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青坞妖奇谈 > 第274章 王妃之死
    当年“瑄瑄”突然失踪。

    其实是驸马在知道她心有所属以后,私心所做的决定。在两班守卫交替之间,将她偷偷放走,然后等到第二天一大早,送早饭进去的婢人发现“瑄瑄”竟然是在层层守卫的严加注视下,在自己的房间里凭空消失的。这件事很快在当年的京城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两个和“瑄瑄”有着密切联系的人,驸马和瑞阳王其实对于“瑄瑄”的失踪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在这件事渐渐平息下来以后,驸马见瑞阳王仍然十分挂心,便主动将他约出去,闲聊、贪心......顺便将他亲自放走了“瑄瑄”的事告诉了瑞阳王,向他请罪。这时驸马才知道,原来瑞阳王一早就已经发觉“瑄瑄”心有所属的事情,对于“瑄瑄”的离开,他虽然一时之间有些放不下,但同样为此庆幸,至少“瑄瑄”选择了一个她爱的人。

    “瑄瑄”失踪的事情,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压了下来。真相只有瑞阳王和“瑄瑄”的亲生父亲知道。在“瑄瑄”离开京城以后,因为一时无法放心便留了信寄给瑞阳王,然后她孤身一人回到了尹老四身边,他们在青坞城里成婚生子......过上了如同千万普通人一般的生活。或许也有一些不同,那就是尹老四身为修行之人,有他的大义在,为了使青坞城外那些亲人不受及连累,“瑄瑄”这些年不敢轻易联系,况且,她不知道父亲是否原谅了她,她还有一个决不能泄露的秘密——尹家阴时所生的那一对双生子。

    第二封信,第三封信......她都说明了对于现在生活的满足,她在成婚之后是那么的快乐,那么期待她腹中一双儿女的到来,字里行间都是新生活的期盼。就连瑞阳王都觉得,当初装作不知情放走了她没有做错,他那时候经常会四处游历,自然偶尔会期待走到何处的时候,突然间能够遇到她和她的夫君,瑞阳王也想看看那个能够令“瑄瑄”不顾一切逃去他身边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但他始终未能如愿......直到,“瑄瑄”的第四封信......

    那该是怎样的绝望。

    在读她的信时,瑞阳王都能感觉到她极度在压抑着自己的内心,那种悲伤和怆然已经快要让她崩溃了。她到底经历什么?她怎么样了?她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一连串的问题,则愈发让人担心她的处境,瑞阳王再也顾不得什么,将信拿给了驸马,二人当下商量,必须找到她!万一她要是想不开寻了短见......不管她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都得帮她一把。

    可是第四封信,却成了诀别信。从那以后,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瑄瑄失踪的第二年,孙家老夫人染了一场重病,没能挺过那个冬天。临终之前,孙家老夫人一直拉着我的手,她不停地问,瑄瑄到底去哪儿了,瑄瑄是不是死了......她问我,要是她闭上眼睛,能不能看到瑄瑄。她说她一直都觉得瑄瑄还活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陈福压着胸口,痛极地说。

    尹玉麟的眉头不经意间压低了下......孙家的老夫人,“瑄瑄”的祖母......也就是他的......太祖母了。没想到他头一次听说关于这位老人家的事情,竟然是她的死。

    “所以你就暗中发誓,要找出‘瑄瑄’失踪的真相?因为老夫人临终的遗憾,还有‘瑄瑄’的突然失踪,你认为这一切都和你的主子瑞阳王有关系?”禹桀看了眼尹玉麟,走过郑钰的身边,悄然暗示郑钰留心尹玉麟。

    陈福抬起头看了看他们,“是......瑄瑄不会毫无征兆的失踪,她会突然间离开京城音信全无,只是暗中一直和王爷联系,我想......瑄瑄最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王爷了。后来得知瑄瑄好像成婚了,很快就有了孩子......我,我就以为是......”

    以为是“瑄瑄”怀有身孕,却遭到了背叛,不得已远走高飞离开了京城。因为肚子里的孩子等不及,所以匆匆找了个人成婚......或者,她根本就是骗瑞阳王的,其实她根本没有成婚,只是一个人躲了起来,把孩子生下。她一直跟瑞阳王联系,是希望瑞阳王认回孩子......

    “你真是错的太离谱了。”尹玉麟眼前有些发黑,他很累了。

    “是......我知道,我错得太离谱了......可是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想到瑄瑄落得那么凄惨的境地,想到她最无助的时候,王爷却娶了王妃过门,我......我实在是......实在是......”

    替“瑄瑄”抱不平。

    “陈福,王妃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瑞阳王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

    陈福低着头不敢说话,他按在地上的手在颤抖着......

    “看来是有了。”禹桀说。“能够想到的是,陈大总管莫名将‘瑄瑄’失踪的事情怪罪在了瑞阳王的头上,更是因为瑞阳王迎娶瑞阳王妃而更加觉得说,是王爷负了‘瑄瑄’,因此,王爷和王妃就成了大总管的眼中钉。再加上王爷成婚后不久,便因为王妃信奉佛教而在府中为王妃修建佛堂。想起被王爷‘抛弃’的另一个女人,大总管就对夺走王爷心思的王妃恨之入骨,因为在修建佛堂的时候暗中动了手脚,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陈福,本王再问你一遍,王妃的死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瑞阳王问。

    “......是,是小的......每日在王妃饮食中下轻微分量的砒霜,太医自然查不出来什么,王妃整日在佛堂里念经祈福的,对着一个总是莫名流泪的佛像,还以为是自己大难临头,身体也就一天天垮了......”陈福终于坦白了,他是要瑞阳王妃首先相信,她招致祸端连菩萨都救不了她,因此对于自己染病的事深信不疑,临死之前还在自责她不能为瑞阳王生下一子半女的,这是菩萨给她的惩罚。

    “你......你怎么能这么做呢!”瑞阳王又恼又恨......许多事情阴差阳错间,竟然变得更加遗憾了,那个女人是他一生中最为亏欠的人,却也因为自己而被害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