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098章 冲着我来了
    关晓凡明显有些发脾气的意思,话一说完,杨道海坐在那里不吭声了,关晓凡必竟是一把手,一把手发了脾气,他这个组织部长还能再说什么?与一把手吵起来?那么到时候官司打到市委去,市委不会不支持一把手,而支持他这个组织部长,最后倒霉的是他。

    卢永祥第一次看到关晓凡发脾气式地在常委会上讲话,直接把杨道海给打压了下去,这让他见识到了关晓凡不同的一面,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让他越来越有些摸不透了。

    高玉雪见状,想缓和一下会议的紧张氛围,便出来打圆场道:“这十来个干部违反干部作风的决定,午间饮酒影响恶劣,是要严肃处理,刚才杨部长提出只要给以通报就可以了,出发点也是好的,但是处理还是轻了,不大合适,我同意纪委拿出来的意见,把这十来个干部都给免职了,只是胡学华现在是县畜牧局的局长,似乎与其他的干部不大相同,是不是一起都免职……,关书记,您看呢?”

    高玉雪似乎冰雪聪明,在中间客串起老好人的角色了,并且还提了一个胡学华的问题,这让杨道海不禁眼前一亮,本来这事他想说的,现在倒好了,不用他说了。

    听到高玉雪问起此事,关晓凡瞟了她一眼,说道:“胡学华的问题,可能大家觉得他最委屈,因为喝一次酒而丢掉了局长,多不值得啊?这是一些人的想法和看法,他们这样想,主要原因是认为,我们的干部作风建设再大,也大不过他一个局长,在大利益和小利益面前,我们往往看到的都是小利益,长远利益,大利益不容易看的到。我也知道胡学华是接待上级领导才饮的酒,有部分同志可能就会认为,这更不应当免胡学华的职。因为有情可原啊!我们现在有太多有情可原的事情了,只要能找到一个理由都是有情可原的,如果其他十来个干部一个个也找理由,恐怕不会找不到有情可原的理由吧?或者为了工作,或者是经不住他人的劝,总是有理由的。上级领导来,我们可向他们解释中午间不饮酒的理由,中午饮了酒,下午还怎么工作?满嘴酒气地去工作,群众看到了什么感受?我相信只要我们向上级领导解释了,上级领导一定会理解的,不会想着午间也饮酒的,胡学华没有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要免他的职,让他接受个教训,也让其他的领导干部们警醒,看谁还敢午间饮酒,我们查处了一个胡学华,可以帮助很多干部,这样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做?顾忌什么呢?”

    关晓凡一这样讲,高玉雪马上笑着说道:“关书记讲的非常有道理,一开始我也是有所不理解,但是现在我完全明白了关书记的良苦用心,查处一个干部,可以挽救很多干部,这便是我们所以达到的目的,我完全同意关书记和纪委的意见。”

    高玉雪迅速表了态,她一表态,其他常委都不好再说什么了,卢永祥坐在那里说道:“关书记的要求很严,关书记做事的魄力也大,我们看到的东西远远不如关书记,我也完全同意关书记和纪委的意见。”

    卢永祥也发表了完全同意的意见,但是他当着大家的面吹捧自己,让关晓凡产生了警惕之心,他主张严肃处理此事,但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伟大,也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大的魄力,他只是严格按照规定办事,并且明白这样做的意义,其他也没有什么可称赞的,但是卢永祥当众称赞了他,让他一时警惕起来。

    卢永祥一讲完,杨道海也主动说道:“我刚才只所以提出一点异议,是因为我是组织部长,出发点总是想着爱护干部,与纪委看问题的角度有些不一致,这是我的短处,我在此作检讨,我也完全同意关书记和李书记的意见,将这十来个干部全部免职,事后组织部将根据常委会的决议情况,履行相应的手续。”

    杨道海解释了一番,关晓凡一听到他这样讲,马上说道:“杨部长,你也不要说什么检讨的事,我们在这里讨论问题也很正常,怎么能说检讨呢?说检讨反而是带着情绪啊,我一直主张,有什么事拿到台面上来,有什么话都可以讲,只要是正确的对的东西,我们一定会采纳,希望各位常委们都明白这一点。”

    关晓凡又说了杨道海一通,杨道海感到今天可是让关晓凡给拿住了,看来关晓凡对他有所不满啊,他也要警惕了,得防止关晓凡对他下手,把他跟李松涛和梁栋一样处理了。

    杨道海看了看关晓凡连忙说道:“我检讨是真诚的,我的认识有偏差。”

    看到他这样讲,关晓凡没有再说什么话,会议研究完这个问题,接着又研究其他问题。

    常委会开过以后,受到免职的人员会被全县通报,通报他们的违纪事实和处理决定,同时杨道海要和李刚建一起去县畜牧局宣布免胡学华职务的决定。

    胡学华是科级干部,而且这个事情又比较重要,因此关晓凡安排他们两个一起去县畜牧局宣布县委决定。

    而杨道海在常委会开过以后,私下里就去找卢永祥了,两人商量了常委会上的事情。关晓凡明显对他不满了,杨道海想和卢永祥谈一谈这个事情。

    不用杨道海来找,卢永祥也知道现在的形势发生变化了,关晓凡显得比较强势了,不再给别人的面子了,这一次不给杨道海,下一次就有可能不给他的面子,这让他感到有些坐不住了。

    现在杨道海来找他,卢永祥明白他来的目的,便招呼着他坐下,准备好好的谈一谈这个事情。

    杨道海道:“永祥,关晓凡今天表现反常,我只是提了一个异议,他就如此冲着我来了,我看这是在发信号啊,你现在怎么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