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422章 向书记汇报
    经过调查组的深入调查,结果发现,晋东煤矿发生的这起安全产生事故,总共导致五人遇难,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后,邢德贵第一时间知道后,大惊失色,等到冷静下来之后,他就下令掩盖此事,因为他是偷偷生产导致的事故,这要是让政府知道了,他就有大麻烦了。

    而他把事故给隐瞒起来,不但可以保全他,而且相关的官员也平安无事,他们说不定也乐意他这样做,所以他才会大着胆子掩盖事故。

    现在却是让调查组给调查出来了,邢德贵让省公安厅的人给抓获并控制起来了,邢德贵一出事,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惊慌,赵大富首先就是感到非常的不好,邢德贵与他是远亲,如果省政府真要深入调查起来,那么他真是脱不了干系,就看这个事情省政府会不会就事论事了。

    晋东煤矿发生了矿难,却是被瞒报了,而且一次性死了五个人,属于重大事故了,省委书记王振远知道后,也是感到非常愤怒,立刻把关晓凡叫了过去,问一问是什么情况。

    接到王振远秘书的电话,关晓凡立刻去了王振远那里,王振远正呆在办公室里有些发火,他第一印象,觉得是关晓凡这个分管安全生产工作的副省长工作没有做好,因此当关晓凡来到他的办公室后,便是沉着脸不大高兴。

    看到王振远后,关晓凡觉察到气氛不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确实是感到有些无法交代,而且幸亏他的那名记者朋友给他打了电话,不然他都不知道这个事情,现在王振远如果对他发脾气,他真不好说什么。

    “王书记,我正想着过来向您汇报一下晋东煤矿的工作,您的电话就打来了。”看了看王振远,关晓凡先开口说道。

    王振远沉脸看了他一下说道:“你们是怎么搞的,为什么会出现瞒报的情况?花阳的矿难还没有过去多久,居然又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原因?”

    看到王振远厉声对他讲这话,关晓凡便知道王振远比较恼火,想了想便说道:“晋东煤矿可以说是胆大妄为,我之前私下去过他们的煤矿,得知他们的安全问题非常严重,因此便让他们停了工,但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敢私下偷偷生产,发生事故以后,便是瞒报起来,导致发生这种情况,而这也是我通过一个记者朋友那里得到他们瞒报的消息,不然我们还被蒙在鼓里。”

    关晓凡把这话一讲,王振远的表情顿时好了一些,说道:“居然还有这种情况,晋东煤矿的老总是邢德贵吧?听说他很有钱,行事非常高调,给儿子结婚都把国内的一线巨星都给请来了,这样的煤老板,你说我们省还有多少?”

    关晓凡听了王振远的话,便是感到王振远对现在的煤老板也是不大感冒,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便说道:“现在这样的煤老板真是不少,有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为了钱,什么事都敢干,这个邢德贵现在让公安给控制起来了,但是还没有决定怎么处理呢。”

    王振远问道:“你觉得该怎么处理他?”

    关晓凡道:“邢德贵敢这么干,绝对不是他吃了什么豹子胆,而是因为他背后有保护伞,如果我们只是对他本人作出处理,而不去深查背后的事情,出了一个邢德贵,以后还会出现李德贵,王德贵,所以我认为要把邢德贵交给省纪委来处理,查一查他背后的东西,这样才能把事情调查清楚。”

    关晓凡的话让王振远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作为省里的一把手,各方面的事情都要考虑到,而关晓凡则是不需要考虑这些事情的,因此关晓凡大可以建议他去做这些事,然而做这件事,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他需要考虑清楚。

    “你们现在有没有摸到一些情况了?”王振远问道。

    关晓凡道:“王书记,我不是纪委书记,而且来的时间不长,哪能摸得透这里面的情况,不过我之前听说邢德贵是赵大富的什么亲戚,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名堂,那就要好好调查一番了。”

    王振远一闻此话,便是动了容,说道:“这个赵大富,如果与邢德贵有什么勾结,我们绝不能轻绕,现在因为煤矿的事情,我们出了多少事了,我都受到过处分了,你说这个事情难道我们就解决不了吗?”

    看到王振远说这话,关晓凡立刻说道:“王书记,不是解决不了,而是我们没有下决心去解决,现在的煤矿资源都掌握在了一些私营企业老板的手中,他们利用煤矿资源赚取了大量财富,涌现了无数的爆发户,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想投入到这个行业中去,最后导致的结果是这个行业非常混乱,到处都是冒险家,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便是我们放开煤炭资源开采所带来的后果,我建议关闭大小私营煤矿,重新收归国有,把混乱的开采秩序给稳定下来,好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一听到关晓凡这样讲,王振远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却是说道:“现在讲究的是市场化,吸引民营资本的投入,如果我们现在反其道而行之,不是会引来舆论的抨击吗?”

    关晓凡看到他与赵春明的担心是一样的,便是说道:“我们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些民营资本可以进入,但是也要搞混合所有制,不是完全放开让民营资本搞,煤炭这种东西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其开采应当受到限制,我听说倭国那边,都买来煤炭沉到海底下,以备不时之需,而我们却是大肆开采,没有节制的开采,最后所得的收益都流入了个人的腰包,而且还破坏了环境,这样的放开市场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们现在要进行改革,借助晋东煤矿瞒报这个事件,推进工作,把全省的煤矿资源给统筹起来,组建几家大的煤炭集团,让民营资本退出,或者只让他们参与入股,不负责经营,秩序一建立起来,事情就好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