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行,”男人板起脸来,“刚才那个不是用针在扎你,那是把药液输到你的身体里,你的后背都已经发炎了,不输液怎么行!”

    严厉的语气,不容拒绝。

    小女娃呆呆的瞅了他两秒,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得那叫一个声音嘹亮,撕心裂肺。

    正在门外候着的管家和家庭医生听到了这哭声,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哆嗦。

    也不知道大少爷用了什么残忍的手段,竟然让这么一个小姑娘,哭得如此肝肠寸断。

    最重要的是,对这么一个精致的小丫头也能下得了手,大少爷果然冷血狠戾。

    而此时,某个冷血狠戾,对小丫头也下得了手虐待的大少爷,正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女娃。

    浓眉狠狠皱起,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行了,别哭了。”放柔了声音,男人一边哄着,一边伸手擦着小女娃脸上的金豆豆。

    可是小女娃完全不吃这一套,还是不停地制造金豆豆。

    眼见着眼泪越掉越多,声音越来越嘹亮,男人烦躁的揉了揉紧锁的眉心。

    “不许哭了!”

    冷声呵斥了一句。

    正哭得欢的小女娃被他这句话一吓,立马停止了下落的金豆豆。

    咬着嫣红的唇瓣,泪眼婆娑的看着满脸写着不耐烦的男人。

    哽着嗓子,小身子一抽一抽的。

    君越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终于不哭了。

    然,还没松口气呢,下一秒,那原本咬着唇的小女娃,又募地放声大哭。

    而且哭声比之刚才,分贝更加的高昂,眼泪就跟开了闸的水龙头似的,唰唰的往下掉。

    君越头疼不已。

    什么叫做女人是水做的,此刻的君越是深有体会。

    偏偏这小女娃,自己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好好捧在手心里哄着。

    放软了语气,用了极大的耐心,最后甚至答应了这小女娃,不给她扎针了,小家伙这才不哭了。

    这是他君越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这么哄人。

    旁人谁敢不要命的在他跟前闹脾气?就算是身为他的亲弟弟的君煜,也不敢。

    君煜若是在他面前闹脾气,别说是哄他,没把他抓起来揍一顿就不错了。

    嗯,糟心的弟弟,揍一顿就服帖了。

    可是现在,来了个揪心的小女娃,如何能揍?

    看着小女娃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泪痕,小巧的鼻头红彤彤的,君越的心就不由得一阵烦闷。

    这小女娃就是他命中的克星,可他心甘情愿的让她克着他。

    将小女娃揽进自己的怀里,暗暗的叹了口气。

    澜朵朵靠在男人结实宽阔的胸膛里,他身上浅淡的檀木香,萦绕在她的鼻尖,令她的心下一片安宁。

    澜朵朵偷偷的勾起唇角,哈哈,成功躲过一劫。

    只听得头顶上方,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下次不许再这么哭了。”

    她那一颗颗的眼泪落下来,就像是落在了他的心上一样。

    带着滚烫的温度,灼烧着他的心。

    “我知道了。”澜朵朵乖顺的应承着,原本清脆的嗓音现在听起来有些沙哑。

    狡黠的眯了眯眼。

    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了,再说,她只答应下次不哭了,可没说具体是那一次啊。

    嗯,这样她也不算是在骗人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