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05章 风起云涌
    “说起来,和穆先生神交已久。但一直无缘结识,相请不如偶遇”聂归辰语气很正派,但眼中却带着刀光剑影的火气。

    他的态度在穆岭意料之中。

    看来还是触怒了这位声名显赫的聂先生。他对叶初桐的关心,超出了自己的预想。

    穆岭不动声色,嘴角挂着笑,表情淡如流云,“好啊,我也对聂先生的名号如雷贯耳。”

    两个人似乎相见恨晚,但内里却风起云涌。

    独留下一头雾水的叶初桐,出了病房。

    景和医院旁边就有一家茶室,环境清幽,装饰典雅。空气里浮动着一股暗香。

    往里走,是古朴的庭院。院子种着老杉树,清风穿堂而过。

    聂归辰把李济行也带来了,不同往日的随和阳光,今天李济行肃着一张脸,倒像被聂归辰那股刚健给传染了似的。

    到了茶室,赵武拿出穆岭的专用茶杯,开始泡茶。

    聂归辰也不介意,让服务生拿玻璃杯来跑雀舌。

    “聂先生喜欢雀舌?”穆岭随口问道。

    “嗯,我比较青睐鲜亮,能一眼看到底的茶汤”聂归辰盘腿坐着,深邃立体的五官染上两分禅意。

    “看来聂先生是个亮堂人”穆岭精通茶道,一向信奉品茶如品人。

    聂归辰扯了扯嘴角,“穆先生倒是看得透彻。那我有话就直说了。”

    终于来了……

    穆岭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初桐是在你们穆家出的事,你不否认吧?”先礼后兵,聂归辰嘴角的笑收敛起来。

    穆岭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歉意,“我父亲有性格障碍,没想到这次发作,刚好让叶小姐碰上了。我也没想到,他会让人劫走叶小姐。”

    聂归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新的茶香顺着喉咙往下,心里的暗火却一点儿也没浇灭。

    但他很耐得住,眉头都没动一下。

    “事先你不知情?”

    “并不”这两个,穆岭吐出时压着声线,却不晦涩,带着两分磊落。

    聂归辰却当耳边风,“给你一次改口的机会。”

    穆岭直视过去,眼中是圣洁的微光,“既然聂先生并不相信,我说一百遍,也不会让你改观。更何况,我没有必要跟任何人交代。”

    “穆氏是个家族企业,向来代代相传。因为族人一心,才把家业做得这么大。但穆先生和你的父亲之间,似乎并不那么和睦。”穆家的辛密,外界连边都挨不着的暗事,聂归辰却信手拈来。语气随意得就像在谈论天气。

    穆岭眼波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端茶杯的手顿了一下。

    他和穆以升不合,连公司的人都看不出端倪。果然是聂家人,名不虚传啊!

    “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怎么,聂先生想挑战一下?”

    聂归辰没想到穆岭这么能装。这层伪装,厚得如同盔甲。

    眼睛里的锋刃渐渐显露出来,仿佛能销蚀一切。他不耐烦跟对方猜谜,单刀直入:“如果你是想利用穆以升伤害叶初桐的事,逼我对穆以升动手,就大错特错了。”

    从聂归辰一开始的表情,穆岭就猜到了他的想法。

    他失神了两秒,完全没有被威胁的自觉,笑了起来,“都跟我说,聂先生能肩挑军工重任,是最沉稳坚韧的人。叶小姐对你的影响,比想象中要大。”

    他倒是对聂归辰有两分敬佩了。大族世家,商场上腥风血雨,也没能让这位年纪轻轻的版图首领变得自私残忍。

    他身上至少还有人的热血。

    聂归辰听了他的话后,下颌线条绷得尤为凌厉,“我可以理解成,你在转移话题吗?”

    “闭口不谈叶小姐,你不也是吗?”穆岭抿了口茶,白皙纤长的脖颈微微仰着,清秀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娘气。

    他比聂归辰认为得还要滑不丢手。简直像只狐狸。

    聂归辰也不在意,本来就不是为了听他辩解来的。薄唇轻启,吐出来的字眼却力沉千钧,“我不管你什么目的。但下一次,再打叶初桐的主意,你或者你爸,就不是让穆家的年度项目停摆这么简单。”

    他的视线犹如灼人火光,等着对方表态。

    “我还是那句话,聂先生,你不是叶小姐的谁,没有资格审判我”穆岭抬起头,额前的碎发挡了一点眉眼,但一点无伤他清高的气质。

    聂归辰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瞟了眼站在穆岭身后的赵武,“你的这位保镖来头倒不小。”

    当初拿了无数奖的武打冠军,咏春拳的嫡传掌门人。却甘愿默默无闻地守护一个腿不能行的残疾男子。

    聂归辰连他和穆以升之间的纠葛都能查到,知道赵武,也不足为奇了。

    穆岭没说话。

    聂归辰拍了拍李济行的肩膀,“济行擅长巴西柔术,在军队里也受过好几次嘉奖的。不如让两人以武会友?”

    穆岭眉梢抬了一下。

    看来他还是意难平,打定主意要借此警告自己“规矩”一点儿。

    穆岭没意见,淡淡叫了声:“赵武。”

    多余的交待全部省略。

    赵武规规矩矩地往前迈了一步,低头应道:“是,穆先生。”

    聂归辰更干脆,只轻轻看了李济行一眼,接着又垂眸喝茶。

    李济行和赵武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迈出房间,去了庭院空地。

    不用谁说开始,两人招招如风,身影快速交错。哪怕沉沉的力道落在血肉之躯上,也连声闷哼也没有。

    而茶室内,两个男人相对而坐,一个喝云雾,一个品雀舌。透过落地窗就能清晰地看到庭院里的景象,但谁都没有偏一下头。

    氛围冷寂得如同一幅晦涩的写意画。

    李济行到底年轻,最后被赵武制住。

    但赵武也没讨到好,脸上好几处都挂了彩。肩上的衣服也破了。

    “你输了”赵武放开李济行淡淡说。

    李济行的呼吸还没调整过来,有点儿喘,咬牙道:“你也就赢在比我多吃了十几年的盐!”

    这个结果,聂归辰不是没想到。坦然接受。

    穆岭淡声道:“承让了。”

    “我其实是想告诉你,也就你身边的赵武能让你赢一次。”

    ------题外话------

    今天是5。12,一提起就让四川人心悸的日子。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年了,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