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上门女婿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招待所
    聊着,上车回招待所。路上,开车的韩东眼角余光锁定在了后视镜上。

    好像有那么一两银色的本田,始终吊在车后。

    他暗自感觉不对劲儿,中途刻意停在路边等了会儿。那车子随着他听,也便停下,他重新开走,对方始终跟着。

    毫不掩饰的跟踪伎俩。

    白雅兰不以为然,冷笑:“也不知道是哪路鬼神,从我来海城工作开始,隔三茬五便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踪一下。”

    韩东隐有所悟:“心理威胁?”

    “对啊,你抓人奈何不了对方。他们就这么不紧不慢恶心着你,胆子小一些的,估计来这么几次就废了。”

    “要不要我下去看看?”

    白雅兰示意不用:“抓过两次,没用,全都是经常进局子的老油条,不怕警察,也知道因为这个,咱们拿他们没招。更何况,哪有精力陪着这些小虾米唱戏。”

    “别轻视对方……很多的专业人士,会根据你这种惯性进行针对性的暗杀。你这条命现在值七千万美元,任何微小的细节都别忽略。”

    白雅兰手指在男人腿上弹跳,语态反常:“我命在你手里,你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做。”

    韩东腾出手把她胳膊甩开了:“帮我联系一个胆子大,能信任的警察。他们明目张胆的找警察麻烦,难不成只拘留几天了事?太便宜了。”

    白雅兰顺从点头,掏出了手机:“坤子,来金城路这边处理点小事儿……记着便衣……”

    挂断电话,韩东跟她心有灵犀一般把车速放慢。

    大约这么磨蹭了二十分钟,一辆白色的雪佛兰由远而近,插在了白雅兰车子和跟踪车辆的中间。

    保持匀速行驶了一段时间,经过没有监控的路段中,雪佛兰突然来了个急刹。

    那辆本田车猝不及防,砰的一声怼在雪佛兰的车屁股上。

    当即,雪佛兰里下来了两名便衣,一言不发的将车内一名跟踪者拽了出来。

    韩东车子渐行渐远,后视镜中,看到发生了争执。紧跟着便衣亮出证件,直接把人脸朝下摁在了地上。

    白雅兰噗嗤笑了:“你小子真够损的,这招也想得出来。”

    韩东无所谓:“这些人自认为懂法,不怕警察。你不让他们在监狱里面蹲个一年半载,下次会越来越过火。”

    “不然堂堂白局长,让几个小瘪三自认为可以随便骑在国徽上撒尿!别说破案,有的是办法让你手忙脚乱。”

    白雅兰转目:“听着怎么不像是好话。”

    韩东毫不掩饰:“我倒想跟你好好的说话,关键你这人,总喜欢顺杆爬。”

    说罢,见白雅兰眼神不对,下意识侧身让了让:“开车呢,别闹。”

    ……

    回到招待所,白雅兰电话随即便响了。是那两名抓人的便衣告知已经回了公安局。

    没再把这件事放心上,她把车子停在楼下,对门岗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海城招待所,并不单纯是那种接待警察性质的宾馆。是由一家废弃的三星级酒店临时装修的,算是禁毒局的临时宿舍。能住数百人,有电梯,有院落,房间也极宽敞。

    门岗二十四小时值班,附近巡逻队来往频繁。

    白雅兰的房间在顶楼的一个套房内,打开门,总大约有一百平左右。两个卧室,客厅厨卫一应具备。

    整体装修谈不上精致,但也足够赏心悦目。

    开窗,背后是一条车流频繁的公路,墙面平直,远远的,白雪映衬下,视线一览无余。

    韩东没打开窗子太久,唰的重新拉上。

    白雅兰刚进浴室,声音在房间里飘来:“东子,你暂时就先睡我这……”

    韩东瞄了眼那个开着门,像是临时收拾出来住处的卧室:“被你同事看到会不会有点不合适。”

    “看到又怎么样。”

    “没其它房间了吗?”

    “本层没了,楼下房间倒很多。”

    韩东考虑着,暂时打消了分开住的念头。他来就是担心白雅兰自身安危,住楼下确实有点顾虑。

    不过……总觉得白雅兰在骗他。

    俩人到这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了,路过同层的几个房间皆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像住的有人。

    想归想,没说出口。

    房内有暖气片跟地暖,外头零下几十度的气温,里面接近春季,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也并不太冷。

    坐沙发上抽着烟,他盯着袅袅升起的烟雾,突觉周遭安静的有点让人不习惯。寂寥从心里往外扩散,占据全身。

    他看不到有任何地方是感觉熟悉的,房间,气息,以及窗外的一切……

    怔愣中,香味临近。

    一双雪白的手臂从后搂住了她,还沾着潮意,水渍在凝脂一般的肌肤上滚落。沐浴乳的香味以及洗发水的香味缠在一块,透彻心扉。

    “小东子,要不要去洗个澡?”

    韩东男性的特征驱使着他的本能,深呼吸,他背对着白雅兰点头。

    他不敢回头,也不敢看白雅兰。

    只是杂念丛生中,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弄不清楚。

    她明明知道自己跟妻子感情稳定,她也信誓旦旦的无数次在他耳边说。只要他过的好,她怎样都好。

    掐灭烟头,韩东进了浴室。

    他并非特别规矩的那种男性,但有些禁忌是不愿意碰的。有些人,他也不想损伤半点。

    白雅兰在他心里就这么特殊。

    换而言之,他跟夏梦结婚,可以在适当时候跟别的女人亲密接触。唯独这个人不能是白雅兰。

    白雅兰跟夏梦,在韩东心里就是两个极端。他不管跟谁结婚,不忍让任何一个,背着哪怕别人看不到的恶劣名声。

    磨磨蹭蹭的洗完,看白雅兰房间关着门,没招呼,无声回到自己房间躺在了床上。

    接近三天,没怎么睡好觉的他,便是心里有事儿,也扛不住床铺的舒适跟汹涌的睡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跟家里完全不一样的睡眠状态,即便睡的极沉,一些固定的生物钟便像是自发启动。

    任何细碎的动静,他浑身肌肉都会有瞬间紧绷的情况,进而骤然睁眼。

    近乎折磨的睡眠方式,早已经习惯了的韩东,倍感烦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