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城时代 > 第190章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第二天的早餐,李启迪本来要安排了在住处吃,早早过去,可是,岳文非要吃京城的特色早餐,豆汁配焦圈吃得不亦乐乎。

    李启迪在京城多年,这对她来讲不是什么新鲜玩艺,而刘永刚、李志海则吃不下,是真真吃不下,市里和区里的主要领导都对此行寄予很大期望,事前,秦湾四大班子的领导齐齐出席,为桃花岛核电造声势,这在以往项目争取过程中也是没有过的。

    可以说,此行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两根老油条对着两碗豆汁默默出神,一晚上功夫,李志海嘴角竟起了燎泡。

    “还是年轻人好啊,”刘永刚看着岳文跟前的一摞焦圈飞快地减少,把自己的那份也推到他跟前,“这豆汁怎么酸,老板,有白糖吗?”

    “刘主任露怯了,”岳文笑道,“豆汁加糖,头回听说,就是喝的这酸味。”

    他这个年龄,怕是跟刘永刚儿子差不多,虽然主持电筹办工作,但级别只是正科,跟副厅级差得太远,刘永刚脸色一沉,不说话了。

    在座的都是人精,李启迪马上笑道,“刘主任,我给您要碗炒肝,再加半斤包子。”

    刘永刚这才笑起来,“行,我实在喝不惯这味,小岳,你喝了,别浪费了。”

    “老京城炒肝,没心没肺。”岳文又笑道,一句话,刚刚阴转多云的刘永刚,脸一下又拉达下来。

    “你这是怎么了?”林荫柔声道,“净犯低级错误,刘主任是市发改委的领导,职务和岁数都在这呢。”她的的声音很低,口气和语气中完完全全为岳文考虑,让岳文心里一热,“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姐,”他低声叫道,“我知道他是领导,可是他管不着我。”

    “你呀——”

    这颗脑袋中常有出人意料的想法,但有一点,林荫知道,他做事,虽然常常剑走偏锋,但总体不出格,要不,也当不了一把手的秘书。

    那边,炒肝上来了,没心没肺的刘永刚看看,还是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包子是大葱馅的,他吃得也很香。

    “刘主任,炒肝不能多吃,三脂高的人吃这个容易堵塞血管!”岳文吡笑道,转眼又一脸严肃,似乎很为刘永刚着想。

    李志海看看岳文,今天脑子短路了,一大早的,怎么就看着刘永刚不顺眼,净说些膈应人的话!

    他低下头就当没听见,即不想得罪刘永刚,也不想得罪岳文,岳文的手段他听说过,发改委的老人程金镜到了电筹办,让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前阵子省里那个杜江波落马,听说也……

    “嗝——”

    刘永刚的包子卡在嗓子眼里了,他赶紧喝了一口炒肝,这才压了下去,“放心,我一时半会还拴不了!”

    岳文吡笑道,“那给您再上一碗,服务员,两份炒肝!”他不等刘永刚同意,就喊了一声,自己个拍拍屁股起来了,“刘主任,您慢用,我们等您。”

    他都站起来了,这哪里是等人的架式,倒是催着人快吃,这下连三个司机都看出来了,这小岳主任怎么象中了邪似的,处处给刘主任气受!

    刘永刚在林荫跟前,还不能发火,在京城,副厅级干部,扔下一块砖头,能砸到三个,他“呼哧呼哧”喝着炒肝,一个字不说。

    ………………………………

    ………………………………

    “进门条?”

    “我们昨天就来过了,”李志海陪着笑脸,“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你昨天吃饭了,今天还吃吗?”地道的京腔京韵,倍儿好听,可是听到这话,你想抽他!

    一个传达跟自己这么讲话,要是搁在开发区哪握搁在秦湾,李志海当场就撂脸子走人了,可是在这,只能继续陪着笑脸。

    那厢,李启迪打着电话,也是一脸笑意盈盈,不用听她讲什么,单从脸上的表情看,就知道是在托关系找人。

    刘永刚站在李志海身后,一言不发,这京城里的太阳太晒,习惯了出门有车、进屋有空调生活的他,一会子功夫已是满头大汗。

    这太阳,今天也太毒了吧!

    刘永刚下意识地看看岳文,这个小伙子正推着林荫,一脸地人畜无害的模样,乍一看,还以为是京城哪所大学里的学生呢!

    大家都没想到,今天排队的人如此之多,打眼望去,各省的车牌又增加了不少,看来在这附近找屋住是对的,但就是没想到,大清早起来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李启迪放下电话,一脸抱歉,作为驻京办主任拿不到进门条,大太阳底下还要排队,这是对她能力的严重质疑!

    林荫善解人意,马上宽慰道,“那我们先排着,他们进去也得一个省一个省地说,说不定进去后我们能排到前面去。”

    各省的人眼睛都瞪得比灯笼还大,关键时候指望他们让出条道来,那可是让出机遇,让出项目,谁也不傻,大热天的,求爷爷告奶奶地过来遭这份罪,不就是想提前进入大盘子吗?

    说不定,你进去了,别人就没进去,提前一步,就是提前把握机会,就是有点漏洞都好弥补!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刘永刚脸拉下来,“吃什么特色?!好了,这下好了,今天说不定连汇报都汇报不上。”

    林荫的脸上看不出焦急,但岳文敏锐地发现那雪白的如削葱根的手根紧紧地绞在了一起。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林姐,就是《孔雀东南飞》中那个刘兰芝吗?

    “小岳,小岳……”

    岳文猛地惊醒过来,却发现刘永刚正看着他,“大太阳底下,想什么呢?等我们进去的话,恐怕又要到晌午了,你说怎么办吧?”

    这么多人,单问他的意思,这里面怕是早上的事,他借题想发作了。

    “即来之,则安之,我们不能走,”岳文笑道,“这样回去,市里领导也会批评我们。”

    批评倒谈不上,可是低看却是真的,刘永刚道,“那就排队,启迪,你去推着林处,让小岳在这排队。”

    林荫与李启迪都望向岳文,知道刘永刚是想给岳文一个下马威,这大太阳底下,一会功夫,全身就湿透了。

    “排队,用得着排队吗?”岳文笑道。

    “不排队怎么进去,飞进去?”刘永刚的口气很不好,“要不你会魔术,变一张进门条来我看看。”

    “那,我,就献丑了。”岳文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