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十二章 世间有臭脸,当抽必
    第十二章 世间有臭脸,当抽必须抽

    话说徐清往围着的人群里一挤,看见一个皮包骨,一个富态的人在那里争,原来是这富人掉了荷包,这皮包骨的人捡了,然后还给富人,那富人却指责皮包骨拿了一半……

    谁是谁非,谁真谁假暂时还看不出。反正两个人在徐清眼里都是那种,有特殊反面教材气质的人。

    “冤枉啊,小人刚捡了荷包就给你了……”

    “那钱怎么少了一半?”

    “我要拿钱怎么只拿一半,要拿全拿了!”

    “看看看……露馅了吧,走!去官府!”

    旁边的人指指点点,没人出头,也没人调解,生活太乏味,一场街头吵架真人秀,不看才不看。

    “咦?初六哥,又碰到你了……”徐清转头一瞧正是上官仪,此时上官仪旁边还有几个和他一样打扮的人,看来就是所谓的文友了。

    “初六哥,你看这里谁是谁非?”

    “上官老弟,这是谁啊?”旁边一个高个儿男子说道。

    “是啊是啊,快快介绍一下,我们也好认识认识……”另一个矮胖男子附和到。

    徐清一瞅这两个人,高矮胖瘦,嘿,好一对相声演员!此时相声演员眼里满是傲慢的看着徐清,徐清顿时郁闷了,我惹到你啦,真是……不过徐清出来穿得低调,和一个农夫差不多。

    “这位是徐清兄,我在路上与他结伴……”上官仪介绍到,徐清也不失礼仪见了一礼,对方倒是不理不睬,眼里的轻蔑又增加了一分。徐清也不在乎,倒是身边的徐琪又开始往徐清找肉了,他对上官仪说到:“此事易尔……”

    “哦,小弟倒想开开眼界,请初六兄指点……”

    徐清猫在人群里喊了一嗓子:“兀那胖子,你说荷包里的钱不对,莫非那不是你的荷包,你冒领的罢!”

    “怎的可能……”富人男子环顾一周没找到说话的,下意识说到:“这荷包我早上带出来,里面八两银子还没动过呢!”说完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忙的停住。

    “那打开看看,有没有八两……”徐清又喊到,旁边的观众也符合到:“是啊是啊,打开看看……”

    “这……”富人面露难色:“凭什么打开看,我的荷包!”然后顶开人群,走了出去,指着皮包骨骂到:“狗东西,拿了我的钱,等着官差捉你吧!”然后灰溜溜走了。

    皮包骨连忙道谢,他也不知道谁帮了他,只好一个个拱手作揖。

    “哈哈哈,徐清兄好计谋啊……”

    “哼,倒也有几分眼尖嘴利,是个刀笔吏的人才啊……”相声演员仍是讥讽道.吏员在普通百姓眼里还算一片天,可是在士人眼里却十分不堪。

    “不不不,徐兄有大才呢,写得一手好诗,我今天与你们看的就是他写的?”上官仪说道。

    “什么?你说那首《望岳》还有那首《浪淘沙》?”矮胖男子一脸疑惑道。

    徐清没反驳,算是默认了,其实他心里想说“我抄的”,只是没说出来,他就是想看两个人被打脸是什么样子。

    高矮组合一向只以为自己的诗才颇高,看了徐清那两首诗才自愧不如,而现在“作者”到了面前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居然是这么个土包子写出来的。

    “徐兄竟有如此诗才,我和上官兄正好参加了诗会,诗会上以秋天为题,不如徐兄也做一篇?”高个儿脸笑肉不笑道。

    “今天我累了,不想作诗……”徐清回绝了,凭什么,你要我作我就作啊,你谁啊,我的诗怎么也是千年名篇。

    “哼哼哼,怕是肚子里没货吧?”高个儿讥讽道。

    “不可这样,徐兄的高才我是见过的,诗本重意,不可强求。”上官仪回

    驳道,徐清顿时觉得这半个小弟认得不错,必须给他面子,

    “上官,”在唐代,这样称呼上官仪的恐怕只有徐清

    “嗯?”

    “上官,你们今天作的诗给我看一下。”

    世间有臭脸,当抽必须抽!

    上官仪拿出本折子,唐朝还没有册成的书,折子上面写着的是他们诗会的精品。徐清一看,眉头一皱,啥嘛,原来是繁体字,倒不是不认得,就是看起来麻烦。

    相声演员却看出了别的意味,以为是徐清不喜欢,撇撇嘴没说话,冷哼一声。不过他的直觉应验了,徐清看完之后还真是不喜欢。

    十首诗,三四首写景,五六首写悲,满满的无病*,毫无新意,不知道的以为是酸老秀才写的。

    上官仪问道:“初六兄以为如何?”

    徐清长叹一口气: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朗诵完,和上官仪拱拱手,牵着徐琪飘然而去,丝毫不顾及剩下两人吃了苍蝇一般的脸色。

    旅途多枯燥,骑驴腚很疼,徐清一咬牙,花半两银子,买了个二手板车,又学了一个时辰,和徐琪,踏踏实实的坐在板车上晃晃悠悠往洛南去。

    洛南原来不是在洛阳南边,而是洛水南岸,从洛阳西上,还有几个县才到。旅途多枯燥,骑驴腚很疼。徐清一咬牙,花半两银子,买了个二手板车,套在驴上,又学了一个时辰,问清了路。便和徐琪踏踏实实的坐在板车上晃晃悠悠往洛南去。

    套了板车的驴明显走得慢了,不过徐清不急,都走了这么久不差两三天。

    令人莞尔的是这驴从山东走到河南瘦了一圈,而徐琪则长白了许多,没了刚来的时候那种病殃殃的样子。

    五天时间,洛南县城的城墙出现在视野中,土砖垒砌起来的城墙在夕阳下金灿灿,大道两边是田垄,只剩下白草,落叶,远远地还有秸秆跺,不晓得是稻子还是小麦,亦或是其他。

    徐清深吸一口气,仿佛要凭借一口气熟悉这里似的,他想如果这辈子不出意外,这里就是他子孙满堂的地方了,不过他不知道,他的一生注定波澜壮阔。徐琪学着徐清也深吸一口气,说道:“初六哥,我饿了……”徐清不肯当她奴婢看待,只当妹妹,徐琪倒也在这些天和徐清关系越来越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