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062章 第一个被我帅哭的人
    可是想逃已经来不及,办公室其余两人看了过来。

    “倒没想到你这时候过来”聂归辰淡淡拧眉。

    叶初桐只以为他是嫌弃自己才说这话,把头低下去,错过了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柔光。

    她有些拘谨地说:“我来得不巧,打扰你们了。”

    梁又颜心里回敬了一句:你还知道!

    但面上却温和地笑:“没有,我也没什么大事。给归辰内内外外买了套衣服而已。”

    相比之前几次见面,她的态度无异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那天在C家的店里被聂归辰揭了面子,梁又颜回到家便又哭又闹。

    一气之下说出再也不理聂归辰的话。

    梁母苦劝道:“傻女儿,你怎么拎不清?聂家的在军政商三界的地位,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上去攀亲。就算他在外面有几个红颜知己又怎样,只要你嫁进聂家,成为当家主母。谁还能从你掌心翻出天去?”

    梁又颜想想也是,她如果放手,不就便宜叶初桐这样的贱货了吗?她索性装得大方一点,以德报怨,聂归辰不送她裙子,她反倒送一套名家出品的西装。

    叶初桐将手里的东西往后藏了藏,扫了眼梁又颜往自己面前送了段距离的衣物。

    除了外面穿的,连内衬的背心和内裤都有。

    叶初桐坐立不安,“嗯,我也什么事。”

    梁又颜眼尖地看到她背在身后的东西,防尘袋,看来也是衣服。

    不过她还是单纯好奇,问:“你还带礼物来了呀?”

    叶初桐更不知道该怎么答。

    聂归辰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向叶初桐:“来还我西装的?”

    说“还”倒还比较自然。叶初桐点了点头。

    “什么衣服?”梁又颜酸溜溜地问。说完伸手抢过防尘袋。

    “别——”叶初桐一惊,去拦已经来不及。袋子的拉链“哗”地被拉开。

    叶初桐窘迫地闭了闭眼睛。

    梁又颜扫了眼防尘袋里的东西,眼中满是嘲弄,面上却用手捂了下唇,惊奇道:“和我买的一模一样。”

    说完又懊恼地埋怨,“真是的,没想到这家这么大牌也会骗人。明明说了是私人订制,不会再有第二件,谁知道还是批量生产,欺骗消费者。下次再不光顾他家!”

    叶初桐脸上更加火辣辣。但不说话就是默认,把锅扔给衣服制造商,她低声道:“他们没骗你。”

    梁又颜脸上的情绪退尽,淡淡瞥叶初桐一眼,“哦,这么说,你这件衣服,不是从专柜店买的?”

    这一点,叶初桐无可辩驳。

    梁又颜字字珠玑,犀利道:“归辰送你一百多万的名家礼裙,你就用这么件山寨货回报他?”

    不感觉可耻吗!

    她笑得讥讽,又有种聂归辰看走眼的畅快。

    叶初桐心里凝着一股气,双手握拳,喉咙梗了梗,才能顺畅地说出话来,“其实我很羡慕颜小姐,一出手送人,就是独一无二,顶顶宝贵的东西。”

    她说得真心实意。但梁又颜无动于衷,扯了扯嘴角拨弄了下头发。

    叶初桐吐了口浊气,才接着说:“老实说,这件衣服我花了三千块买下来,但以我的消费来看,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你六位数的衣服是心意,我四位数的衣服也是。”

    她几乎没有抱有让对方相信的念头,看着聂归辰,眼睛亮得像晨曦,一字一顿地说:“我绝没有敷衍你的意思。”

    聂归辰两手摊开,向前跨了一步。

    值到梁又颜拉了下他的手臂,才反应过来。

    他这是在干什么?竟然会忘记场合,差点上去抱住她。

    “山寨就是抄袭,窃取别人的精髓和劳动成果。归辰最讨厌这种走捷径的人。”梁又颜扯着聂归辰的袖子,示意他表态。

    聂归辰淡淡拂开她的手,拿过防尘袋,进了休息室。

    没一会儿,他一身蓝色西装,风度翩翩地走出来。

    叶初桐没看走眼,西装从肩膀到腰部,无一不贴合。布料包裹得恰到好处,一双长腿性感得让人唾液分泌得异常旺盛。

    “把你的眼珠收好,掉出来再去趟医院挺麻烦的”男人声线低沉地调侃。

    叶初桐忍不住脸红。

    梁又颜气得快原地爆炸,“归辰,你看清楚,她这件是冒牌货!以你的身份,怎么能穿这种东西!”

    聂归辰瞟她一眼,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自信:“比这个更便宜的我都穿过。还有,我的身价如果是被衣服衬托出来的,那是我活得失败。”

    梁又颜胸口上下起伏,话都说不出来。而叶初桐却怔怔地,想起聂归时穿衣服也不怎么挑剔。

    读大学的时候,她的生活费少得可怜。送他的都是很便宜的东西。有次给了他一件不超过百块的情侣衫,他嘴里埋怨:“叶阿猪,就你这种烂到家的审美,也就我这个当男朋友的受得了。”

    他一边说一边穿上,每天回寝室洗干净第二天接着穿。半个月都是那件不离身。

    她给的东西,再廉价他都视若珍宝。就像她这个人,再怎么满身是刺,他也绝不推开。

    本以为这种被珍视的感觉早已绝缘,但没想到,会从聂归时的弟弟身上再次获得。

    一块硬石头顶在喉咙上一般,叶初桐没忍住,热泪盈眶。

    一只大手伸过来,轻柔地将她脸上的泪珠拭去。男人轻笑着,戏谑道:“说起来,你还是第一个被我帅哭的人。”

    ------题外话------

    老规矩,准时下午六点双更哦。周末愉快,么么哒^3^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