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君越垂眸,黑眸看着怀中的小粉团子,那一双海蓝色的眸子湛蓝澄碧,仿若被海水洗过一样。

    “为什么要替她求情?”

    这个女佣,至多不过和她待了一天,她就这么上心吗?

    澜朵朵的眸光暗沉,似乎有些伤感。

    为什么呢?

    她不是那种爱多管闲事的性子,再则她本就与小诺不太亲善,而且君越也不会平白无故的鞭打她,一定事出有因。

    替她求情,或许是因为,她这个样子,和之前的自己很相似吧。

    那道道生风的鞭子,抽打在身上的感觉,没有人能比她更加了解。

    小女娃的情绪募然变得伤感低落,君越的黑眸深了深,莫名的,不喜欢小女娃无精打采的模样。

    这样软糯的小家伙,应该是元气满满,无忧无虑的样子才对。

    大掌落下,在小女娃柔软的发顶揉了揉,颇有种揉抚A摸宠物的即视感。

    当然,澜朵朵还不知道什么是宠物。

    澜朵朵扬起头,刚好能与男人敛下的黑眸对视。

    “因为,我讨厌看见血。”

    君越愣了愣,他原本以为,小女娃之所以会求情,是因为她天性善良。

    如果真是这样,他宁愿小女娃不要太过善良,很多时候,善良会成为别人伤害自己的最致命武器。

    却没想到,小女娃居然是因为不想看见血。

    澜朵朵的确单纯得犹如一张白纸一样,可那并不代表,她是个圣母心泛滥的人。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今日若不是小诺遭受的是鞭刑,她多半是不会开口求情的。

    须臾,君越红潋的薄唇轻唇:“好。”

    澜朵朵却是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窝在男人温暖的怀里,整张小脸埋进男人的胸膛,不去看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小诺。

    只见君越递了个眼神给管家,管家会意,朝着拿着鞭子的黑衣护卫挥了挥手,护卫面无表情的退了下去。

    小诺气若游丝的喘着气,她虽然被打得半死,可是还是清清楚楚的听见了澜朵朵的话。

    心里恨得直痒痒。

    谁需要她来求情,还讨厌看见血,假清高!

    “可知道我为什么会对她用鞭刑吗?”

    澜朵朵闷在他的胸膛里,愰了愰脑袋,闷闷的,带着些鼻音的声音传出来:“不知道。”

    “可想知道?”

    澜朵朵不说话了。其实她不是特别想知道。

    可是听君越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和她有关?

    沉默片刻,闷闷的声音又响起:“嗯。”

    男人伸出大掌来,将小女娃紧埋在自己怀里的小脑袋托在自己的掌心。

    澜朵朵的脑袋离开他的怀,水碧凝波的海蓝色眼眸定定的看着男人深邃的黑眸。

    男人垂首,视线不经意瞥到了小女娃阳光般的金色长发,长及臀部以下,由于是被他抱在怀里,所以海藻般的微卷秀发,自然而然的垂到了地板上。

    男人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撩起垂在地上的发丝,放在手心把玩。

    小女娃的发丝非常的顺滑柔软,就像是上好的丝绸一样,触感极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