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唐朝地主爷 > 第二十五章 又打仗了
    第二十五章又打仗了

    洛南城,客栈房间里的徐清与荀雪儿依依不舍,要不是荀夜羽坐在一旁盯着,他俩早就要依偎在一起了。话说徐清被夺初吻之后,与荀雪儿的情愫顿时升级,毕竟是两辈子的大事。荀雪儿对徐清也是一副顺从的小妻子一般,仿佛已经非他不嫁了。

    “你要走了……”徐清缓缓地说到。

    “徐大哥……我又舍不得了。”荀雪儿低着头。

    “没事,你先在洛阳住一两个月,我就去看你,我给你的盘缠都够的……”

    “嗯嗯…徐大哥……”荀雪儿只是低声呼唤徐清,不敢看他,仿佛多看他一眼,就会再也离不开。

    离别总是最无情,最终徐清还送走了荀雪儿,多情一片月,目送至天涯。唯一担心的就是上官仪那家伙,会不会……

    不过荀雪儿一走,确实让徐清省却了一个大麻烦。卢家那位纨绔见要到手的老婆失踪了了,四处打听,最后才在那个媒婆口中意外得知荀雪儿在徐清家里。

    于是伙同了荀雪儿伯父母以诱拐良人的罪名将徐清告上县衙。

    徐清倒是承认见过荀雪儿,还救了她一命,但是一口咬定荀雪儿早就走了,不信你去查。荀家夫妇说她为什么要走,一定是被你徐清拐卖去了远地。徐清就把荀家夫妇变卖侄田,欺虐侄女一起捅了出来,结果邹县令一查,果然如此。

    最后还多亏了卢家那位纨绔,公然以自己的身世顶撞邹县令,惹得邹县令大怒,本来还在两可之间的,一下子倒向一边,邹县令判了他与荀家夫妇俩诬告,荀雪儿姐弟也就此算作了失踪,这些事情也成了流传一时的故事。徐清还破费送了许多礼物给邹县令以表谢意,这些都是后话。

    日子总算平静下来了,徐清每天悠闲地在庄子里四处逛,劈柴,喂马,关心粮食和蔬菜,面朝田野,春暖花开。这个时节,仿佛什么都开始疯长,一开始不过,村子里的猪也变得异常。

    为此郑老伯一脸担忧的跑到徐清家里,把徐清拉过去看看,徐清看了安慰他说没事,以后还会长得更快,到了年末一百二十斤算是一般了。郑老伯吃惊极了,问徐清咋回事,徐清就一五一十告诉他是猪被阉了云云,顺便把阉猪的刘三也告诉了郑老伯。郑老伯念念叨叨走了,不久阉猪特能长肉的消息不胫而走,比起八卦传闻,也只有促生产的方法能传播的如此之快了。顿时十里八乡议论纷纷:

    “猪阉了能长得更快,你们知道不?”草市上一个人问大家。

    “我就不信,你看太监被阉了不都瘦的很么?”另外一个人反驳道。

    “对对对,就算能长得快又怎的,猪是贱肉,阉了不更加贱么?谁会吃……”附和第二个人的人有之。

    “那我可不管贱不贱,反正是肉有什么吃得吃不得。”也有为阉猪肉说话的。

    “嘿嘿,不瞒大家说,我特意去徐庄看了看,他们的猪去年冬天买的,现在都八十斤了哩!”这个说亲眼看见过的马上成为了焦点。

    “八十斤……你小子乱说话。”还是有人不信。

    “不信,不信你自己去看啊。”

    “是也好,不是也罢,问题是谁会阉猪啊?”一位老书生摇头晃脑说道,此说一出,众人皆言是。

    对啊,谁会阉猪?古代人肉的水平也不必现代差,太监刘三会阉猪!相信这些猪出了栏,不少人就会慕名来找刘三阉猪吧,更有甚者怕是会来拜师学艺,这刘三就是阉猪祖师爷了,如此也算实现了徐清送刘三一场富贵的承诺。

    二月里,一纸征召令发到徐府,打破了这样平静的日子:

    “军令:擢徐清为营校尉,统兵八百,受制于齐王李元吉,三日准备,速到骠骑府领兵,进击叛军刘黑闼,不得有误。”送信的骑士说完又递了一本官折。

    “末将领命!”徐清接了东西,问道:“不知这次出征,需要准备什么?”

    “若是普通兵卒,麦饭大米武器弓箭都要准备。大人是营校尉,带些生活用品就足够了。”骑士说完,打马离开。

    徐清怔怔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

    “又要打仗了?这次虽说是当官了,不是炮灰了,可这战场毕竟刀剑无眼啊,我的小雪儿还等着我呢!这次回来一定要捞个文职当当,再也不能玩命了。”

    回过神来,徐清又将军令看了看。

    “齐王李元吉?这特么是个坑货啊……为什么不是李世民啊……唉。”

    无论怎么,军令不可违,徐清安排了府里的事情,准备了几袋黄豆炒米,骑着那匹老马,老马蹄子上是最新耐磨轮胎——马蹄铁,安排完府里的事情,就这样上了征途。

    “唉,少爷走了……”刘三关上大门。

    “荀姐姐怎么办啊?”徐琪看着最后一抹徐清的背影稀里糊涂说道。

    “别乱说话……”其余三个人齐声呵斥,徐琪这家伙其他都好,说话稍微有点二,徐清倒不是很在乎,由着徐琪去了。

    徐清行至一个小山村,正打算给马吃点草呢,身后一阵悉悉索索,徐往身后一看,跳出四个小孩子。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其中最高那个小孩装模作样说道,倒是把一段打劫黑话说的流利。只不过一脸稚气未脱的表情,看起来只是让人觉得有趣。

    “小孩,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你是谁?”一句话就漏了底,哪个打劫的在乎你是谁。

    “我是上山的虎妖,本次下山来,想要捉个小孩给山神上礼,嘿嘿嘿,我看你很不错……”徐清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毕竟是小孩,听了徐清的话,吓得退了几步,徐清和他们对视一眼:“今天那就多捉两个吧!”

    “啊,快跑,快跑,再也不玩打劫的游戏了!”几个小孩哭着喊着就离开了,徐清在路边上笑着,继续喂马。路边两个村民急匆匆路过,嘴里还在说道:

    “快走,王道长要开坛捉妖了。”

    “孙寡妇也真是命苦,居然中邪了,听说要那火烧她呢!”

    火烧?火烧寡妇捉妖?徐清觉得事有蹊跷,于是远远地跟上去了。

    -----------

    大家多多支持啊,打字眼花,难免有些错字,请见谅。

    鲜花多多,盖章多多,红包多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