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067章 千万别放过我
    卢美清正满脸不自在,卢茵茵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缀花长裙,肩部是薄纱的设计,莲步款款,一派闺秀气质。

    走近后,她微笑道:“刚去厨房看了看,专门让厨师做了李阿姨喜欢的扣肉,张阿姨最爱的家乡小吃蛋饺……”

    对于众人的喜好,她如数家珍。面面俱到,哄得众人开怀不已。

    说完了才注意到叶初桐似的,一反平时对后者的冷待,亲昵地挽住叶初桐的手臂,“刚还问小姨你怎么没到呢!”

    哪怕两家的孩子抱错,但养了好几年,总归有感情。所以秦卢两家一直有来往。

    秦媛和卢茵茵在外人面前,也以姐妹相称。

    但卢茵茵平时对秦媛看不上眼,所以一直只叫秦媛“秦阿姨”。今天倒是转性了,张口就是“小姨”。

    反常必有妖。叶初桐不露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卢茵茵腼腆地笑了笑,红晕在脸颊上铺开,“你神通广大,连聂二少也认识。我早就仰慕二少的风采,听说他喜欢书法,我最近写了几幅字,能不能跟他讨教讨教?”

    说着拉上叶初桐的手,撒娇似的晃了晃。

    叶初桐被她这个作妖的动作弄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在场的其他人,在卢茵茵嘴里吐出“聂二少”这三个字时,脸上齐齐变色。

    在上流圈子里,还有几个二少?

    虽然聂归辰在这之前于上流圈子的活跃度并不如亲哥哥聂归时和堂兄聂归奇。但聂家老爷子独独偏爱这个幺孙。

    他叫“二少”,于是其他世家里行二的公子都不能叫“二少”,只能换成别的称呼。

    否则聂家老爷子脸一拉,就能毁人根基,断人财路。

    如今聂归辰在瑞夏实权在握,哪个提到他,语气里都不禁带上战战兢兢的恭维。

    “聂二少年少有为,聂家的老先生曾经就断言:此子肖我。董事会的人脉,也脱手交给他。前程似锦啊!”

    “听说长得更俊气逼人,在特种兵部队已经升到少校,深受军方器重。卯足了劲要将他往将帅级别培养。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聂家死活要让他转业回来。之后又到国外念MBA,也是提前两年就结业回国。”

    ……

    众位贵妇人争着吐露关于聂归辰的八卦,就像知道得越多,脸上越有光。

    越下去,卢茵茵脸上的绯红越深。有人注意到了,就打趣说:“咱们茵茵长得如花似玉,跟聂二少不正是郎才女貌么!”

    卢茵茵羞涩地跺脚不依。

    卢美清溺爱地看着女儿,“她啊,就是没个定性。”

    然后又慈爱地看向叶初桐,“初桐,你们俩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茵茵就算瞎胡闹,可有了小女儿心事,第一个想着与之分享的人,可是你。”

    说得好像叶初桐和卢茵茵真的姐妹情深。

    叶初桐心里膈应得不行,正要回绝,又听卢美清道:“对了,初桐也年纪不小了。听说刚分了手。女孩子再大点儿,就该被人挑了。我这里倒认识一个富商,家世显赫。在商场上一呼百应的人物。就是年纪大了点儿。你要是有意,我就去帮你说和说和。”

    秦媛一听“富商”两个字,眼睛刷地亮了。探照灯似的看过去,“年纪大不怕,会疼人。你说得我心痒痒,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啊?”

    卢美清轻描淡写地道:“说起来大家一定如雷贯耳,就是那个生产汽车的穆氏。”

    秦媛激动得嘴都合不上,“就是北聂南穆的那个穆家?”

    乖乖,穆家可是老牌的世家。几乎垄断了汽车市场份额。家业大到难以估计。

    如果初桐嫁到那样的人家,浦和的病不在话下,连她也要背靠金山,高枕无忧。

    卢茵茵也说:“表姐,你要是嫁进穆家,也就不用整天为了钱东奔西跑了。”

    一副为叶初桐好的语气,但实际上却暗讽她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出卖。

    叶初桐冷哂,没来及拒绝,秦媛就替她开了口:“好啊!那我就以茶代酒,谢谢姐这么关照自己的侄女儿!”

    卢美清笑着点头,“好说。都是一家人,关照也是应该的。像初桐,也会关照自己妹妹的,对吗?”

    叶初桐抿唇:“我和聂先生真的没什么交集。”

    秦媛见卢美清脸色变淡,怕把人得罪,叶初桐还没到手的好姻缘飞了。连忙拉了拉女儿的手臂,“都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行?茵茵难得开一次口,你就跟那位聂二少好好谈谈。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说完扭头瞪了叶初桐一眼,警告她不要说话。

    叶初桐心里窝火,却又不好在其他人面前驳母亲的面子。只能面无表情地沉默。

    也不怪那么多次,卢家母女的算计都能成功。谁叫她妈妈是个单细胞动物,有坑就往下跳。

    宴会之后,终于可以从卢家压抑的氛围解脱出来。

    回程的路上,秦媛一直喋喋不休地劝说叶初桐,让她帮卢茵茵牵线,结识聂归辰。

    叶初桐充耳不闻,气得秦媛直骂她“不受教”。

    等回了郑妙子的公寓,耳朵终于清净了。

    一股失落潮水般朝叶初桐涌来。

    她凭什么要帮卢茵茵?

    凭什么!

    末了又觉得自己不正常,干嘛要这么在意这件事?

    一个人的时候总爱胡思乱想,拿出手机,想问郑妙子她在哪儿,就看见她发过来的微信语音。

    点开一听,才知道她今晚有个趴,整夜都不会回来。

    正苦闷,突然弹出新的朋友,底下标注着来自手机号码,聂归辰字样。

    后面跟着添加的图标。

    鬼使神差,她在图标上点了一下。

    疯了!疯了!

    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要是他不同意添加,不就糗大了吗!

    抓狂还没持续三秒,微信显示对方已同意。

    和表面的不羁相反,聂归辰的微信头像十分老干部,是一面国旗。

    手机一震,国旗旁边出现一个红色的,小小的1。叶初桐咽了咽口水,点开。

    上面写着:现在的美国时间是凌晨四点。

    叶初桐心里有点儿乱,好几次都打错拼音,终于成功回复:那我就不打扰了,晚安。

    聂归辰:已经被你吵醒,安不了。

    叶初桐:对不起。

    聂归辰:为了让你免于愧疚折磨,后天到机场给我拎行李。

    叶初桐搓了搓脸。他这是让自己去接机吗?

    可他堂堂的聂氏掌门人,哪次出行不是前呼后拥,用得着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虾米去?

    再想下去,就会自作多情,她深呼一口气,拒绝道:恐怕……我后天要上班。

    对方没反应。

    她咬了咬指头,又打了行字:就算我吵醒你,你也不能奴役我吧?

    还是没反应。

    可能是睡着了,叶初桐想着好几次见面都被他压制得死死地,趁机能过过嘴瘾也好。反正不管说什么造反的话,也能撤回。

    她咬住嘴唇,开始打字:你这个暴君!希特勒!土皇帝!就知道压迫我,我做梦也不会放过你!

    发送之后,才发现太激动,“做鬼”打成了“做梦”。

    刚想撤回,聂归辰的语音发送过来。叶初桐点开,低醇的男声缓缓传出来,耳朵被挑逗出酥痒的感觉,“在梦里千万别放过我,缠紧点儿。”

    ------题外话------

    二更来啦,宝宝们看文愉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