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08章 算你识趣
    叶初桐昨晚才和聂归辰不欢而散,不想和他扯上关系。如果那位傅总把结交聂归辰当做交换条件,投资工作室,她夹在中间只能当炮灰了。

    于是她委婉道:“我和聂二少之间天壤之别,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老金好像料到她会这么说,冲她摆了摆手,“餐厅我都订了,就在金海酒店。实在是资金缺口太大啊——”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悠长,看向她,别有深意。

    叶初桐有种强烈的预感,如果自己不答应,老金下一句谈的就该是让她还钱的事了。

    为了将那句话拦截在老金喉咙里,她赶紧应道:“好,明天是吧?金海酒店可是六星级酒店。我也趁机去款待一下五脏庙。”

    老金一脸“算你识趣”的微笑,悠然站起身离开。

    等人一走,叶初桐的脸色立马跨了下来。

    果然不能欠别人,钱还没还,就先收利息。

    老金站在门外,斜眼看着工作室里垂头丧气的俏丽身影。

    确认这会儿叶初桐不会出来,他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等对方接起来,他谦卑地叫了声:“聂先生。”

    知道聂归辰不喜欢人说废话占用他的时间,老金直入主题,“初桐已经答应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低低“嗯”了一声,有点儿漠不关心。

    老金摸不准他的态度,也不敢多问。很快,聂归辰把电话挂断了。

    将手机从耳旁拿开,老金看着屏保叹气。这位聂二少可真是铁板一块,给钱让自己办事,从不论交情。

    如果不是将他对叶初桐的反常态度看在眼里,简直怀疑他是个没有感情的圣人。

    一想到要借聂归辰的势去拉投资,叶初桐就心力交瘁。

    她回到公寓,刚下电梯,就看见秦媛正在她的住处门口转悠。

    叶初桐一跨出电梯,秦媛就照她的肩膀狠拍了一下,“死丫头,这几天跑哪儿去了?还有心思去旅游!”

    住院那几天,怕秦媛担心,叶初桐就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说自己外出旅游了。

    叶初桐摸钥匙开门:“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母女俩进了门,灯一打开,秦媛脸上的忧色连粉底也遮不住。

    叶初桐迫不及待地问出自己关心的问题,“之前我跟你说,和穆以升断绝来往。你和他都清理干净吧?”

    秦媛心烦意乱,“真以为你妈我是天女下凡,有权有势的男人随便挑啊?没等我开口,人就直接说你不太乐意我和他在一起,都是这个岁数的人了,还是要以儿女的意见为主。留了这话之后,我再打过去,人已经把我拉黑了。关键是之前穆以升答应把公司员工的大保单给我做,那可是一大笔的提成。我本来打算做成这一笔之后再抽身。现在呢,人财两空!”

    一想到煮熟的鸭子飞了,秦媛就痛心疾首。

    穆氏的员工几大万,别人抢破头都拿不到的单子。如果真做成了,买套别墅也不在话下。

    叶初桐明白这种黄粱一梦的感觉,让人心里恨出血来。但钱哪儿有命重要,就算她再爱钱,最后为的也是浦和的命。

    “这么说,你在怪我断了你的财路?”才了解自己的母亲了,叶初桐一下子就找到了重点。

    “我怪得了谁?只能怪自己命苦,这辈子注定了发不了大财!”秦媛说了一通气话。

    叶初桐冷笑着把自己的衣服掀开。纱布已经拆了,粉色疤痕像一条条蜈蚣横亘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有的颜色还带着乌青,和周围白嫩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

    “看见了吗,这些都是穆以升的杰作”在密室里的恐惧和疼痛早已远去,叶初桐只剩下满脸木然。

    她经历的坎坷和磨难太多,只有很快地忘却,才不至于让自己崩溃。

    秦媛瞠目结舌,伸手想摸摸她的伤口,到了半空又缩了回来。

    她眼睛里的惶惑蔓延到眼角,结成了水汪汪的红,“疼吗?”

    叶初桐本来就不是为了让她心疼才展示身上的伤,摇了摇头,“不疼了。”

    秦媛注视着眼前的女儿,面容娇美清丽,从幼时在一拨小姑娘里,容貌是最显眼的一个。她渐渐长大,稚嫩的小人儿抽条成了妍丽照人的殊色。

    本来是该养在温室的花朵,却被风雨吹打得更加坚韧。她决不屈从于生存的锐刺,眼里永远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但正是因为这样,秦媛越加觉得心酸。

    可那是穆以升,上流圈子也要横着走的人物。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她们母女。

    前所未有的沉重压得秦媛喘不过气来,她哑声道:“如果我才是真正的卢家大小姐就好了,也不会让你有冤不能伸,有苦说不出。”

    叶初桐扯了扯嘴角,不过也理解自己的母亲。她只是个小女人,在强权面前,只能想想“如果”。

    “不管怎么样,你不要再和穆以升来往。他就是个有人格障碍的变态!”叶初桐再次给她敲了警钟。

    “可是——”秦媛嗫嚅着,观察叶初桐的神色,“这一单程序已经走得差不多,就剩让穆以升签字。我还和保险公司签了保证书的,如果半路夭折,就要按比例赔偿。”

    叶初桐心脏悬在半空,“你怎么能跟人签这种东西?就像一开始没能看清穆以升的真面目一样,谁做事能够十拿九稳?”

    秦媛苦闷道:“签了保证书,抽成就会涨两成。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有变呀!”

    叶初桐头疼得用手撑着额头,“如果违约,你要赔多少钱?”

    “这……这么多”秦媛伸出三根手指。

    “三十万?”

    秦媛咽了咽口水,声音小小地说:“三百万。”

    这下,叶初桐连发火的力气也没有了。

    因为秦媛带来的噩耗,叶初桐整晚都没睡踏实。

    欠老金五十万,砸坏聂归辰的豪车修理费三十万,秦媛这里又是一座三百万的大山。

    前有狼后有虎,每天神经都绷得紧紧地。

    东想西想的后果是第二天做什么事都晕晕乎乎。

    下班后,如一副行尸走肉地被老金带到金海酒店。

    老金给了她一盒清凉油,让她抹在太阳穴上,“就你这个状态,别说给钱的上帝。就算圣母玛利亚也不肯舍你一碗大米饭。”

    叶初桐从善如流地抹了清凉油,身上一股薄荷味。挺了挺腰,总算好受一点儿。

    下了车,就被酒店的大阵仗给吓住了。

    长长的红地毯从广场这头一直铺到台阶上,每隔五步,就是一个身穿绫罗旗袍的古典美人。红毯尽头则是一排身穿制服的酒店工作人员。为首的男人尤为肃穆,不时有人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这是要迎接哪家的王公贵族?

    叶初桐好奇地问老金:“这个规模,迎接酒店的董事长也不过如此了吧。”

    老金神秘一笑:“酒店董事长在今天露面的大佬跟前,连句话都搭不上。最多就是在人抽雪茄的时候,递递燃火器。”

    ------题外话------

    可爱的双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