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崇当即就是一声怒吼,“小孩子少说点胡话!”

    “你别不开心啊,和杨家扯上关系不好么?杨青澜那么漂亮,想必她妈妈也不差,你不亏啊。”

    信息量骇人!!!

    南烛也是才想到,在空中餐厅的时候,江旎对杨青澜明显也是恨的,但是周围的男人对杨青澜还算尊敬,他们能对江旎动手动脚,却放过了杨青澜。江旎把杨青澜打晕估计也是为了不让她跟来。她装晕的时候,看见那些白大褂里有个眼熟的男人,熟悉程度嘛,应该是见过一两次,没有交谈过。

    她想了很久,刚刚令慕提到陈崇他哥,她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了——那个男人是杨青澜的保镖。就在夏则划花杨青澜的脸那次,她在包间门口看见过这个男人,

    “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杨青澜不太像你啊,当然了如果你们做过亲子鉴定证明她是你的孩子,我那只能说……我该说什么呢?直接一点就是,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听过吗?”

    陈崇眼睛瞪得,像是要长开血盆大口吃人了。其他人也睁大了眼睛,慢慢的消化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南烛趁着这个时候,猛地拿着刀在江旎身上捅了一下后把她奋力向前一推,惊慌失措流血不止的江旎刚好撞上陈崇,给了令慕他们有机可乘。

    接下来就是混乱的枪声。

    南烛躲进了刚刚那个角落,打算趁着没人注意进空间。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他妈是个染料厂,染料啊!子弹擦出点儿火会直接引发粉尘爆炸啊我去!!

    南烛睁大眼睛,最后一秒钻进了空间,然后空间一阵动荡,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工厂因为爆炸坍塌了一半,火势很大,连带着外面的枯草也一并被吞噬掉。火光冲天,映在每个人脸上,照出惊恐和不可置信来。

    这个状况,里面的人必死无疑冲进去的人,也必死无疑。

    “啊!!!”

    夏则被下属拖出去,仍然在声嘶力竭的喊着。令璟耳边全是他的怒吼声。

    他们离得比较远,虽然都有被爆炸波及到,但好在伤势很轻,最重的就是令慕,也只是被子弹伤到了腿。

    里面的人,理智来说按照爆炸威力和范围,陈崇那伙人不可能还活着。

    可是……南烛也在里面。

    夏则呼吸急促,又叫又喊歇斯底里像个泼妇。被人制止下来后他甚至哭出了声。

    那哭声像是围绕着附近三公里来回播放的录音,破碎又凄厉,让人心酸。

    令璟恍惚间看见他不顾一切的往大火里冲,他想站起来去拉住他,可是自己仿佛被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寒意从四面八方传来,恍若南北极的极夜时刻,全世界又黑又冷,刺骨的寒风吹彻他的脑海。

    真冷啊,就像…她以前和他一起看的武侠小说里写的,沾到一下就会把全身冻僵的寒潭水,冰渣子能把全身都冻上。

    明明面前就是高温的大火,火舌温度高到能一秒就把衣服头发都烧光,可是这里每一个人都遍体生寒。

    理智分析,那个距离和冲击力……不,他现在根本做不到理智分析!他半点理智都找不回来了!

    令璟呼吸变得急促,血液倒流一样。以前她说哭笑都是会传染的,他只相信笑会感染人,但是现在,夏则毫无形象的跪地痛哭,他的眼眶也开始泛酸发烫,喉咙发紧发不出声来。

    旁边有人在大声讲话,好像是令慕。哦,他在问为什么消防车还不到。

    他捂着眼睛,腿无力的跪下去,骨节分明的手指间流出透明的液体。

    “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