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云仕途 > 第1426章 王振远的质问
    第1426章 王振远的质问

    生产厂长听了关晓凡的话,一时没有回答,他再想着事情,邢德贵有恩于他,并且邢德贵在省里的势力很大,他有些不大相信邢德贵逃往国外的话,在他看来,这很可能是关晓凡欺骗他的话,邢德贵身价几十亿,是省里有名的富豪,怎么会突然离开国内逃往国外?

    虽然这一次的事情比较严重,但是邢德贵有摆平此事的能力啊,不然他怎么会直接从省公安厅里面放了出来,安然无事了呢?

    “关省长,你不用多说了,我是不会讲关于邢总的任何事情的。”生产厂长过了半天,终于这样回绝关晓凡道。

    看到他的态度仍然是比较强硬,不愿意配合政府的调查,关晓凡冷笑着道:“你是不是认为我说的话是假的?或者你认为邢德贵不会有什么事?我告诉你,邢德贵再有钱,背景再深,只要他犯了法,国家的法律一样制裁他,他现在逃往了国外,就以为我们没有办法了,如果他这样想那就是错了,你好好想一想,为了他,你真的愿意替他受过吗?”

    关晓凡心里还想着让生产厂长能回心转意,然后好配合调查,但是他显然低估了生产厂长与邢德贵之间的紧密联系,以及邢德贵背后的强大力量。

    生产厂长一方面是感激邢德贵,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邢德贵后面有着强大力量,所以他不愿意配合调查,只要邢德贵在,他入狱几年,也没有什么,因此关晓凡现在想说服他是徒劳的。

    讲了半天的话,关晓凡没能说服生产厂长配合调查,这让关晓凡感到比较沮丧,但是同时也让他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以为生产厂长与邢德贵之间的关系只是利益结合,只要把利害关系说清楚了,生产厂长一定会配合调查的。

    现在看来,事情绝对不是那个样子,生产厂长与邢德贵之间的关系除了金钱上的关系,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关系,邢德贵对他的支配力已经不是利益支配那么简单了。

    关晓凡放弃了说服生产厂长的努力,而是只好按照赵春明的要求,把这个事情往里收缩一下,不扩大责任范围,让生产厂长承担安全生产事故的责任,而把邢德贵暂时给抛开了。

    与此同时,国家工作人员的责任,最后调查的结果是把平时负责晋东煤矿安全生产的市安监局相关人员给抓了起来,他们平时疏于管理,对晋东煤矿发生的事故茫然不觉,存在严重失职,所以要承担责任。

    至于省安监局的人,关晓凡很想把责任弄到牛安平的头上,但是后来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只是想着要向赵春明和王振远二人汇报一下,把牛安平这个省安监局长给换掉,让邵鹏飞来担任这个职务。

    由于连续两次发生安全生产事故,估计牛安平本人也是心灰意冷,不愿意担任这个职务了,因此把牛安平给调整掉,应当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

    调查很快结束,关晓凡先把情况向白清水作了汇报,相关的责任人员已经让纪委给控制起来,没有涉及到多高级别的官员,最高的就是一名副处级干部,白清水看到后,没有说什么,就表示同意。

    白清水同意以后,他和关晓凡就是一起向王振远与赵春明两人汇报情况,王振远与赵春明二人听了之后,赵春明表示没有疑义,但是王振远听了之后却是眉头紧皱,问道:“这里面有没有深层次的原因?调查的是不是还要深入一些?”

    一看到王振远这样问起,赵春明道:“关省长调查的已经很具体深入了,我觉得可以向社会有个交代了。”

    赵春明这样一讲,王振远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话,而关晓凡思考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等到汇报结束以后,他悄悄去找了王振远。

    王振远想知道这个事情有没有深层次的原因,而关晓凡同样也想知道,但是现在邢德贵逃往了国外,没法对他进行调查,因此这个事情就没法进行下去,王振远肯定也是看到了这里面的情况,只是他没有讲出来而已。

    王振远或许会认为他的调查不够用心,因此他要单独和王振远讲一下这个事情。

    单独见到了王振远,王振远看了看他,关晓凡就直接坐下来说道:“王书记,我向你专门汇报一下晋东煤矿的调查问题。”

    王振远看了看他道:“你之前不是汇报过了吗?”

    关晓凡道:“之前的汇报其实是存在着问题的,现在我向您汇报一下具体的情况。”

    王振远一听,立刻感了兴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晓凡道:“邢德贵逃了,我们的调查没法进行下去,但是又不能不向社会公布,我和赵省长商量了一下,便是决定先公布一下调查的内容,等到邢德贵回来后,再进一步调查。”

    王振远闻言,脸色动了动道:“邢德贵什么时候能回来?”

    关晓凡道:“现在不好说,但是我们把这个事情先给了结了,邢德贵不会不回来,只是我担心邢德贵此次出逃,恐怕并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王振远立刻问道:“这话怎么说?”

    关晓凡道:“邢德贵是我们省有名的富豪,人脉关系十分广泛,他如果出事,肯定会有很多人关心,他原本是让省公安厅给控制了的,但是最后却是让省公安厅给放了,说是此事与他无关,主要是那名生产厂长的责任,这听上去不是在为邢德贵逃避罪责吗?而现在生产厂长是死心踏地地为他承担罪行,导致案子摆在这里,我觉得邢德贵背后一定有力量在支持着他,省公安厅在这中间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我很怀疑,但是我现在也不好说省公安厅的人就想包庇邢德贵。”

    话一说到这儿,王振远不由地站了起来,来回地走动了几步,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王中杰有什么问题?”

    关晓凡道:“我现在不好这么讲,当时确实缺少对邢德贵采取强制措施的证据,把他放了,也不能说是省公安厅违了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