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953章 挑事
    杨波把这个情况一向关晓凡报告,关晓凡的脸色顿时改变了,杨诚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要下令播放他搬砖的内容?其用心是什么?

    一想到这些,关晓凡没有再说杨波什么,而是直接挂了电话。面对这个问题,他是不是要将杨诚叫过来问一问,他心里头一时犹疑不定。

    在他担任组织部长期间,他与杨诚的关系相处的还是比较融洽的,后来他去了市政府办,与杨诚的联系就是少了,必竟杨诚在县委,而他在市政府,不在一条线上。

    现在他来到这里担任县长,杨诚依然是县委副书记,他会不会妒忌自己啊?如此一想,他觉得不能否认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他年轻,而且升迁快,说没有人嫉妒是不可能的,然而杨诚因为嫉妒他就会这么做吗?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真如杨思雨所讲的那样,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事,然后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吗?他不明白,他去帮工人搬几块砖就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会认为他出风头,作秀,真是是非颠倒,不为人民群众做事成了应当的了,而为人民群众做一些事却是成了出风头作秀,真是岂有此理!

    关晓凡感到自己绝对不能屈服这些流俗,而所谓会对他的这种行为产生反感的人也不过只是少数人,大多数人会理解他的这种行为,不能让少数人裹挟了主流的观念,既然播了就播了吧!

    恰巧第二天召开县委常委会,关晓凡一进会场,宣传部长朱朝山便笑着看向他说道:“关县长,你搬起砖来蛮有样的嘛,不过那个杨思雨就是差了一点,笨手笨脚的,一看就是没有从事过体力劳动,不大像样!”

    朱朝山从组织部长被调整为宣传部长之后一直干到现在,干得他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劲头了,组织上既不提拔也不把他调整到其他的岗位,让呆在这个位子上一直感到很难堪,然而今天却是率先向关晓凡提出了这个事情,把这个事情给挑起来了。

    他这样一想,其他的常委听到后就是笑了起来,虽然没有附和着朱朝山说这事,但是关晓凡能感受到他们在这件事上的态度。

    关晓凡一时没动声色,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后,看了朱朝山一眼,说道:“朱部长,我听说你晚上也喜欢搬砖,而且是搬砖的高手,我哪能和你比啊!”

    关晓凡这样一讲,朱朝山便是一愣,没想到关晓凡会这样反击他,他讲的这个搬砖,与关晓凡所说的搬砖意思完全是不一样,关晓凡所说的这个搬砖是搓麻将,故意讽刺朱朝山晚上好打麻将。朱朝山没有了任何进取心之后,自然想着娱乐起来,每天晚上找着一帮人凑在一起,打得天昏地暗,现在都传出来了,所以关晓凡知道这事。

    让关晓凡给揶揄了这么一下,朱朝山一张老脸变得通红,在那里坐不住了,说道:“关县长,我什么时候搬砖了?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看到他还敢与自己叨叨这事,关晓凡道:“那算是我说错了,我以你为是夸奖我呢,所以我提了提这事,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我昨天下了乡,参与了一点体力劳动,感觉今天精神好多了,朱部长,如果你想着身体好的话,不妨真去搬几块砖试一试,挺好的一种锻炼方式!”

    关晓凡淡淡话语,应付自如,别的常委一看,这个老朱根本不是关晓凡的对手,却是想着来挑关晓凡的事,这不是自作自受吗?

    “搬什么砖啊?是不是在谈论关县长搬砖的事啊?”郭锐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看来是听到了关晓凡和朱朝山之间的对话。

    一看到郭锐来到,杨诚坐在旁边笑着接话道:“郭书记的耳朵真灵,这都听到了!”

    郭锐笑着走了进来,然后坐下,看了大家一眼笑道:“关县长昨天带着杨思雨等人帮助干活的工人们搬了半个小时的砖,新闻都播了,谁不知道啊?大家在这个事情上要向关县长学习啊!”

    郭锐谈话自若,但是关晓凡听起来却是不大对味,看来郭锐对他搬砖这个事情上或许也是另有想法。

    关晓凡的这个猜测倒是对的,郭锐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新闻之后,心里面便是感觉关晓凡太会出风头了,下去不但搬了砖,而且还让新闻给播了,唯恐别人不知道,这不是出风头干什么?弄得好像只有他关晓凡一人深入基层似的,让其他黯然无光了。

    虽然他现在与关晓凡配合的很好,但他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光辉全部让关晓凡给夺去了,必竟他是县委书记,而不是关晓凡是县委书记。

    现在一听到关晓凡与朱朝山说起这个事情,他便是插话进来了。他话一说完,杨诚便说道:“郭书记说的是,我们要向关县长学习才是,除了郭书记,我们大家都要到工地上搬一次砖,算是体验一下生活了!”

    杨诚这样一讲,关晓凡的眉头就是完全皱起来了,杨诚这是话中有话啊,想挑起他与众常委的矛盾呢。

    感觉不反击不行了,因为杨诚一说完,其他的常委脸色就是下来了,要是让他们都去搬一次砖,这像什么事呢?

    “郭书记,各位常委,我首先在这里做一个声明,我帮助工人们搬砖只是想为希望小学建设工程尽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没有别的想法,而且我当时向随行的记者吩咐,我搬砖的活动新闻,不要上电视,然而昨天晚上我一看,电视台没有听从我个人的意见,仍然是上了电视,我对此非常不高兴,我不知道电视台为什么要违反我的命令!”

    关晓凡这样一讲,然后停了一下,目光扫向其他人,最后却是落到了杨诚的身上,但是却是没有点出杨诚故意安排电视台的事情。

    众常委一听,顿时面面相觑,感觉到这里还有着情况,真是大出他们所意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