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083章 出淤泥而不染
    叶初桐把戒指还给男人,对方声音低低沉沉:“谢谢。”

    如果是声控的话,听了绝对会为他的嗓音尖叫。

    叶初桐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嗯,举手之劳。”

    她脸上的泥土还在,穆岭扫了一眼,指了指:“你脸上。”

    “哦”叶初桐有点儿窘迫地用手在脸上抹了抹。

    抹了良久都没找到重点。穆岭有点儿强迫症,就说:“你蹲矮一点。”

    声音温润好听。明明不是命令的口气,却不禁让人听从。

    就像给人下了蛊。

    叶初桐整个人都有点儿飘,晕乎乎就照他说的办了。

    蹲下后,白净修长的手指伸了过来,纸巾轻松地在她脸上一抹。

    “好了”他说,叶初桐眼神微移,就探进他浩瀚如苍穹的眼眸里。

    寻不到出处,看不见底细。谜一样的男人。

    叶初桐刚直起身,就有个身穿西装制服的男人阔步走过来,叫轮椅男道:“穆总!”

    西装男的衣服绷得略紧,走路铿锵,不难看出,是个练家子。

    他眼带警惕地审视着叶初桐,似乎生怕他对“穆总”不利。

    穆岭温声对赵武道:“别多心,多亏了这位小姐帮我找戒指。”

    “嗯”赵武的面部肌肉松了下来,冲叶初桐点头致意:“您好。”

    可能这就是保镖的性格吧,打招呼硬邦邦地。

    叶初桐并不在意,不知道要说点儿什么,只好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叶初桐。”

    听到“叶初桐”三个字,穆岭脸上滑过一秒的凝滞。

    但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伸出手右手,同叶初桐松松一握,出口的只有很具格调的两个字:“穆岭。”

    这个名字很耳熟,但叶初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等她回到包间,见赵武推着穆岭进门,才觉得自己蠢。

    姓穆,怎么就没想到这儿来呢?

    到底是穆家,底气足。穆岭一进门,并未出声,卢美清就率先笑脸相迎。

    卢家的经营虽说蒸蒸日上,但最多算是商界中流。穆家这种处于顶级圈子的世界根本瞧不上眼。

    卢美清不仅是要借今天的相亲,让叶初桐母女看看,她们到底有几斤几两,还要借机同穆家搭上关系。日后好相见。

    穆岭因为腿疾,并不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内。卢茵茵也是首次碰到,被他少见的俊美也惊住了。

    即使他坐在轮椅上,背脊也挺得笔直。如果能站起来,他的身高起码在185以上。一句话没说,便让人觉出夺人的声势。

    “穆少真是少见的低调,听说当下已经掌管了穆氏大半的项目,并且大力发展创新,还是政府很看好的青年企业家呢!”卢美清奉承起人来,和其他人相比并没有多大新意。

    因为她知道,仅仅这几句,足以让秦媛这种眼皮子浅的人心生向往。

    不得不说,她将秦媛的心理掌握得很到位。秦媛虽然可惜穆岭身有残疾,但对方长得俊美出众,更是穆家说一不二的太子爷。

    瑕不掩瑜。

    “第一次见穆少呢,果然一表人才!和我们家初桐一样,都长得好。以后生下来宝宝来,肯定可爱得不得了”秦女士不认生,当下就把穆岭当女婿,越看越欢喜。

    呵呵,只是宴请她们这帮无关紧要的人就要清场,可见穆家是多么目下无尘。就这个蠢货,两眼一抹黑,张嘴就敢攀亲戚。

    不过这样也好,她当下有多欢喜,等会儿就有多“惊喜”!

    想到这儿,卢美清撇开头,冷冷讽笑。

    穆岭也没想到,秦媛说话会这么鲁,他朝赵武伸手。赵武熟稔地将一副金丝边眼镜递到他手里。

    穆岭低头仔细擦拭着镜片,认真的神态更像对待随身不离的兵器。他好看的唇形轻抿:“我就当您是在夸奖我了。”

    按理,他这种在商场游刃有余的人,打太极把秦媛的话挡回去轻而易举。

    但他的话,并不否认。

    莫名地,叶初桐有些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穆董!”门外响起侍应生恭敬打招呼的声音。

    叶初桐刚看过去,就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进来了。

    从称呼上来看,他应该是穆岭的父亲。但从两人的五官,几乎找不到相像的地方。

    穆董身上带着威严的气场,犀利的目光让人不敢抬头与之对视。眼角的皱纹有些沧桑,但更多的,是他深厚阅历的证明。

    “许久没见,穆董看起来更加龙精虎猛!”卢美清让侍应生退下,亲自给穆董斟茶。

    穆董并没有被她的好话迷昏了头,很自然地接话道:“哪里,卢大小姐谬赞。”

    卢美清嘴角挂着矜持的微笑:“您就别谦虚了,如果不是精力充沛,怎么能把穆氏打理得那么好?”

    听到这话,穆以升下意识去看坐在一旁的穆岭。

    后者像没听到卢美清的话,端着茶杯放到鼻翼下,轻嗅茶香。他更像是置身于鸟语花香的清幽之地,脸上也舒展着一抹如月般洁净的澄澈。

    出淤泥而不染。谁又看得出他血染衣衫的另一面?

    穆以升收回目光,手指蜷缩:“这话不要再说了。”

    卢美清只当他客套,不再寒暄,切入正题道:“在外面吃苦受累地奋斗,回家还得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儿。这是我侄女儿初桐,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娇花儿一样,不仅解语,还解乏呢!”

    叶初桐母女呆若木鸡。儿子比叶初桐还大两三岁,这才是她的相亲对象?!

    ------题外话------

    男二是病娇,黑肠黑肚的那种^O^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