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035章 李松涛被停职
    李松涛一时想了很多,脑海里突然闪出一道光来,他想到了与卢永祥之前谈的那次话,那次他的话说的确实是比较露骨,在卢永祥与他之间关系并不牢固的情况下,他说的那些话确实是不那么的妥当,他以利来引诱卢永祥,而卢永祥并非是那种可以轻易利诱之人,卢永祥会不会借机来搞他,他现在想来真有些摸不准了。

    卢永祥是第三把手,与他的职位只有一步之摇,谁知道卢永祥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卢永祥告密搞他,那么还真是有可能的,此时,张美玉找他,会不会是因为这个问题?

    李松涛的眼睛闪亮起来,同时心里面也是揪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他麻烦真是就大了,他可是县长,说的那些没有组织纪律性的话,真是太出格了,如果与他较真的话,他这个县长是不用当了。

    一想到这个事情,李松涛坐在那里不安起来,张美玉看到他表情的变化,知道他此时正在心里斗争着,承认与不承认都是有好后果的,到底是承认好还是不承认好,他需要权衡,或许他认为他不承认,即使是卢永祥告了密,那也是孤证,无法证明他真说了那话,而他则可以反过来说是卢永祥的诬陷。

    看到李松涛一时不说话,张美玉问道:“怎么样?考虑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想的起来?”

    李松涛抬起头来,看了看张美玉,心里不安地道:“张部长,能不能让我回去好好地想一想,现在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在什么地点,什么场合说了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的话,我觉得我不会幼稚到那种程度吧?”

    听到李松涛坚持这样讲,张美玉觉得没有必要再与他兜圈子了,而是直接挑明了说道:“既然你还是想不起来,那我就直接提醒你,你和卢永祥私下里曾经说过什么话?这下该想起来了吧?”

    果真是卢永祥的问题!李松涛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的一下跳了起来,他一时没有考虑好,急于求成,结果弄巧成拙,让卢永祥给反水了,而卢永祥反水的唯一原因,那就是他想取他而代之,否则他不会得到什么好处的,否则的话,他干嘛要这么做?

    现在张美玉直接提出来这个事情了,他到底要不要承认?要不要向组织上进行坦白,还是否认这个事情,咬死口不说,攻击卢永祥是故意诬陷他,卢永祥在县里头呼风唤雨,与一些领导干部称兄道弟,违反组织原则,卢永祥才是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

    “张部长,卢永祥是县委副书记,我是县长,我和他私下里讲过什么话,我不可能全部都记得,而且我们私下里讲的话,有时候要看语境的,离开语境单独不讲,那就有可能割裂了原来说话的意思,我不知他向您说了什么,反正我觉得他这样诬陷我,没有什么意思。”李松涛似乎有了顽抗的意思。

    看到李松涛是这种态度,张美玉有些火了,说道:“李松涛,我是组织部长,不是纪委书记,把你叫过来问这个事情,是看你的态度的,你要是如此态度,我直接向市委作出汇报,你说会是什么情况?现在给你机会,让你把情况讲一讲,市委会给你一个妥善的安排,同时你自己也是吸取一个教训,但是你要是这种态度,拒绝承认问题,反说他人是诬陷你,但是卢永祥为什么没有诬陷他人?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证明,你不适合呆在苍远县县长的位子上了,你回去吧,等候组织处理。”

    张美玉把这个话讲了出来,问题就十分严重了,李松涛脸色苍白,他没想到今天张美玉找他就是这个事,他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呢,结果会是这个样子。

    “张部长,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讲什么离谱的话,组织上不能这样对我。”李松涛面对张美玉的厉声批评,但是他还心存侥幸,既然可能要当不成县长了,他还是要坚持不承认这个事,免得承认之后,就完全被动了。

    “组织上是很公平的,你不要以为组织亏待你什么了,你这么年轻,已经处在县长的位子上,心里面还不满足,那我问你,那些工作了一辈子的老同志,到退休也不一定混上处级的位子,更不用说是县长了,他们有什么怨言?你没当上县委书记,心里头就对组织不满,在工作上不与县委书记搞好配合,组织上给你机会,让你转变,但是你一直没有转变,当前你们县各项工作全面开花,急需用人之际,你在后面拖后腿,市委怎么可能容忍你这种行为?这件事,无论你承认不承认,组织上都会查的清清楚楚的,我现在先代表市委告诉你,你的县长一职要暂时停了,你从现在开始可以不去县政府上班了,县政府的工作暂时由薛江达主持,同时,我会把你的个人态度向市委作出汇报,以便对你的工作做出重新安排,或者不安排,这一切全看你的态度!”

    张美玉正式地和李松涛讲了这个问题,李松涛一时完全蒙了,想不到组织上对他的处理这么重,直接停他的县长职了。如果这县长的职一停,他的仕途恐怕就到此终结了。虽然他之前的仕途非常顺利,因为他有一个支持他的老子,然而现在再想往上升时,他老子的作用起的不是那么大了,现在又发生了这个情况,县委书记一职恐怕是与他无缘了。

    李松涛心里非常沉重,但是在张美玉面前,他仍然没有承认卢永祥所说的事情,他要是承认了,这种行为是要记入档案的,那么他将来永远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现在他不承认,还留着一个悬念,组织上无法直接认定他说过那样的话。

    “张部长,市委如果要停我的职,我没有办法,我服从,但是我确实没有和卢永祥说过什么出格的话,请组织上能调查清楚。”李松涛一脸坚持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