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瑞东两股战战,全身发软。反手将掌心紧贴在墙壁上,冷汗直冒,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医生!”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佣人吓得脸色惨白,忙拿出手机打电话。

    也是,气球碎裂的尸体早就飞到地板上。飞镖都穿透了裤子,“小兄弟”难保。

    一想到自己雄风不再,陈瑞东脑袋里便一片空白。下半身木木地,好像失去了知觉。

    一股热液顺着他的裤脚往下淌。

    他完了……完了……

    残酷的两个字在他心口盘旋。

    原本吵闹的别墅,一片死寂。大家都手足无措,又像是在替陈瑞东默哀。

    “现在你可以把飞镖取下来,它已经够倒霉的了”清亮的男声打破平静。

    大家循声看去,正是损了陈瑞东命根的罪魁祸首。

    男人端立在原地,面容沉肃,侧脸如削。是全场唯一一个没变脸色的人。

    看得陈瑞东只想撕扯掉这层平静的脸皮,看看藏在底下的是人是魔!

    “聂归辰,你等着!不把你踩在脚下跪地求饶,我就不姓陈!”心痛全都化作愤怒涌到眼睛里,扭成了一条条血丝。

    这番狠话被聂归辰完美屏蔽,他淡淡点头:“你的名字听着挺平庸,换个姓说不定好点儿。”

    “让让!请诸位让一下!”一道焦急的声音劈进人群里。

    医生来了。

    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发型都乱了,一瞧陈瑞东像壁虎一样贴在墙面上一动不敢动,脸色也是一变。

    拿着医药箱,就要过去。

    一条长手臂却挡在了他的面前。

    “他没事”聂归辰轻描淡写地说,冷静的语调,和其他人的焦灼形成鲜明对比。

    “聂归辰,你找死!”救命的人就在眼前,聂归辰却跳出来当拦路虎。陈瑞东脸色狰狞,像只盛怒的狮子。

    他的狠话被聂归辰自动屏蔽,似乎任何毒辣的语言都在后者面前显得苍白。

    “陈总好像对自己的老二很没有信心”聂归辰的话一出,便听到周围人“噗嗤”喷笑的声音。

    但碍于陈瑞东难看的脸色,众人只好低头憋笑。

    “既然你一再强调自己有事,那还是让医生检查一下比较好”说着聂归辰放下手臂。

    医生慌忙过去,看了下情况。

    飞镖的尖端的确扎进裆下的布料,但没有血渍。似乎里面兜着的东西真的没事。

    医生握住飞镖,轻摇了两下,问陈瑞东:“陈总,这样会感觉疼吗?”

    陈瑞东脸色铁青,“我那儿都麻掉了,怎么感觉得到!”

    医生沉吟两秒,突然用力,将飞镖拔了下来。

    这是哪儿请来的医生,这么草率!

    陈瑞东刚要发火,却突然发现,自己下半身一点痛感也没有。预想中血溅三尺的场面完全只停留在脑海。

    他怔忡着:“没伤到?”

    医生细看了眼,抹了把脑门儿上的汗珠说:“虽然没事,但很惊险。都扎进内裤里了,哪怕再偏半厘米,都会是另一个结果。”

    陈瑞东脸上的怒意带上了几分沉思。

    差一点就能让他见血,精准得就像测量过。是聂归辰运气好,还是一切都其掌握中?

    如果是后者,那这个人也太可怕了。

    可是心有余悸的不甘,蒙蔽了他的眼睛。自动自发地选择了前一种可能。

    “聂先生,我们说好了,你先用飞镖射她论输赢。可事实上,你做的可不怎么地道”陈瑞东冷笑,“你不把我当朋友,那我也不用客气了。”

    说完他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控制键。

    呜啦呜啦……尖锐的警报声响起,眨眼的时间,统一制服的保镖破门而入。

    他们个个面色冷峻,没有一声表情。少说也有二三十人。

    而连叶初桐在内,他们这边也只有三个人。

    叶初桐心弦绷紧,不禁抬眼去看身旁的男人。

    聂归辰凝神似乎在听什么。

    就在叶初桐以为他有什么后招的时候,就听他对李济行说:“下雨了。”

    李济行点了下头,趁人的注意力都在聂归辰身上,悄悄抽身离开。

    叶初桐低声问聂归辰:“李总助是去找救兵了吗?”

    聂归辰嘴唇微动:“他去找伞。”

    “……”这都什么时候了?

    叶初桐求生欲强烈地问:“那现在怎么办?”

    聂归辰斜眼瞟着她,“放心吧,你个子矮。天塌了,也是我来顶着。”

    叶初桐气闷,却又莫名感染上他身上的平静和定力。

    “今日事,今日了。就算你戏弄了我,我也不想过多计较。给我鞠三个躬,道个歉,说句再也不敢,这事儿也就过去了。”陈瑞东振振有词,一副大人大量的样子。

    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氛围下,聂归辰也仍旧不动如山,“我这辈子只为一件事弯下腰。只不过那个幸运儿,不是你。”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陈瑞东被保镖簇拥着,嘴角沉得太用力,显得抽搐。

    他像征战的将军一样做了个“上”的手势,冷决地喊道:“给我——”

    他话还没说话,四周炸起“嘭”地巨响,落地窗哗啦啦地碎裂。

    在众人惶恐的尖叫声中,碎渣溅了满地。

    原本富丽堂皇,采光极好的厅堂霎时成了四面通风的凉亭。

    四个无人机掠过众人头顶,无声向聂归辰上方聚拢。

    他们像没有思想的死侍,拱卫着自己的主人。

    陈瑞东早就吓破胆,抱着头趴在地上。

    等声音息下,他才看清周围的景象。脸色立刻煞白。

    这间别墅的建造者除了顶级的设计师,还有一个特聘的军事专家。

    落地窗全都是防核弹级别。

    而他本以为的牢不可破,却被聂归辰的武器轻易毁得四分五裂,只剩残渣。

    如果这些武器的攻击对象是自己这样的血肉之躯……

    冷汗霎时爬满陈瑞东的后背,他不敢再往下想。

    ------题外话------

    宝宝们,你们又潜水了啊?出来透透气呗^O^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