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011章 叫老公
    赵信阳和叶初桐重归于好后,对她的好更上了两个台阶。

    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给她做早饭,等叶初桐起床,白水煮鸡蛋都给她剥好,放在盘子里。

    这模样,活生生就是二十四孝老公。

    这样的日子,让叶初桐总算从压抑的缝隙中找到一丝宽慰。

    可这天接了一个电话,把她的好心情败坏得一干二净。

    “你好,请问是叶小姐吗?我是聂归辰先生的律师,请问您的赔偿款什么时候能够到位?我们这边才好把车及时送去修理。”

    叶初桐咬了咬手指头:“这个,真那么严重吗?能不能就在国内修?”

    这些人真是太崇洋媚外,出国修多贵啊,与其把钱拿给外国人赚,不如给国人增加GDP。

    但聂归辰的代理律师显然不这么想。

    律师就是律师,说话滴水不漏:“我们也不想这么麻烦,但国内没有那辆车对口资质的修理店。聂先生也是为了您考虑,所以才让我带他催一催,而不是提前走法律程序。”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再拖下去,收到的就是法院传票。

    叶初桐咬牙,干巴巴地赔笑:“我就是一个贫民阶级,恐怕一时半会儿凑不出这么多钱来。”

    律师没几两同情心地说:“这件事,全由聂先生的心情决定。”

    对方疏离又不失礼貌地同她道别,才收线。

    叶初桐握着手机,像只困兽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聂归辰能有什么好心情?

    他的好心情就是毁掉别人的好心情!

    叶初桐的情绪正跌到谷底,郑妙子就打电话过来,说刚从日本回来,约她出去一起呼吸故土的气息。

    酒吧里除了骚气,哪有什么故土气息?

    不过心情不好,去喝酒倒是发泄的方法之一。

    叶初桐下了班,直奔susa。

    华灯初上,夜生活已经开始,纸醉金迷的灯光投射在人脸上,一颗颗蠢蠢欲动的心脏在隐秘的空间里相互碰撞。

    幸好不算拥挤,叶初桐很快就找到了两个已经半醉的郑妙子和蓝洁。

    “你怎么把头发剪了?”叶初桐眨巴了两下眼睛,诧异地问郑妙子。

    郑妙子摸了摸自己清爽的短发:“不好看吗?理发师说我剪了头发之后很有攻的气质,现在我的狩猎范围不仅局限于男人。小桐桐,不要一脸花痴地看着我,小心我追你哦!”

    叶初桐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还真想了想:“别追了,你直接包养我吧,三十万不讲价。”

    刚好可以把聂归辰那笔修理费付清。

    郑妙子捧住脸满是惊恐地说:“我去日本之前包养你才四五万,只离开了一周就价格大跃进。通货膨胀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叶初桐忍不住乐:“行了,祖国妈妈还没到让你忧国忧民的地步。”

    蓝洁帮叶初桐叫了酒,随口问郑妙子:“这次出国感受到日本人民的热情了吗?”

    郑妙子“呵呵”两声:“那简直太热情了,有个宅男咔咔给我拍了两张照,问我能不能以我的外形为模板定做充气娃娃。我追了他两条街才追上那孙子,把照片删掉。”

    叶初桐和蓝洁对视一眼,拍着手掌大笑。

    郑妙子任她们笑,叹了口气:“这一趟回来之后,爱国对我来说不止是句口号。”

    说完见两个闺蜜笑倒在沙发上,她瞪眼:“你们俩能不能有点儿同情心?”

    叶初桐笑得被口水呛了一下,咳了起来,赶紧喝水润嗓:“为了安抚你这颗受伤的小心灵,我们今天舍命陪君子。”

    蓝洁也点头附和,表达对友情的忠诚。

    郑妙子老怀甚慰,十分放得开地点了两个脱衣舞男过来。

    劲爆的音乐中,男人随着频率扭动,手放进单薄的T恤里抚摸遒劲的身躯。

    这场景让叶初桐有些恍惚,她木着一张脸。像播放电影一样,隐秘幽暗的场景一帧帧浮现在脑海。

    男人压着她卖力地动作,热辣的呼吸喷在耳边。她全身疼得要命,指甲掐进男人结实的肩膀……

    “怎么了?”蓝洁碰了碰叶初桐的肩膀,问道。

    叶初桐回过神,眼睛里还带着几分迷茫。

    难道是最近烦心事太多了吗?竟然产生了幻觉。

    “嗯,没事”她垂下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才发现是水,于是又换成酒。

    蓝洁看她魂不守舍,就说:“是不是觉得太吵?”

    的确有点儿,不过叶初桐不忍拂郑妙子的意,“没事,又不是清吧,吵点儿很正常。”

    等郑妙子疯够了,蓝洁开口道:“瞧你一身热汗,还跑出来想要结束单身。男人都被你熏跑了。”

    “什么汗味,我自带体香”郑妙子甩了一下头,才想起自己剪短了头发,讪讪坐下。

    又跳又闹,很容易累。蓝洁提议玩儿骰子,受到其他人的广泛响应。

    两个舞男穿好了衣服,老实不客气地坐下来,并提议:“输了的那个,得被赢家指定做任何事。”

    玩儿的就是心跳,郑妙子张口就答应:“好!”

    叶初桐想拒绝都来不及。

    刚开始没两局,惨败的叶初桐深觉猪队友的可恨。她瞪着点数少得可怜的骰子,深吸两口气。

    蓝洁看热闹不嫌事大,嗲着嗓子:“小桐桐,明天我上寺庙给你求两个转运符。”

    叶初桐咬牙:“那真要谢谢你!”她的刀呢?

    赢的是舞男之一,对方显然比郑妙子更爱凑热闹,坏笑道:“太平淡没什么意思,就叫下一个进酒吧大门的男人老公吧!”

    叶初桐血压都快扛不住了:“我是有未婚夫的人,要不换一个吧?”

    舞男理由充分:“到酒吧来不就是为了摆脱另一半,解放本性吗?叫老公又不是真把别人当老公。”

    叶初桐被赶鸭子上架,扭头希望两个好友能在这时伸出援手。

    结果两人都笑眯眯地,等着看好戏。

    叶初桐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门口。

    屏息中,她低着头,怕等会儿进来的要是个油腻中年男人,这声老公叫出来自己会挺不住。

    下一秒,门被推开,一双价格不菲的黑皮鞋映入眼帘。

    叶初桐横了下心,叫道:“老公。”

    进门的身影顿住,好一会儿,低沉悦耳的嗓音才从头顶掠过来:“老婆——”

    短短两个字,却像在叶初桐心里投下巨型炸弹。她脸颊不由自主地泛红,心跳快得发疯。

    紧接着,炸弹爆炸,血肉横飞:“你什么时候还我那三十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