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038章 老将出马
    河口村的群众只所以会出来阻挠工人施工,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赔偿,而是为了从中强公司里头分包一些土石方工程,比如供料什么的,好从中大赚一笔,然而由于县里保证施工的环境,所以中强公司并没有同意他们的要求,所以他们便以此种借口阻挠施工。

    这一次,卢永军完全隐在了幕后,村干部一个也没有出现,只是让村里的群众出来搞事,而这些所谓的村里群众全部是他安排人找来的,那几个站在远处的年轻人是现场的指挥者,他们都是卢永军的打手,控制着所有闹事的人。

    关晓凡本来以为通过做思想工作可以解决问题的,但是现在一看,不是那么回事,干什么事都需要胡萝卜加大棒,他光拿着胡萝卜,手里没有大棒,看来没有人当回事啊。

    毛金光急急忙忙地赶到现场,一副气喘嘘嘘的样子,见到关晓凡后连忙说道:“关书记,我来晚了。”

    一看到毛金光,关晓凡生气地道:“包村的干部呢?为什么没在这里?”

    毛金光一听,挠挠头道:“我都安排了,但是不知他们去哪了,可能一时有其他事了吧!”

    关晓凡厉声道:“县里头多方安排,要保证施工的环境和秩序,你看现在像个样子吗?包村干部都干什么去了?你这个镇委书记怎么要求的?有没有当回事?”

    关晓凡这样一讲,毛金光脸上冒出了汗,他的确安排人包村负责这个事情了,但是他猜想,这些包村干部也不敢得罪河口村的人,河口村的人手眼能通天,而且他们谁敢得罪卢永军哪,即使他们在现场也没有用,不敢管,但是他们此时不在现场,让关晓凡抓了个正着,就有些不大像话了,要知道你在现场制止不了,情有可原,现在不在现场那是失职啊。

    “关……关书记,这些事我都安排了,可能是河口村的情况有些复杂,他们制止不了吧,我去处理好这个事情。”毛金光连忙解释道。

    关晓凡道:“你马上去处理。”

    毛金光一听连忙跑了过去,让那些群众马上离开,但是不料那些群众也不把他当回事,说镇里头应当为他们争取权益,不应当只做他们的工作,不做中强公司的工作。

    毛金光碰了个壁,脸色很难看,脸上出的汗也更多了,他只好拿出电话给卢永军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是着急地说道:“永军,你现在在哪里?”

    卢永军懒懒地道:“我现在在市里啊,什么事,毛哥?”

    毛金光连忙说道:“你抓紧回来,你们村的群众阻挠修路的人员施工,县委关书记都到现场了,你马上过来安排一下,让你们村的群众回去。”

    卢永军一听,说道:“他们不让施工车辆施工,我说话他们也不听啊,他们提什么要求,你们答应了不就行了吗?”

    毛金光道:“我要是有那权力答应,我不早就答应了吗?这是县里的命令,你得帮我的忙,不然,你哥那里都会为难。”

    卢永军不悦地道:“这咋又扯到我哥那里了?我哥现在一个工程也没给我,我得出外找工程吃饭,村里的事,你找其他人吧,我现在懒的管。”

    卢永军不等毛金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气得毛金光差点把手机给摔了。毛金光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但是他摆不平,河口村的事情是镇里头最头疼的事情,如果没有卢永军,他这个镇委书记好干的多。

    现在怎么办?关晓凡在远处看着呢,他现在毫无办法,真是丢尽了脸,他一次次让关晓凡失望,关晓凡早晚得收拾他,这可是让他太头疼了。

    毛金光想了想,又去做群众的工作,但是群众还是不理他,正在这个焦急的时候,卢永祥坐着车赶到了。

    只见卢永祥坐着奥迪轿车匆匆忙忙地来到现场,下了车就朝关晓凡那里奔去,说道:“关书记,怎么回事,他们还不走吗?”

    关晓凡看到他来到,淡淡地说道:“我这个县委书记处理不了,毛金光也处理不了,现在就看你的了,你是老将,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这话说的卢永祥的脸色有些尴尬,连忙说道:“关书记,我过去看一看,你没让公安的同志来,公安的同志一来,他们就不敢了。”

    关晓凡没有再多说话,就让他过去看一看,能不动用公安就不动用公安,还是以说服教育为主。

    卢永祥走了过去,快走到跟前的时候,脸色就沉了下来,他的老家是河口村的,所以村里的群众都认得他,一见到他来,目光一下子集聚过来,本来坐着的人站了起来,本来站着的人把身子站的更直了,齐刷刷地看向卢永祥。

    “永祥!”刚才的那名中年男子叫出了卢永祥的名字。

    “三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县里的重点工程,你们过来捣什么乱?县委的关书记过来给你们做工作,你们都不听?关书记心肠好,没让公安的人过来,要是公安的人过来,你们一个个都得进去,到时候你们是不是让我为难?”卢永祥冲着那名中年男子说道。

    气氛顿时暗淡下来,如果说卢永军在村里是天的话,那么卢永祥就是天老爷,谁敢与卢永祥对抗?村里的人或多或少得过卢永祥的恩惠,村里有人出了什么事都是找他来解决,谁不知道卢永祥的厉害?

    “永祥……这,他们不是压坏了我们的路了吗?”中年男子犹疑一下,这样对卢永祥说道。

    “路压坏了那也是村里的路,不是哪一个人的,村里也有义务支持县里的建设,你们在这里闹事,影响到了大局工作,你们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永军呢?他在不在家?”卢永祥沉着声音问道。

    中年男子嚅着嘴道:“永军不在家,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都给我散了,以后不准再这样!”没有再问卢永军的事情,卢永祥直接严厉地吩咐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