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躺在地上的那人刚觉得棍子挪开了,心底一放松,“没…没人,我们就是误打误撞…啊!”

    南烛收起笑,抡圆了擀面杖直接照着他腿打下去,棍子在半空中的破空声听得人牙酸。然后闷响一声,那人抱着腿脸色涨紫,不断的哀嚎。

    其他人心惊胆战的去看南烛,只见她还是一副平常的神色,甚至像是不知道自己刚才这一下有多严重,当下只觉得脑门儿都出汗了。腿尚且能走的人立马爬起来就是一趟小跑,不一会儿地上就只剩下两个被抡了腿的人还在抱着腿哀嚎。

    “还是不说吗?只剩下你们两个了。”说着又稍稍拿高了木棍。

    “我说我说!是翟家的小姐!翟家的!”

    可是说完了,棍子还是打在了他腿上。

    “啊!”

    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后,就只剩下短促的喘气声。

    两个人直接晕倒过去,南烛才收了棍子往外走。不得不说这群人真的挺会挑时间,刚好她最近心气儿不顺畅,打江旎的那一顿明显没有发泄出她的愤怒,这下刚好,免费的沙包谁不想要?

    但是对于他们说的翟樱,她信,也不信。这个蠢方法虽说挺符合翟樱的性格,但是她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撺掇她,是刚被折磨过的江旎,还是那朵小白花齐琦?还是…另有其人?

    第二天从公寓出去,就听见有人在说附近有警车来了。说是一群地痞流氓干架,有两个人受伤比较严重,居民不用担心。

    南烛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觉得其他跑掉了的人估计也不可能是真正的跑掉。

    因为有人眼监控啊。

    下午回学校的路上就听到有同学在说干架的那群小混混闹内讧,把自己玩得只剩半条命了,最后还进了警察局喝茶。

    才得到消息,令璟就打电话来了。

    她挑眉,看来这人是不想要遮掩了?刚收拾了人就打电话来报备了?

    “宝贝,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

    远在M国的令璟脸上全是冰冷的戾气,但是说话的嗓音还是带着温柔和宠溺,

    “早知道就该强硬点让你去我妈那儿,不然怎么可能留你一个人面对那种情况?”

    南烛摸摸鼻子没接话,只是强调她没事儿,

    “好在我跟着商翎在学跆拳道,而且我聪明啊,一点没吃亏。”

    令璟想象着她微微歪着脑袋挑眉傲娇的样子,心坎里都是软的,总算没那么担心了,

    “是,你是最聪明的。记得继续学跆拳道,对你身体也有好处的。”

    “知道了,我已经和商翎说好了的。”

    “那就好。”

    虽然要留那个商翎在她身边瞎转悠让他很不爽,但是相比起来这是最好的办法了。留一个女的围着她,也好比男生围着她好。

    心酸的令璟转头去看桌上的照片去了。

    照片亮度不够,但是能依稀看到,南烛拿着木棍抡人。看动作的爽快程度,那力道绝对不会小了。再看上一张照片,里面的南烛挎包都没带一个就出了公寓门,所以那根木棍哪里来的?超市没有卖,难不成是她藏在衣服里的?冬天的衣服厚倒是藏了也看不出来。

    所以…她不仅随身携带跳跳糖深水炸弹,还带着木棍?防谁呢?

    他忽略心底的怪异感觉,蹙了蹙眉,总觉得有什么类似的怪异被他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