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037章 阻挠施工
    一接到这个电话,关晓凡十分气恼,立刻起身要去现场看看。杨晶晶提出一起去,关晓凡却是对她说道:“杨厅,你就不要去了,你去招待所休息吧,我和张主任一起去就行。”

    杨晶晶却不愿意,说道:“我想多了解一下你们基层的情况,让我去看一看吧。”

    杨晶晶这样坚持,关晓凡就不好再不同意他去了。通知了一下张良卫,关晓凡和杨晶晶以及张良卫三人坐上车往河口村方向赶去。

    上了车之后,关晓凡突然想到了卢永祥,虽然说保障施工环境的事由他的推辞没有让他来负责,但是他是总指挥,工程进度他需要了解,因此让张良卫打了一个电话给卢永祥,让他也到现场看一看。

    张良卫一听打了一个电话给卢永祥,卢永祥接到电话后,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一听到河口村三个字,卢永祥的心里就感觉不好,这里是他的老家,关晓凡让张良卫打电话给他,目的是什么一目了然。

    梁栋负责施工环境的保障工作,但是今天他没有在家,而是去了市纪委汇报工作去了,所以关晓凡才和张良卫一起去现场看一看,处理好群众阻挠施工的事。

    关晓凡和杨晶晶迅速到了现场,到了现场之后便是看到好多的群众围住修路的施工车辆不让过,施工的工人不敢与他们进行对峙,免得打起来。

    关晓凡没有通知公安机关的人来,他觉得这个问题如果出动公安人员,容易激化矛盾,因为你思维的模式一开始就陷入了敌对思维之中,群众也不是敌对分子,只要思想工作做的好,问题是容易解决的。

    关晓凡到了现场之后下了车,不过他让杨晶晶不要靠前,免得骚扰到她,他和张良卫一起过去了解情况。

    当项目的经理看到关晓凡来到的时候,如同见到了大救星一般跑了过来,向关晓凡报告:“关书记,您终于来了,可急坏我们了,老百姓不让我们施工,说占了他们的地了,压了他们的路了,必须赔他们的钱才行。”

    项目经理向关晓凡一报告,关晓凡脸色动了动,这让他想到了上次河口村在路上设收费站的事,理由也是这个理由,把他们村里的路给压坏了,所以要收过路费,而这个事情分明是村里头指使的。

    现在出现的这个事情是不是也是村里头指使的?想到这里,关晓凡看了看现场,发现东河镇里的领导一个也没有在现场。按说这次修路,各个乡镇都是动员了的,好让他们全面做好协助工作,确保工程的顺利施工,乡里的干部要在现场搞好配合,现在人呢?

    “良卫,东河镇的干部为什么没在?”关晓凡向张良卫道了一句。

    张良卫一听,马上给东河镇委书记毛金光打电话,好让毛金光立刻过来。

    一边打电话,张良卫一边跟在关晓凡身边,关晓凡快步来到了现场前,好多群众站在那里,不让施工车辆过,然后看到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站在那里露着臂榜,一看就是社会上的人。

    关晓凡一看到这个场景,心里便猜测群众的阻挠是有人组织的,而不是自发的,不过,这个地方的群众的确不是那么的温良恭俭让,他来到苍远县任职之前就知道苍远县的群众不一般。

    一个年龄较大的群众坐在一辆施工车辆的前头,其他的群众遍布在车的周围,与施工的人员形成对峙,看上去这些群众一点也不急,急的是施工人员。

    关晓凡走了过去,张良卫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施工的车辆通过?”

    张良卫一过来这样问,旁边就有一个群众大声道:“我们的路都被他们的施工车辆压坏了,我们村里的地也让他们占了,他们不赔我们的钱,我们就不能同意他们过。”

    说话的群众是一名中年男子,脸色黝黑,但是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狡黠,他这么一说,其他的群众也跟着吆喝起来,形成一股气势。

    关晓凡一看,对着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县里头要修路你们知道不知道?”

    中年男子一听说道:“县里修路不修路不管我们的事,但是他们压坏了我们的路,占了我们的地就不行。”

    关晓凡问他:“你是村里的干部?”

    中年男子马上说道:“我们都是自发的,与村里的干部没有关!”

    看到中年男子这样讲,关晓凡更加判定这个事情背后有人在组织,不然,不可能来这么多人,而且看上去组织有序,很好地阻挠了施工人员的施工。

    “我是县委书记关晓凡,你们阻挠施工车辆施工是不妥当的,县里头修路是为了发展经济,施工车辆通过你们村的路,只是一时之需,等国道修好了,我们就要修村里的路,你们没有必要担心路被压坏了,就没有管了,你们能不能明白?”

    关晓凡直接表明了身份,并且劝说他们不要再在这里阻挠施工车辆施工。而那名中年男子没想到县委书记会到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但他的背后却是有人说道:“你说你是县委书记,县委书记是不是应当为我们老百姓作主?他们压了我们的路,难道就不能给一点赔偿?”

    看到有人这样讲,关晓凡道:“即使是赔偿也只能赔偿给村里,也落不到你们每一个人的头上,如果要赔偿的话,也应当是你们村里的干部出来谈,但是你们说你们都是自发的,村干部呢?村干部为什么没过来?”

    关晓凡这么一问,把那伙群众给问傻了,不错,光说要赔偿,这钱应当赔偿给谁?按理不能只赔偿给他们几个过来阻挠施工的人吧?因为这路又不只是他们几个人的,而是全村的路,只有村委会才能代表村里与中强公司进行谈判,现在他们这样阻挠施工车辆是没有用的。

    关晓凡让这些群众哑口无言,但是他们只是保持沉默,并没有听从关晓凡的话离开,因此,这个事情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