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414章 非常失望
    听了牛安平的话,关晓凡又把目光看向赵大富问道:“赵省长要求让晋东煤矿尽快恢复生产了?”

    赵大富道:“这是赵省长本人的原话,让我们过来和关省长您共同研究一下这个事情。”

    一听完这话,关晓凡便是看向牛安平道:“牛局长,你是安监局长,你先来说说晋东煤矿什么时候能恢复生产?”

    关晓凡先问起了他,这让牛安平不好回答,如果他说现在马上可以恢复生产,关晓凡肯定不高兴,而且会针对安全生产的问题对他进行追问,让他难以回答,但是如果他说现在不能恢复生产,赵大富又不高兴,让他一时两难。

    想了想,牛安平道:“关省长,如果按照我们安监局的整改标准来看,晋东煤矿确实是可以开工了,但是整改标准是一回事,实际运行又是一回事,我不好下结论啊。”

    看到他这样讲,关晓凡道:“你这话等于没说,什么你们的整改标准,晋东煤矿达到你们整改的标准了吗?这才一个多月,晋东煤矿就能整改好了吗?你给赵省长看了什么安全生产报告,拿来给我看看。”

    牛安平让关晓凡给说了一顿,连忙把安全生产报告交到了关晓凡的手里,关晓凡拿到手里看了一看,直接扔到办公桌上说道:“这个报告和上次有什么区别?晋东煤矿根本没有把这事当回事,没有认真进行整改,你们安监局不能顺着他们的意来做事,邢德贵为了早日让晋东煤矿开工,都找到我,要给我送股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念他是初犯没有追究,邢德贵是这种思想,你们不能跟着他这种思想,赵省长让尽快恢复生产,但是前提是我们要把安全生产工作搞好了,赵厅长,你说是不是?”

    关晓凡话说到这儿,便是看向赵大富,问起了赵大富。赵大富听了关晓凡半天的话,那心里头急的要命,现在一听到问到自己,他连忙说道:‘关省长,晋东煤矿到底是什么整改标准,不能让他们摸不着头脑啊,关省长。“

    看到他这样讲,关晓凡就知道他是想着让晋东煤矿尽快恢复生产的,看了他一眼便说道:“什么整改标准,这个事情还用我说吗?晋东煤矿在安全大检查之后,做了哪些工作,他们不知道吗?安监局只能起到督促作用,真正的安全生产整顿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不过是在应付安监局,远没有达到整改目标,我原来没有说的那么直率,但是你们既然这样问了,我就表明这个态度,安监工作远没有做好,你们煤炭厅在这个事情也是没有做到位,现在却是想着尽快让晋东煤矿尽快恢复生产,如果出了事情,你们承担的起吗?”

    关晓凡的话比较重,一下子说的牛安平抬不起头来,而赵大富也是不好再开口说话了,看来即使赵春明发了话,也是不行,关晓凡是一个强硬的领导人,不是想着投机取巧就能从关晓凡手中得到便宜的人。

    赵大富失望地离开了关晓凡的办公室,牛安平陪着他忙碌了大半天,不但没有达到什么目标,反而让他在关晓凡面前难看,这让他感到很憋屈。

    出了关晓凡的办公室后,牛安平不由地抱怨起赵大富道:“看到没,安全生产工作不做好,休想从关省长这里得到开工的许可,赵省长也不好直接发话让开工生产,我们这不是白活了吗?”

    赵大富听了之后,也是叹气道:“没想到他如此强硬,不给变通,看来现在没有什么办法了,你先走吧,我也回去了。”

    赵大富在牛安平走了之后,便是又去了赵春明那里,他想打关晓凡的小报告,看一看还有没有机会。

    到了赵春明那里,赵春明一看他这么快回来了,便问是什么情况,赵大富便道:“关省长对晋东煤矿的偏见太严重了,他始终认为晋东煤矿没有好好地进行整顿,所以即使您发了话,他也是不听,说必须半年后再恢复生产。”

    赵大富添油加醋,试图影响到赵春明的判断,赵春明听到后,沉思了一会,说道:“既然他是这个意见,我也不好说什么,必竟安全生产的工作是他抓的,他是第一责任人,你让邢德贵想尽一切办法把安全生产的工作做好。

    看到赵春明这样回答他,赵大富更是失望了,但是此时已没有办法,只好离开了赵春明的办公室,然后回去以后和邢德贵通了电话。

    接到赵大富的电话,邢德贵得知这种情况之后,一方面感到很失望,而另一方面则是感到关晓凡是很可恨,老是阻挠他恢复生产,如果他不把关晓凡给摆平的话,他的煤矿恐怕半年之后就会垮了。

    邢德贵接完电话之后便是想着如何应对这个事情,关晓凡不接受他的贿赂,从软的方面已经没有了办法,而他又找不到能向关晓凡施加影响的人,现在只有采取硬的办法来对付关晓凡了。

    而至于如何硬,这个需要好好琢磨一番,关晓凡是副省长,位高权重,如果想直接对他不利,风险太大,而且不易得手,而且不到最后一刻,不能采取这种手段,因此当前还是要想法逼迫关晓凡同意他恢复生产的请求。

    而如何逼迫关晓凡同意他的请求呢?邢德贵与股东们进行了商量,股东们也是气愤填膺,对关晓凡也是恨之入骨了,有的说写举报信骂他,让关晓凡晚上睡不觉,有的说给关晓凡贴大字报,就说关晓凡是故意不同意晋东煤矿恢复生产,目的是想着从中捞钱,如果捞不钱,就想把煤矿给强行转让他的亲戚手里。

    矿里的股东都是想着如何污蔑关晓凡,然后好让关晓凡退缩让步,邢德贵听了半天,都感觉没有多大意义,自己要给关晓凡送股份,关晓凡都不同意,现在说这些话谁信?

    邢德贵这样一想,只好自己想着其他办法来逼迫关晓凡同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