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暖婚之蚀骨撩情 > 第140章 多子多福,好生养
    那张床震了一晚上,导致叶初桐整晚都没睡好。

    倒是聂归辰不挑地方,没一会儿呼吸便匀称起来。

    他适应环境的能力真的很强大。

    早上叶初桐花了更多的时间遮瑕,等出了洗手间,聂归辰已经收拾妥当。

    一身简单的衬衣西裤,却挺拔英俊得让人神魂颠倒。

    叶初桐勒令自己,眼神不要老是往他身上飘。

    “雨停了,今天回国”聂归辰没回头,淡声说。

    “哦”叶初桐把化妆包装进行李箱,应道。

    “你的证件都带在身上了吗?”他又问。

    叶初桐还以为他是督促自己尽早准备好,就说:“都装好了的。”

    “嗯,在就好。你不用回自己住处,直接去海景别墅。”聂归辰语调平常,似乎本该如此。

    叶初桐陡然顿住拉行李箱拉链的手。是她听错了,还是理解错了?

    “以后你要随叫随到,离得近一些要方便点儿。”

    “不行——”

    叶初桐拒绝的话刚开了个头,就被聂归辰打断,“你对贴身助理这个词语是不是理解得不够透彻?”

    男人转身,长腿悠然逼近,影子从头顶罩着她。

    叶初桐的腰忽地被他揽住,清爽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周围。近得能感受到他皮带扣抵在自己肚子上。

    她不由地伸手去推,却被男人握住。聂归辰的力道刚刚好,既不会弄疼她,又不会让她逃走。

    “这叫贴身。如果这种一清二楚的演练之后还不明白,我就再借点儿给你请一位智力开发专家。”

    他的嗓音仿佛金玉般的质地,悦耳又清亮。

    叶初桐全身血液流速加快,不敢往上和他对视。只想赶紧度过当下缺氧的时刻。

    “你,你不用言传身教”她伸手去推,小手却被男人一把握住。

    “说好的岗前培训”男人慢条斯理地说着,慢慢俯身,将嘴唇贴到她耳廓。

    叶初桐清楚感受着他的呼吸。只听他说:“你脸红了。”

    她更手足无措,全身热气腾腾,眼珠乱转。

    “聂先生,时间不早,该去吃早饭了”叶初桐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谁知道,聂归辰却突然在她侧脸轻咬了一下,最后心情不坏地说:“正在吃,一颗西红柿。”

    说完又咬了一口。

    他将时间掌控得刚刚好,叶初桐忍无可忍的前一刻抽身站直,带着笑意转身离开。

    叶初桐长长舒了口浊气,用力擦了下脸蛋。

    衣冠禽兽!

    早饭后就上了飞机。叶初桐因为早上聂归辰咬她的那两口耿耿于怀,为了避免和他有任何交流,一上飞机就带上眼罩睡觉。

    刚好可以补一补昨晚因为“床震”而损失的元气。

    等她醒过来,飞机已经落地。

    她整理了一下头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两点了,上飞机前空乘就报备过,飞机下午一点半落地。

    聂归辰等了她半小时,还是飞机推迟降落?

    她带着疑问,看着不远处的男人。

    聂归辰见她醒了,就不动声色地合上文件夹,“我要去趟公司,你先回家。”

    他说的不是别墅,而是家。就像他们两个是一对,所以居处的称谓也冠冕堂皇。

    叶初桐拉着行李箱的掌心微微出汗。含糊地应了一声。

    聂归辰和李济行上了车离开,叶初桐坐另外一辆去了金海湾别墅。

    第二次来这儿,叶初桐被城堡一般的建筑又惊艳了一遍。

    走到门口,才想到自己没有钥匙。刚要给聂归辰打电话,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身穿西服马甲的中年男人阔步走了出来。

    他大概四十来岁的年纪,额头有条刀疤一直延伸到耳旁。只是笑起来有酒窝,所以并不感到违和。

    “是叶小姐吧?我是陈钊,二少的管家”他自我介绍道,声如沉钟。

    叶初桐大大方方地回应:“你好,我是聂先生的助理。您已经知道我的姓,就不赘述了。”

    陈钊几乎是看着聂归辰长大,就没见他心仪过哪个女孩儿。后来他进了部队,清一色全是男人,更清心寡欲。

    还以为他没长那根筋,没想到突然就说有个女孩儿会在别墅里长住。

    稀奇啊稀奇!

    此时察言观色,不得不说女孩子长得着实漂亮。眼睛大而清亮,五官妍丽又不会给人美得很具侵略性的感觉。

    一身打扮休闲随意,但看着清爽又舒服。比起那些到了夏天,就动不动穿小吊带和热裤的女孩儿,陈钊觉得叶初桐看着顺眼多了。

    陈钊脸上的笑意加深,拿过叶初桐手里的行李箱,还将司机手里聂归辰的东西也一起拎在手里。

    “我自己来吧”叶初桐不好第一次见面就让别人忙碌。

    陈钊躲了一下,“没事,女孩子天生就该被照顾。”

    叶初桐笑了一下。这个管家还挺活泛,说话比聂归辰中听多了。

    盛情难却,她也就不客套了。跟着陈钊往里走。

    两只手都被占满,陈钊却没当回事,脚步轻松。为了聂归辰的终生大事着想,他当起了推销员:“二少跟你说过他小时候的事没?他打小就聪明,被罚写大字别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他呢,将一刀纸摞在一起,最上面一张写好,墨渍浸到下面,再叫别的孩子帮他将剩下的顺着字迹描一遍交差。”

    “他是隐姓埋名参的军,都不知道他的背景,一进去就进了特种部队。等家里强制他退伍的时候,已经是史上最年轻的少校。如果不是聂家……兴许这个军人世家,会多一个戎马倥偬的将帅……”

    陈钊说着,惋惜地叹气。眸子黯淡了一瞬,他又笑道:“不说这个了。二少优点不胜枚举,当初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找了位隐世大师给他求了挂,还说他多子多福,好生养呢!”

    “咳咳”叶初桐被口水呛到。

    ------题外话------

    聂二少:陈钊说错了,我擅长的不是生养,而是造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