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411章 主动找关晓凡
    看到巩伟不愿意要纪念币,邢德贵连忙拦住他道:“老弟,你别走啊,这两份纪念币你就拿着,初次见面的见面礼而已,千万不要客气。”

    邢德贵拦住巩伟不让巩伟走,巩伟没有办法问道:“这是什么纪念币?得值不少钱吧?”

    邢德贵马上道:“不值几个钱,老弟,给哥一个面子好不好?拿着吧?”

    赵大富在旁边说道:“巩秘书,你就拿着吧,邢总的一点心意,再说还有一份是给关省长了,麻烦你捎给关省长。”

    巩伟连忙道:“关省长不知道这事,我怎么敢把东西捎给他啊,到时候关省长会批评我的。”

    邢德贵道:“老弟,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怕什么啊,你就拿给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听我的,没事。”

    巩伟不愿意要,但是邢德贵非要给,巩伟面对这种情况不好办了,只好说道:“如果邢总你真想让我收下的话,你就给关省长打个电话,关省长同意拿,我就拿。”

    这等于将了邢德贵一军,邢德贵道:“我与关省长还没有见过面呢,怎么好给关省长直接打电话呢?要不你给关省长打一个问一问?”

    巩伟当然也不好当着邢德贵和赵大富两人的面打电话,想了一想,他就说道:“那好,我出去给关省长打个电话。”

    巩伟说罢就走了出去,看到他走了出去,邢德贵与赵大富便是低声说了起来,他们用这一招来试探一下关晓凡,如果关晓凡能收下他的黄金纪念币,他的事情就有门,他就可以直接去找关晓凡,向关晓凡送东西,如果关晓凡不愿意收这些纪念币,那问题就不好处理了,所以现在让巩伟打电话就是一个试探,看一看情况。

    巩伟出来后,便是给关晓凡打了电话,告诉关晓凡现在邢德贵与赵大富两人的表现,并且说了邢德贵送纪念币的事,知道这个情况,关晓凡沉思了一下说道:“他们这是在试探,你不要收他们的任何东西,这个赵大富与邢德贵的关系如此紧密,出乎我的意料,你回来吧。”

    和巩伟这样说了之后,巩伟心里头就有数了,一回来便说道:“赵厅长,邢总,这个纪念币关省长说了,他没有收藏纪念币的习惯,就不要了,而我呢,更没有这种习惯,所以,邢总,不好意思,这个纪念币,我不能要。”

    听了巩伟的话,邢德贵一时没了辙,而赵大富也是没有了办法,只好说道:“那就算了,老邢,就不要勉强巩秘书了。”

    话说到这儿,邢德贵就是感到不好了,等到巩伟走了之后,便是对赵大富道:“赵厅,现在怎么办?关省长看来不好接近啊。”

    赵大富琢磨了一下道:“你先别急,如果关晓凡这条路走不通的话,我们还是去找赵省长,你必竟是省里的知名企业家,赵省长也不能老让晋东煤矿一直在那里停产,我再向他汇报一下,让他签字同意晋东煤矿恢复生产。”

    听了赵大富的话,邢德贵心想只有这样了,否则还有其他什么好办法与关晓凡能接触上?

    邢德贵回到晋东煤矿,厂子的其他股东就是提出煤矿绝对不能再停工下去了,损失会越来越大,而现在煤矿价格持续走高,这样下去得损失多少利益啊。

    一听到这个情况,邢德贵心里也是更加比较着急了,便是暗自想了想,不行的话,他亲自去找一找关晓凡,关晓凡也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人,难道说他见了钱不心动?如果一千万不足以吸引他的话,那么就给他两千万五千万,或者给他股份,不信他不会不动心。

    邢德贵把这个想法一和其他的股东说,其他的股东听到后,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要能及时开工生产,他们愿意付出相应的代价。

    一这样考虑,邢德贵没等赵大富去找赵春明,便是直接去了省政府找关晓凡去了。接到报告说邢德贵要找他,关晓凡想了一想,没有不同意,既然邢德贵要来找他,则是听一听他的意见,看他是什么情况。

    得到关晓凡同意过去见他的回复,邢德贵立刻来到了关晓凡的办公室,与关晓凡见面。关晓凡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前来拜访他的邢德贵。

    一见到关晓凡,邢德贵脸上含着笑,走上前道:“关省长,我们又见面了。”

    关晓凡看了看他道:“是的,又见面了,邢总坐下吧。”

    邢德贵坐了下来,看向关晓凡笑着说道:“关省长,我们煤矿现在还不能恢复生产吗?”

    关晓凡道:“只要我们的整改措施完成,就可以恢复生产,现在你们的整顿情况还不尽人意,你们要把精力用在这个事情上。”

    邢德贵道:“关省长,我们的安全生产整顿已经差不多了啊,我们已经按照安监局的要求去做了,差不多可以恢复生产了。”

    关晓凡一听说道:“在安全生产上,不要有差不多三个字,而是要百分之百的保证不出任何问题,明白吗?”

    邢德贵一听,感到关晓凡要求的太严格了,如果严格按照安监局的要求去做的话,他的厂子一年也开不了工,而这样不但造成损失,而且成本也会加大,所以他必须让关晓凡高抬贵手,让他恢复生产。

    想到这里,邢德贵道:“关省长,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能不能边整改,边生产啊,保证在安全上不出问题,您看可以不可以?”

    “边生产边整改?你觉得这现实吗?你们煤矿存在问题太多了,如果要是这样搞,难保不出现安全生产的问题,一出事故,且不说政府要承担什么责任,你们也得破产,花阳煤矿的教训,难道你们没有吸取吗?”关晓凡目光一凛,看向邢德贵道。

    邢德贵一听,便是感到关晓凡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大可能答应他的要求的,花阳煤矿出了问题,不代表晋东煤矿也会出现安全上的问题,只要大差不差就行了,如果在安全生产上投入太多,又受着安全生产规定的束缚,他们怎么能赚大钱呢?因此,他不可能完全听从关晓凡的话,那样的话,钱也不用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