你心烦呢,也不好安排你做其他的工作,不如不让你去,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呆着,或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都行。

    王建深还有一年就内退,而且劳动局长这个位子并不是什么好位置,人事局与劳动局紧挨着,人家人事局长就是高高在上,因为人事局长一般还兼任组织部副部长,比他这个劳动局强多了。

    所以呆在劳动局长的位子,王建深感觉就跟养老似的,整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偶尔有事情就安排下面的人办了,他是局长不会去具体做事,倒是非常悠哉。

    上访群众到劳动局讨要薪水,他根本不知道有这事,是下面的职工把上访群众给打发走的,所以等到周玉宁打电话给他,让他去关晓凡的办公室,心里还是感到有些不解,心想劳动局不是什么县里的核心部门,而他这个劳动局长更不是县里的重要人物,平时连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面都是见不到的,现在怎么县长突然之间要找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