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416章 悄悄生产
    邢德贵正得意着自己指使矿工去省委省政府上访的时候,突然接到了省信访局长打来的电话,一接到电话,他心里一惊,不知道是什么事,心想不会是这事露馅了吧?省信访局长打电话让他去处理此事吧?

    这样一想,邢德贵便道:“陈局长,我这边有事情,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我马上按照您的指示办。”

    听到他这样讲,省信访局长马上说道:“关省长现在找你,你马上过来,不要找什么理由,你来到就知道了。”

    省信访局长这样一讲,邢德贵不好不去了,只好答应下来,答应下来后便是给生产厂长打了一个电话问是什么情况,生产厂长刚想着给他去电话呢,结果邢德贵就打来了,一把现场的情况一说,邢德贵差点没被气死,关晓凡居然告诉职工,煤矿要发给他们生活费,这不是故意要让他煤矿多花钱吗?虽然按照规定是要发给职工一定的生活费,可是有哪个执行过?现在关晓凡看来是要让他执行了。

    邢德贵很想不去省委省政府,可是如果他不去,省委省政府一恼怒,查这些上访的工人因为什么上访的,到时候恐怕是更加被动了,他现在去了省政府,或许可以讲一下理由,把这个事情给翻转过来,要不就和省政府谈谈条件,只要允许他开工,他可以把职工以前的生活费给补上。

    这样一想,邢德贵便去了省委省政府,到了省政府之后,上访的职工已经散去,省信访局长见到他,便是带着他去了关晓凡的办公室。

    关晓凡一见到他便是说道:“按照规定,你们在停产期间,要发给职工们一定的生活费,你们为什么没有兑现,导致职工到省委省政府上访?”

    邢德贵一听到这话,心里一沉,说道:“关省长,我们企业被停产了,哪来的钱发生活费呢?只要您让我们恢复生产,我们马上把生活费给补上。”

    看到他这样讲就没有意思了,关晓凡冷哼一声道:“不要跟我说你们没有钱的事,我现在就可以让人去查你们矿上的帐,如果你们不主动职工发,引起职工再到省政府来上访,那可不就是现在这么和你讲话了,发生活费与恢复生产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现在立刻让财务上给职工们把生活费给发了,否则你们将面临更严重的后果。”

    关晓凡的话不容置疑,邢德贵听了之后,直接傻眼,关晓凡这也太狠了吧?简直是不给他活路啊,看来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邢德贵只好先答应下来,回头再想办法,等到他回到以后,一和其他的股东们讲,几个股东彻底不愿意了,现在不但不给开工,还给职工生活费,这不是要折磨死他们吗?关晓凡这分明就是故意在整他们。

    想到这里,几个股东便提议道:“我看我们不能事事听省政府的了,关晓凡这是分明在整我们,我建议立刻开工,不管省政府允许不允许了,而理由就是我们既然要给职工们生活费,就要开工,到时候让省政府知道了,我们就这样解释。”

    邢德贵听了几个股东的意见,心里头也是有所心动,既然省政府不同意开工,他们就偷偷开工,偷偷开工,只要省煤炭厅不查,安监局不过来看,就没有什么问题,只要想开工,办法还是有的,不行这就么办。

    邢德贵的心里便是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觉得与其求着关晓凡,不如不理会他,直接让煤矿开工,只要不出什么事就行了,关晓凡不可能再次来到晋东煤矿来,没有人报告给他,他上哪儿知道去?

    邢德贵便定下了这个主意,然后开始安排工人们在夜间开工,白天停工,以应付安监局的检查,这样偷偷摸摸的开工,谁也不会知道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邢德贵安排财务把生活费给发了,同时告诉职工们,省政府同意他们开工了,只是白天开工不大好,容易引起其他煤矿的妒忌,因此就晚上开工,职工们才不管你什么时候开工,所以便是听从他的话开展了生产作业。

    从晋东煤矿职工上访这件事上来看,关晓凡意识到煤矿利益的复杂性,职工上访绝对不是职工们的自发行为,而一定是背后有人在操纵,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只是他没有点出来而已,只要职工们能散去,他没有必要点出来。

    现在邢德贵答应了给付职工们的生活费用,关晓凡也是盯着这事,看一看邢德贵会不会给付,如果没有给付,必须要对晋东煤矿作出处理。

    过了几天,关晓凡便得知邢德贵把生活费用给发下去了,听到这个消息,关晓凡沉思了一下没有再去关注这事,而是让牛安平继续做好晋东煤矿的安全生产整顿工作,确保晋东煤矿不得在没有整顿好之后,恢复生产。

    牛安平只好答应下来这个事情,赵大富此时也是没有办法,赵春明根本不愿意直接给关晓凡下命令让晋东煤矿恢复生产,所以想利用赵春明来搞这事的想法无法得逞。

    但是过了几天,邢德贵找到他,偷偷地告诉他,晋东煤矿在悄悄生产,而且都是放在夜间,谁也不知道。

    一听到这事,赵大富心里一紧说道:“这样行吗?要是给查出来,那可是不大好。”

    邢德贵道:“赵厅,只要安监局和煤炭部门不管这事,谁会知道呢?我们一边生产一边整改,不会出什么事的。”

    赵大富听了之后,沉思片刻,说道:“那你们要小心一些,不要让关晓凡知道这事,如果知道了,可是不会绕了你们,要不你们就投入一部分钱,把安全生产设备给上马吧。”

    邢德贵一听说道:“那得需要投入几千万呢,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是承包煤矿,这笔投资政府又不给垫上,我们干嘛要投,划不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