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06章 从没跟你动过手
    聂归辰带着李济行离开后,穆岭慢条斯理地将剩下的茶喝完,才出了茶室。

    “穆先生,接下来去哪儿?”赵武请示道。

    穆岭似笑非笑地瞄向他,“挂彩全在脸上,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

    赵武难得憨厚地笑了笑。

    穆岭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看来你很明白,自己跟了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折返,回了景和医院。

    叶初桐刚得到消息,那几个护士没事了,明天就能重回岗位。正高兴,敲门声响起。

    “请进!”她说完,就看见穆岭和赵武进门来。

    “穆先生?”叶初桐把手机放到一旁,坐起身。没想到他们会再次前来。

    然后她就注意到,站在穆岭身旁的赵武脸上带着一块块的淤青,有的还带着血丝,色彩斑斓。

    就算赵武脸上没什么表情,叶初桐还是看得出,伤得挺严重。

    “赵先生……怎么了?”猛地想起,刚才他们是和聂归辰一起出去的。除了他,还有谁?

    被打成这样,却一声不吭,比那些哇哇大叫诉苦的人,还能博取人的同情心。

    叶初桐也不解,赵武跟随一直跟随在穆岭身旁,本本分分,也没什么存在感。到底什么仇什么怨,聂归辰把人打成这个样子?

    叶初桐沉吟了会儿问:“是聂归辰做的?”

    她所有的情绪都清澈地摆在眼底,嬉笑怒骂,毫不遮掩,不会让人费心思去猜。

    瞬间就让穆岭想到,聂归辰喜欢的雀舌,茶汤清亮,一眼见底。

    他的口味还真是坚定不移。

    穆岭语气真诚:“聂先生对我有点儿误会。毕竟伤害你的人是我的父亲,你也是在我家出的事。”

    他完全把和赵武比试的人是李济行的事实撇到一边。

    再说,刚才聂归辰是独自来的。叶初桐并不知道他还带了李济行。当下听穆岭这么一说,自然而然地认为,罪魁祸首就是聂归辰。

    原来是为了她……叶初桐夹在中间,有点儿尴尬。再一看赵武那张五花八门的脸,愧疚感也接踵而至。

    她替赵武抱不平:“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野蛮!”

    赵武谦和地说:“没关系,不疼。”说话时扯到了嘴角的上,他脸色变了变。

    叶初桐将他的神态看在眼里。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她也不例外,嫉恶如仇道:“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还专朝人的脸下手。”

    树还活一张皮呢!

    穆岭眸光闪了闪,嘴角挂着淡笑,气质如同不染烟火的闲云野鹤。

    “这恰好证明聂先生不是个绵里藏针的人。有什么就表达什么。”

    话里的赞美,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几分真。

    叶初桐撅了下唇,“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他是哪种性格。”

    穆岭让她不用放在心上,道了别,就和赵武一同离开。

    一想到赵武脸上的伤,叶初桐就过意不去。本想等聂归辰来的时候,跟他理论。

    但接下来的日子,对方像失踪了一般,再没有踏足她的病房。

    于是对他的恼怒变了味,多了些什么东西。

    她伤养得差不多,医生检查了她的伤口后,通知她明天就可以出院。

    终于可以逃出这个憋闷的牢笼,叶初桐并没有预想中那么高兴。

    她趴在床上,手机玩儿得兴味索然。脑中浮现出刚进院那两天,聂归辰对她的关切,遥远得似乎是个梦,从未发生过。

    压抑的暗影拢住了心尖。

    阳台上“咚”一声轻响,引起她的注意。

    叶初桐正摆着两条腿,动作猛地顿住。

    侧耳倾听,有道脚步声钻进耳膜。她心里一惊,赶紧翻身做起来。

    沉稳的男声伴随着他的步伐进了来,“别怕,是我。”

    来人正是好几天不见人影的聂归辰。

    他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全身遮掩得一丝不苟。腰间扣着一条宽腰带,卡头闪耀着淡淡的金属光泽。

    遒劲的腰部线条更加明显,整个人挺拔得如同苍翠的松柏,难曲难折。

    这衣服,更像军队里的作训服。

    “你怎么从阳台进来的?”叶初桐想起上一次也是,他从楼层高处落到浦和的病房阳台。

    装束也差不多。

    不禁让她联想起电视剧里的冷面杀手。

    “只要能进来,不分从哪儿进”对于这个话题,他避而不谈。

    一见到他,叶初桐就想到他蛮横地把赵武弄成那个样子。更想起,他像逗宠物一样,撩她几天,又人间蒸发。

    于是没好气道:“我明天就要出院了,也没什么好探望的。再说这么晚了,别人会误会。”

    “我像是在意别人想法的人?”他俊美上挑,话语间带着淡淡的霸气。

    但叶初桐听在耳朵里,却不是滋味。是啊,他是天之骄子,名门贵胄,的确不需要在意任何人的想法,包括她。

    酸涩的郁气被催化得更加强烈。叶初桐寒着脸:“你不在意,但我在意!我人也好了,不再需要您的设施和慈爱。特别是以关心我的名义,跟人动粗!”

    这是什么混账话?

    聂归辰眸子沉得像风吹不动的寒潭,凝固着冷意,“动什么粗?”

    “那天,难道不是你把赵武打成那样的?”

    聂归辰手搭在腰带上,拇指卡在腰带和衣服间,嘲讽地扯着嘴角,“穆岭这么跟你说的?”

    “别管谁跟我说的,动手打人是犯法的!”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

    这世上,敢在他面前大喊大叫的,也就眼皮子底下这一个了。

    平时可以纵容她,但当下,却让聂归辰不爽!

    很不爽!

    他整张俊脸寒气逼人,“你这是偏听一个外人的话,来质疑我?”

    一个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拿她当宠物的人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叶初桐也气坏了,张口就说:“谁是外人?对我来说,你也是外人!”

    郁气倾吐出来,整个人都那么沉闷了。她忘了自己跟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差距,盯着他渐渐握紧的拳头冷笑:“你是不是也想像对赵武那样揍得我看不出原形来?好啊,你来!我给你出气!”

    发泄的快意推动着她上前去抓住聂归辰的手,往自己脸上怼。

    可男人的力道难以撼动,不是她能做得了主的。

    掰着他的拳头使劲,但不管怎么样,连她脸上的皮肤一丝也没有挨到。

    聂归辰额际的青筋突突直跳。反了她了!

    被她握住的那只手一翻,反握住她,将喋喋不休的小女人推倒在床后,他毫不犹豫地压了上去。

    他声音沉甸甸地冲她压下来,“我他妈从没跟你动过手,只动过嘴!”

    可能……还动过舌头。

    ------题外话------

    久违的二更,最近委屈宝宝们了,抱歉哈o>_<o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